比奇屋 > 大唐不良人 > 第一百零四章 妖卵

第一百零四章 妖卵

    蘇大為很平靜,平靜得遠遠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仿佛沒看見伏見鳥取已經露出攻擊性。

    “得理為何要讓人?理虧的一方,弱勢的一方,才應該退讓不是嗎?”

    蘇大為雙眼中爆發出懾人的光芒。

    “神道不過茍言殘喘,消滅與否,全在本都督一念之間,到底誰該讓?”

    “八喀亞。”

    伏見鳥取臉上血氣一閃,身體向前低伏,眼看就要躥出。

    卻被一旁的雪子按住肩膀:“伏見,不可……”

    伏見鳥取冷哼一聲,身子一縮,倏然消失。

    虛空中,仿佛有什么東西收縮為針尖一點,接著爆發出大片光焰。

    瑰麗如燎原之火,染紅了整個帥帳。

    光芒中,隱見一只仙鶴翩翩起舞。

    它是如此的優雅,如此的凄涼美艷,簡直不可方物。

    仙鶴雙翼拍打間,飛躍數丈距離。

    如針尖般的長喙,向著蘇大為眉心啄下。

    “神道教似乎很喜歡玩這些幻術。”蘇大為平靜的向前一指,點向鶴嘴。

    在他出手前,整個空間,皆是伏見鳥取身上爆發出的元氣和靈力亂流。

    予人一種浩瀚無邊之感。

    但蘇大為一出手,整個世界空了。

    仿佛汪洋中,有一頭巨鯨吸水。

    咻咻~

    一瞬間,所有的靈氣,所有的術法,全都寂滅。

    大帳光線一暗,復又明亮。

    守在蘇大為身邊的新右三郎這才反應過來,他揉了揉眼睛,驚訝的發現,蘇大為一指正點在伏見鳥取的眉心上。

    這位倭巫神道教的巫覡,不知何時,已經撲到了近前。

    他一身白衣雪袍,上繡仙鶴靈禽,諸天星象,也不知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讓人的眼睛,以為看到的是仙鶴。

    但是現在這只“仙鶴”的狀態有點不太妙。

    伏見鳥取的臉龐先是漲得血紅,倏忽又變得煞白。

    像是死人一樣的白。

    他感覺蘇大為的手指,就像是藏著一方世界,如無窮的黑洞。

    將自己全身的元氣、精血,不斷抽去,凝縮為小小一點。

    而且他能感覺到,在蘇大為指尖下,蘊藏著可怕的力量。

    那種力量只要一吐,便會如巨鯨吐水般,將自己的頭顱轟碎。

    “蘇都督,請住手!”

    雪子的聲音在此時響起。

    整個營帳里,突然降下一層薄霜。

    從雪子的腳下,大片冰霜蔓延,轉瞬就包裹住了整個帥帳。

    新右三郎剛剛一驚,頓覺冰霜從腳下蔓延過去,雙腳變得不像是自己的了。

    失去了一切知覺。

    這一下大驚非同小可。

    他“鏘”的一聲拔出隨身短刀,厲聲喝道:“巫女,你做了什么?”

    話音未落,雪子大袖一揮,從袖中飛出三道以朱砂繪了星象的符紙,飛至半空,符紙爆開三團火焰。

    自那火光中,突然沖出三只獨足獨目的黑鴉。

    不,這并不是真的黑鴉,而是傳說中太陽里的金烏。

    “召喚,馭神使魔!”

    同一時間,雪子雙手結出神道教手印,嘴唇微動,飛快的念動陰陽咒文。

    自她腳下的陰影中,突然有東西蠕動沸騰。

    仿佛陰影變成了煮開的墨汁,翻涌著。

    從那里面,有一頭巨物正緩緩成形,從陰暗中走出來。

    神道教使魔。

    類似上古先秦時,中國陰陽術士所驅使的“神將”和道教“六丁六甲”一類。

    也就是后來倭國陰陽師所謂的“式神”。

    但這東西一出來,那種味道,令蘇大為和聶蘇皆是“咦”了一聲。

    這東西,絕不是什么神靈,而是……

    詭異。

    短短瞬間,巫女通過霜降之術,符術召喚,還有使魔之術,一共使出三種法術。

    但這還沒結束。

    召喚完詭異,雪子左手一揮,不知從哪里抓出她的大弓,右手召來一支烏黑的竹箭,架于弓上,瞄準了蘇大為,口中發出尖厲的聲音:“蘇都督,請放開。”

    蘇大為沒有動。

    他的手指依舊抵在伏見鳥取的額頭上,只要他愿意,隨時可以將剛才吸噬的元力反還回去。

    那時,伏見鳥取的腦袋,就跟吹氣球一樣會爆掉。

    這才是鯨吸之術的可怕之處。

    既能吸噬外界一切元力,又能如長鯨噴水一樣,將吸來的外力,數倍返還回去。

    這是蘇大為晉級四品異人后,才能施展出足夠威力的殺招。

    最強的是這一招,可以對水造成影響。

    這也意味著,一但走到蘇大為身邊,在他的領域之內,全身的血液也可能被蘇大為操控,直至令體內血管、內臟和心臟一齊炸開。

    到了異人四品境界,蘇大為忽然開竅,有了那么一絲“領域”的感覺。

    除非對方和他同樣的品級,或者實力更強。

    否則,在蘇大為面前動武,就是自取其辱。

    冰霜浸過來,蘇大為神情不變,地下的冰霜像是被無形的力量吸住,然后迅速折反回去。

    那三只金烏,眼看帶著火焰要撲上來,聶蘇冷哼了一聲。

    空中突然出現一輪明月。

    三只金烏沖入月中,瞬間消失不見。

    這一幕,令手持大弓的雪子愣了一下。

    下一秒,她的神情一變,尖叫一聲,身體猛地向下撲出,就地幾個翻滾。

    自她腦后,突然張開一輪明月,三只金烏從中撲出,狠狠撞中她原來立足的地方。

    火光騰起,蘇大為空出的另一只手一揮。

    那團爆炸光芒如被掐滅的蠟燭,倏地熄滅。

    趁著蘇大為分神,伏見鳥取雙眼涌起血芒,猛地咬破舌尖,口里疾喝一聲,一下子從蘇大為手指下掙脫開,向后飛退。

    同一時間,雪子召喚出來的那頭詭異,已經撲上來了。

    新右三郎拔出短刀的手,不可自抑的顫抖起來。

    那是一頭非人的巨獸。

    似猿非猿,似豹非豹,身后巨大的虎尾,如鋼鞭般在空氣中揮舞,發出嚇人的炸響。

    這頭詭異,像是中國傳說中的“四不像”,又有些類似神話西王母鎮守宮厥的開明獸。

    帶著詭異陰森氣息,以及原始巨獸蠻荒的氣場從詭異身上張開。

    那是一種至強的氣場。

    以至于平時膽量極大的新右三郎,一瞬間有一種想要跪下乞求饒命的恐懼。

    那無關乎勇氣,完全是一種上位的生靈,對下位者的威壓。

    蘇大為身邊的聶蘇笑了。

    她的頭發如黑瀑般揚起。

    右邊肩膀上,不知什么時候躥上來一只白頭小猴。

    幻靈。

    幻靈的腦后,還有一條金蝮蛇人立起來。

    “吱~”

    一聲尖叫,幻靈兩眼綻放紅光,身形眼見著變大,隱隱透出佛廟中四大天王中增長天的幻像。

    蘇大為倒是失笑起來。

    這猴頭,有過一次幻化佛祖的經驗,倒是上癮了。

    蘇大為搖搖頭:“猴頭停下。”

    幻靈身上的幻像一凝,增長天的幻影消失。

    聶蘇向蘇大為看來。

    只見蘇大為身后,突然綻開一朵蓮花。

    那不是真的蓮花,而是火蓮。

    一片金池中,火紅的火蓮綻放。

    火蓮中,突然飛出一物。

    《山海經·西山經》:“有鳥焉,其狀如鶴,一足,赤文青質而白喙,名曰畢方,其鳴自叫也,見則其邑有訛火。”

    《駢雅》:“畢方,兆火鳥也。”

    從蘇大為背后飛出的,赫然如山海經中所記畢方般。

    雙翼扇動,整個營壘猛然灼熱。

    如同一瞬間從極冰地獄,墜入到了火焰山中。

    烈焰升騰,整個空間,所有的景物都因高溫而扭曲朦朧起來。

    剛沖到近前的那頭詭異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聲。

    黑霧從它身上猛地爆開,里面有一只小獸轉身想逃。

    卻被畢方追上,一爪抓住頭顱。

    小獸哀鳴一聲,被畢方抓在爪中,凌空飛起。

    這只火鳥在營帳內劃出一道帶火的軌跡,旋即飛回到蘇大為的手邊,將抓到的小獸拋在桌案上,收斂起雙翅。

    帳中的火光頓時收斂消失。

    那畢方鳥此時看著體型嬌小,不過一個巴掌大,停在蘇大為的肩膀上,自顧自的梳理著羽毛,頗有一種自得之感。

    看到它的人,怎么也不會想到,就在方才,這只鳥差點將整個營壘都燒著了。

    空氣里的溫度也降了下來,回歸到正常。

    而縮在帳門角落里的伏見鳥取,以及巫女雪子,兩人的眼珠子死死盯著蘇大為肩上那只火紅羽毛的小鳥,臉上的表情充滿了震驚、迷惘,恐懼,以及不敢相信。

    “你孵化了圣卵,你孵化了……”

    “圣卵?”

    蘇大為伸出手指逗弄了一下肩頭的紅色小鳥,嘲笑道:“你是說,上次從我殺的那個神道手里,掉出的那枚卵嗎?”

    見雪子和伏見鳥取不答,只是死死盯著,蘇大為自顧自的說下去:“圣卵?我看是妖卵才對,這東西應該不是真正的畢方,否則整個軍營都得燒沒了,它應該也是詭異,只是忘了具體是哪一種了,回頭我要再好好查查。”

    說著,他又指了一下桌前蜷縮起來的一團白色,毛茸茸的小獸:“百詭夜行榜上排名六十開外的妖狐,比九尾天狐差遠了,就拿這種低階詭異來糊弄本都督?就這?”

    被蘇大為一句話懟臉上,雪子臉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她的身份高貴,一直是被人高高供起,哪怕是倭王當面,也是禮敬有加。

    但是在蘇大為這里,卻被噎得肺差點氣炸。

    妖狐,全名幻天狐。

    雖然比不上傳說中的九尾天狐,但亦是極為厲害的一種詭異,擅長幻化各種形像,有變化之能。

    在百詭夜行錄上,有各種詭異。

    其中像幻靈和幻天狐,皆屬于“幻屬”,主要的能力在于幻化。

    但不代表它們能力就不強。

    光是幻化,已經是頂級能力之一了。

    想想傳說里猴哥的七十二變。

    再加上詭異天賦的強大體魄,平時亮出來,都是王牌一般的存在。

    就是在神道教里,雪子的幻天狐,也是一等一的強大使魔。

    但是在蘇大為那只“畢方”出現后,只能是自取其辱。

    別說幻天狐,就是聶蘇肩膀上的幻靈和金蝮蛇,對蘇大為肩頭的紅色小鳥,也顯得十分畏懼。
LOL外围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 竞博|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