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霍三爺,寵妻請克制 > 第760章 傅景琛,我喜歡上你了

第760章 傅景琛,我喜歡上你了

    連素初看向傅景琛。

    見傅景琛臉色不好,她隱約有些擔心。

    蘇瑤望向傅景琛,聲音柔和而又堅定。

    “當初我愿意幫路蕊,是覺得同為女人,她的遭遇太可憐,我希望她能擺脫過去的噩夢,重新開始,可我怎么也沒想到,幫了她,她竟然會成為我生活中的噩夢。”

    傅景琛冷聲:“你到底想說什么?”

    “自從路蕊回來,我跟你,不是在去醫院看路蕊的路上,就是在送路蕊去搶救的路上。我現在一聽到‘路蕊自殺’這四個字,都感覺頭皮發麻,厭惡到想吐。

    傅景琛,你到底是真傻,還是在裝傻,你心里明明很清楚,路蕊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想要讓路蕊不要再這樣鬧,并不是沒有辦法。我說過的,只要你開口,我隨時都可以……”

    “蘇瑤,你閉嘴,”傅景琛知道蘇瑤想說什么,眼神中染上了戾氣。

    他不聽,也不想聽。

    蘇瑤望著他,眼神中帶著一絲距離。

    “怎么,你還要繼續裝下去,繼續讓我陪你們瘋下去嗎?不,我不要,傅景琛,我不陪你們玩兒了,我成全你們,我要跟你離婚。”

    她說完,傅景琛的臉色瞬間一片玄寒。

    連素初很是驚訝。

    她可從沒想過要讓蘇瑤跟景琛離婚。

    在她看來,蘇瑤跟景琛還是挺合適的。

    若他們真的離了婚,景琛再跟蕊蕊牽扯不清,那以后……

    連素初搖了搖頭。

    她走到蘇瑤身前,握住蘇瑤的雙手,低聲道:“瑤瑤,這件事兒,大家都有錯,媽也不對,媽跟你道歉,可你別說離婚,你跟景琛這么合適,你們不能離婚,知道嗎?”

    “媽,你還不明白嗎?路蕊還愛傅景琛,如果我再不退出,路蕊是不會真正快樂的,她不快樂,就會不停的自殺,像之前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就會一遍遍的重演,你們能忍,可我卻受夠了。”

    手術室門口,忽然一片靜謐。

    沒人說話。

    蘇瑤沉默了片刻后,繼續道:“我這輩子的愿望真的很簡單,我就想安安靜靜的,過平凡的生活,可現在看來,只要路蕊還橫在我跟傅景琛中間,那這些就全都是奢望。三個人的世界,太擁擠了,我不想再為難自己。這難題只有我能解,只要我肯讓步,肯跟傅景琛離婚,那一切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見蘇瑤如此堅定,連素初有些慌了。

    這事兒,真的鬧大了。

    “不是,瑤瑤你聽我說,蕊蕊答應過我的,她不會再跟景琛發生任何事情了,他們只是兄妹。”

    “這話您信,可是我卻不信。”

    傅景琛上前一步,一把將蘇瑤的手,從連素初的手中拽出,往外拉去。

    蘇瑤用力的甩了兩下,卻沒有掙脫。

    “傅景琛,你放手,放開我。”

    連素初見狀,要上前去幫忙:“景琛,你……”

    徐管事擋住了連素初的路,低聲道:“大小姐,這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兒,恕我多一句嘴,你還是不要管的為好。”

    連素初看著徐管事,有些擔心的道:“我是不是又搞砸了?”

    徐管事恭敬的立在一旁,未言語。

    傅景琛將蘇瑤拉到了樓梯間。

    蘇瑤甩開了他的手,輕輕揉捏著被他捏疼的手腕。

    “傅景琛,你又想干什么?”

    傅景琛一把握住她的雙肩,將她抵在墻上。

    “我有沒有說過,不要再讓我聽到那兩個字,蘇瑤,你非要激怒我嗎?”

    蘇瑤看向他,面帶倔強和不甘:“傅景琛,我喜歡上你了。”

    傅景琛頓了一下,這還是她第一次親口承認這件事兒。

    可卻是在這樣的場合。

    他總覺得……這話說的不是時機,而且應該會有轉折。

    “就因為喜歡你,所以我不愿意夾在這段不清不楚的三角感情中。”

    傅景琛凝眸:“哪里來的三角?你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丈夫,從我們結婚那天開始,就沒有第三者。”

    “你真的覺得沒有嗎?”

    蘇瑤垂眸:“我討厭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因為喜歡,所以我會想讓你這個人,讓你這顆心都只屬于我一個人,慢慢的,我會變的敏感、多疑,我甚至會討厭你去接觸路蕊,哪怕你的本意,只是想要救她一命,我可能也會因此而變的歇斯底里。”

    蘇瑤說著,閉目搖了搖頭:“我很確定,你這輩子,都無法跟路蕊斷了往來,那我便選擇自己退出。因為我不想把自己變成自己最討厭的樣子。傅景琛,就當是為了維護我僅剩的尊嚴,離婚吧,我是認真的。”

    “蘇瑤,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讓我聽到離婚這兩個字,我不會跟你離婚的,你想都別想。”

    蘇瑤諷刺一笑:“你真的有自信,能夠平衡好我跟路蕊之間的關系嗎?你真的可以在明知道路蕊還喜歡你的情況下,一次次給了她幫助和溫暖,卻不給她未來嗎?”

    傅景琛沉聲:“我可以不再見她,不再管她。”

    “她若因此自殺呢?你也可以做到視若無睹嗎?”

    傅景琛其實也受夠了路蕊的自殺套路,他堅定道:“我可以。”

    “那如果你母親打電話,哭得死去活來,求你幫忙,你也可以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嗎?”

    這下,傅景琛倒是不語了。

    蘇瑤諷刺一笑:“你不能,傅景琛,路蕊是你母親的繼女,這件事兒,無法改變,所以,就算你說再多,你都不會真的跟路蕊斷絕往來。那么傅景琛你告訴我,我還有什么理由堅持下去?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路蕊是為了得到你的關注才自殺的,這個惡性循環,只要我不退出,就永遠不可能打破的。”

    傅景琛堅定的道:“我不管你怎么想,從我結婚那天開始,我就沒想過要跟你離婚,在我的世界里,壓根就沒有離婚這兩個字。”

    蘇瑤心下只覺得悲涼。

    與傅景琛的結合,起初的本意是兩人互相利用,互相取暖。

    走到今天這一步,是蘇瑤沒有想過的。

    她雖然看起來強勢,灑脫。

    可事實上,她的性格,真的不若表面上看起來那樣無所畏懼。

    她不希望一段感情走到最后,變成了彼此最討厭的模樣。

    所以……

    她必須在最美好的時候,結束這段感情。
LOL外围 电竞冠军|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下注| 电竞资讯| 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资讯|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电竞资讯|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