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重生農家小娘子 > 第946章 這只小貓咪可真氣壞了!

第946章 這只小貓咪可真氣壞了!

    眾人:……

    這只小貓咪可真氣壞了!

    都氣到跳井自殺了!

    緊接著讓他們更吃驚的是,廖青,狀元郎也緊跟著,跳下了井……

    一個小兵道,“大人,大人,莫非狀元郎中邪了?跟貓一樣想不開跳井自殺去了?”

    路將軍沒好氣道,“你才中邪了,腦子笨死了,肯定是井下面有異常,狀元郎才跳下去的,還不趕緊的拿繩子來,去接應狀元郎。”

    “是是是……”

    之前他們也是檢查了這枯井的,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下去了一個人,大略的看了看,就上來了。

    只聽到井下面傳來廖青的聲音,“大人,下面有密道機關!懷疑有刺客從密道里逃走了。”

    御林軍聽到,振奮異常。

    立刻準備一番,一個個的下了井。

    有小黑帶路,廖青等人追得很順利,不一會兒,便發現地上散落了一些細軟及衣物。

    眾人沒有停留,繼續追趕。

    突然,前面出現明顯的紅光。

    眾人加快腳步,跑得近了,才發現是有人升了一堆火,燒的卻是一些書籍。

    “大膽賊子!還不束手就擒!”

    路將軍遠遠喝道。

    燒書籍的正是幾個舞姬,她們自然早就發現了這些人的到來,手里的動作更快了。

    她們不光燒書籍,還要收拾財物。

    見到廖青等人奔近了,其中一個舞姬反而靠近幾步,一腳踢在石壁上的一個凸起處。

    “哐郎郎……”

    一道鐵柵門突然憑空落下,把追兵們嚇了一跳。

    “哼哼!讓你們追!等我們收拾好了,你們再追p去吧!”

    遠處一個舞姬道:“他們人多,你快過來……”

    門前的舞姬譏笑,“怕什么?這么粗的鐵柵門,他們……”

    話未說完,一道黑影突然竄起,嗖的一下,在她面前劃過。

    “呃……”

    舞姬應聲倒地,脖子破了一個大洞,鮮血往外直冒!

    這自然是小黑干的好事,它心里也是窩了一肚子火,它從沒這么狼狽過,竟然被人偷襲抓住了!

    它也是會偷襲的!

    路將軍趁機下令,眾官兵紛紛舉弓射箭。

    刷!刷!刷!

    地道空間狹小,閃躲不開,沒一會兒,幾個舞姬就倒在了攢射的亂箭之下。

    眾人七手八腳的打開鐵柵門,沖到火堆處,發現有兩個還沒斷氣。

    只不過,另一邊已經被石塊堵死了,想要打開的話,不知道要多久。

    路將軍令人立刻疏通,同時搶救那些被燒的書籍。

    廖青也沒急著走,拿起一些還沒來得及燒掉的冊子,大略掃了掃,找到了一些線索,原來天樂坊真是敵國的探子,這些冊子上,都是一些關于大祥國京都里發生的大小事情,朝廷發布了什么新國法,官職變化,商情變化等,甚至廖青還看到了他的名字,他高中了狀元的事情,以及他的生平典故,養父名字,養母死因,高中狀元時寫得什么經詩等……

    又翻了翻,發現了許嬌嬌的名字。

    許嬌嬌在京城開得清溪酒坊介紹,介紹得還比較詳細,什么酒什么價格,什么味道等等……光清溪酒坊就有幾頁紙的信息……

    ……

    這天樂坊間諜采集的信息還真全面。

    等廖青忙完下地,與許小黑,回到段府與杜正硯他們匯合,問杜正硯,許嬌嬌在哪里?

    杜正硯也不知道,他忙得一頭大,身為皇上寵臣,捉拿刺客是第一要務。

    皇上回宮壓驚去了,交待他在段府里鎮守,有什么情況隨時向他匯報。

    杜正硯道,“不是追刺客去了嗎?追刺客還沒有回來吧!”

    這時候,秦嬤嬤與豆豆丫頭從下人群里走了過來。

    “老爺,老奴有要事稟報!”

    秦嬤嬤在柏院安逸得當管事嬤嬤也有近一年了,她的老寒腿早就讓許嬌嬌給扎針扎好了,兩個月前家里侄子成親,她回老家去探親,許嬌嬌這邊都走上了正軌,也用不上她這個訓導嬤嬤,就多玩了兩個月。

    掐日子,是準備趕在杜玉芳成親前回來的,結果路遇陰雨天耽誤了預計的時間,今天才剛回到杜府。

    就在杜府里遇上了憂心忡忡抹淚的豆豆丫頭,問她怎么沒有去給她家小組當陪嫁丫頭?

    不當陪嫁丫頭就算了,還抹淚,這大喜的日子里,不是晦氣么?

    就教訓了豆豆一頓。

    豆豆忍不住委屈,把二小姐替嫁大小姐的事情給抖了出來。

    秦嬤嬤一聽,怒火中燒!

    立即來找杜正硯了。

    因為是家事,杜正硯屏退了左右,只留了杜家的人……

    秦嬤嬤一通匯報,杜正硯都驚呆了。

    這是一群事兒精啊!

    “白姨娘在哪里?秦嬤嬤,你立刻回府把白姨娘與玉靈給我傳喚起來……等我下朝回來追究她們干得好事!”

    現在處理皇上行刺的事情才是大事。

    要把這事兒解決了才能回去解決家務事。

    秦嬤嬤得令而去。

    廖青聽到后面,臉色沉冷下來,許嬌嬌已經把真假新娘子的事情都辦妥當了,就是沒有追飛天舞姬了,那么,她人去了哪里?

    小黑也不和她在一起的。

    許小黑之前為什么會在天樂坊,為什么被困,他與小黑之間的溝通還是差了一些,沒得出所以然,這得找到許嬌嬌,讓許嬌嬌來交流,才能清楚。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先找到許嬌嬌,總覺得不太對勁。

    他莫名心焦了起來。

    “小黑,你知不知道嬌嬌在什么地方?帶我去找她吧,我有點擔心。”

    許小黑自己也有些慘,身上的皮毛都不順溜了,它被司琴的鬼樂影響了精神,后面逃跑又花了功夫,現在有些狼狽。

    它搖搖頭。

    也摸不準許嬌嬌現在的定位了。

    廖青想了想,從身上摸出一枚安神丸來。

    “吃了它,能不能找到嬌嬌?”

    許小黑星星眼,它連忙的點頭,事實上,它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但是不妨礙它先吃了再說。

    這顆安神丸還是個上品的,許嬌嬌給廖青帶上,讓他萬一哪里需要的時候吃了,說不定能解危機的。

    廖青一直放在身上沒吃。
LOL外围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竞博lol|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