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奮斗在沙俄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惶恐

第一百八十九章 惶恐

    老阿德勒貝格此時是真的后悔了,他發現自己太小看彼得.沃爾孔斯基,或者說太小看那一輩的老臣子了。這些家伙看上去已經老邁昏庸,但關鍵時刻依然還是能咬人的!

    “父親,那現在怎么辦?”小阿德勒貝格問道。

    老阿德勒貝格想了想道:“如今只能夾起尾巴做人了。從陛下今天的神色看,他已經有所不滿,但還沒有完全放棄我的意思,接下來若是小心應付,還有挽回的可能!”

    說著老阿德勒貝格又嘆了口氣道:“伴君如伴虎,一著不慎滿盤皆輸!薩沙,你要記住我的教訓,日后為官一定要慎之又慎,決不可輕敵大意!”

    教訓了兒子一頓,老阿德勒貝格愈發地沮喪,沉思了一陣子才又道:“我得趕緊去皇后那里,為今之計不能干等,只能做通皇后的工作,吹吹枕頭風了!”

    這只老狐貍眼見不妙這是準備連絕招都使出來了,可見現在的他有多么驚恐不安。

    而這樣的惶恐就是經驗不夠豐富的小阿德勒貝格很難理解的,他覺得自家老爹膽子實在太小,這點兒事兒完全沒有必要過度反應!

    頓時老阿德勒貝格就怒了,劈頭蓋臉就是一通教訓:“你懂什么!我剛才的話你是一句也沒聽進去,小心駛得萬年船!你以為我們家這點權勢來自哪里?那些陛下賜予我們的,一旦陛下厭惡我們,那所有的這一切富貴都將煙消云散!甚至有性命之憂!”

    “你連這點東西都看不清楚,怎么當得起家!太讓我失望了!!”

    大肆教訓一通之后,老頭再次嚴厲地警告道:“夾起尾巴!給我收起你那點不知所謂的驕傲,你的這些驕傲日后都將是殺死你的利刃!”

    “看來你在圣彼得堡待得太久了,不知道世事險惡,看來很有必要讓你出去見見世面。看看那些外省官員是如何掙扎的!”

    說完,老頭也不管小阿德勒貝格接受不接受,是自顧自地直接走了,根本就不給他反駁的機會。

    這時候小阿德勒貝格才知道問題的嚴峻性,老頭子可是很少被逼到這個境地,也很少如此地大發脾氣,看來形勢是相當的不妙。頓時他是再也不敢造次,至少不敢再跟老頭子犟嘴,否則一怒之下老頭子還真有可能給他扔到外省去接受鍛煉。

    而小阿德勒貝格是真心不想離開圣彼得堡,因為在俄國,圣彼得堡和圣彼得堡之外的世界完全是兩個概念。圣彼得堡如果是天堂的話,離開了圣彼得堡之外的俄國那就全是地獄。

    哪怕是掛著首都之名的莫斯科,那也是大農村,也是地獄!

    小阿德勒貝格可不想下地獄,而唯一讓老頭子打消這個念頭的辦法就是好好表現,讓老頭子滿意,否則以老頭子的狠勁真會給他弄去地獄接受再鍛煉的。

    所以小阿德勒貝格也不敢在家里繼續耽擱,趕緊地就返回了冬宮亞歷山大皇儲那邊,一則是躲開老阿德勒貝格,二則也是去冬宮打探打探消息,看看情況是不是真像老頭子說得那么嚴峻。

    當小阿德勒貝格的馬車剛剛抵達冬宮,他就明顯感覺到了有點不一樣,以往他的馬車抵達冬宮外圍的時候,衛兵的態度那是完全不同,而今天衛兵對他有點懶洋洋提不起精神,完全不似以往那么恭敬和熱情。

    頓時小阿德勒貝格心中就是咯噔一跳,因為在冬宮當差的這些人那都是人精,是一個賽一個精明,身份地位高下,那在他們心中都有一桿秤,對誰該熱情對誰該公事公辦,那都是有尺子的!

    而現在衛兵的不熱情就恰好說明了他們阿德勒貝格家地位的下降,否則這些鬼機靈斷不至如此。很顯然,他老子說得很對,尼古拉一世對他們家態度變了!

    帶著一點不安和焦躁,小阿德勒貝格步入了亞歷山大皇儲的接待室,等候通傳。而在這里那種別樣的感覺就更加明顯了。倒不是說這里的人有意怠慢,實際上接待室里人精要更加厲害,他們的表面功夫更嫻熟,反而不會像外面那些衛兵表現得那么明顯。

    這些接待員依然是彬彬有禮依然是熱情周到,但是小阿德勒貝格卻能從他們的肢體微語言中品讀出謹慎和控制,倒不是說這些人平常對他就不那么謹慎,謹慎肯定是一樣的,不一樣的是謹慎之外的親近和巴結,今天這些是完全沒有了,只有謹慎就意味著很不妙!

    種種跡象讓小阿德勒貝格不由得更加小心起來,連走路都拘謹了幾分,整個人就像被無形的鐐銬給鎖住,顯得那么別扭。連小阿德勒貝格自己都發現了這種別扭,他知道要做出調整,但是卻怎么也改不回去,而此時他也才意識到絕對權力帶來的壓迫感。

    當很是不自在的小阿德勒貝格終于被請進亞歷山大皇儲的會客廳時,他貼身的衣服都隱約被濕透,頭顱也耷拉著,再也不復往日的意氣風發,仿佛一瞬間老了二十歲一般。

    “我的朋友,你怎么來了?”

    亞歷山大皇儲招呼著小阿德勒貝格,語氣似乎與往日沒有區別,還是那么親切和藹,但小阿德勒貝格卻不復往日的自在與灑脫,著實有了點臣子面君的感覺。

    這一答一問倒也是流暢,但是當小阿德勒貝格告辭離開之時,內衫已經完全濕透,甚至隱約之間額頭都有密密麻麻的汗珠,可想而知,他真的是嚇壞了。

    “嚇壞了?”尼古拉一世冷冷一笑,嗤笑道:“要的就是這種效果,皇帝沒有威嚴,就必然受制于臣子,作為國君時時刻刻你都的讓臣子意識到誰是主人!”

    稍微一頓,尼古拉一世依然有些氣憤地說道:“而且弗拉基米爾這個老家伙最近也越來越放肆了,不給他們父子一個深刻的教訓,他們就會為所欲為!”

    尼古拉一世還很不放心地交代道:“你也別心軟!對這種臣子就必須用鐵腕手段!一定要讓他們意識到什么事情是決不能做的!對了,你跟你母親也交代一聲,不要對弗拉基米爾太客氣!哼!!”
LOL外围 竞博JBO| JBO电竞| 竞博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JBO电竞| 竞博lol| JBO官网|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