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自古長安西風雨 > 第295章 土匪寨驚現疑蹤

第295章 土匪寨驚現疑蹤

    第二天一早,耿小凡和柳菲兒整裝出發。進山后,真的道路崎嶇,耿小凡顧忌菲兒懷孕,小心地照顧著她,所以兩人行進速度不快。幸好平樂山也并不算高,天黑之前,兩人終于趕到了“土匪寨”。

    這里確實已經廢棄了很多年,根本沒有人跡。

    看著那些破朽不堪的殘磚斷瓦,耿小凡知道,晚上只能搭帳篷宿營了。

    柳菲兒似乎不在意這些,幫著耿小凡扎好小帳篷,開心地開始生火燒水。他們這次也是帶足了干糧。

    “菲兒,我怎么感覺這里一點也不像青林寨。那個應該就是黑龍潭了,跟我們去過的那個一點都不一樣。這個太小了,也沒有瀑布。”耿小凡巡視一圈,非常疑惑。

    “反正這里也就這么幾座山,大不了我們都找一找唄。”柳菲兒燒好了水,開始泡面,又切火腿什么的。

    “好吧!哪怕找不到,我們也不算白來,我可是好久沒有野外露營了。菲兒,你看這深山老林的,跟大漢有什么區別。”耿小凡也不操心了,動手陪著菲兒弄晚餐。

    “別的倒沒什么,可大漢沒方便面,也沒這個!”柳菲兒從口袋里掏出了手機,卻發現什么也看不了。

    “手機壞了!”

    “沒有!這里沒信號而已,明天到村子里就好了。”

    第二天,兩人在寨子中仔細搜尋了一番,沒有更多的發現。

    正準備下山,耿小凡偶然瞥見寨旁的溪流里漂浮著一個花花綠綠的東西,他有些奇怪,用樹枝撈起來,吃了一驚。

    竟然是一只空煙盒!從浸泡的程度看,時間絕不會很久!

    “凡哥哥,這是什么?”柳菲兒有些好奇。

    “煙盒,你應該見過的吧。”

    “哦,就是門口那個小商店里擺的那些小盒子嗎?”柳菲兒也認出來了。

    “對!菲兒,在這附近再找找,這個煙盒扔水里時間不長,看會不會有煙頭什么的。”兩人沿著小溪分頭尋找。

    “凡哥哥,有!快來看!”柳菲兒在水邊一塊空地上真的有發現了。

    耿小凡趕快跑過去,柳菲兒正用樹枝扒拉著一個煙頭。

    “這下面有東西!”耿小凡發現了異樣,接過柳菲兒手上的樹枝,往下挖了挖。

    浮土翻開,下面竟然是一堆灰燼。

    耿小凡伸手摸了摸竟然隱約還有余溫!

    “凡哥哥,這里也有痕跡,跟我們扎的帳篷很像。”柳菲兒在旁邊發現了木楔釘的痕跡。

    從帳篷的數量看,還不止一兩個人!

    “凡哥哥,看樣子最近有人來過這里。”

    “不是最近,恐怕昨晚他們就在這里。”耿小凡四周看了看,這里是寨子的上方,而自己昨晚是在寨子下方。兩個地方相隔有段距離。

    “菲兒,你說他們昨晚在的話,是不是已經發現我們了?”耿小凡有些不確定。昨晚沒有搜索寨子,晚上休息也早,他真沒主意到頭頂是否有火光。而且,根據風向,這里是下風口,自己比這些人更容易被發現。

    “會是誰呢?是跟著我們來的嗎?”柳菲兒開始思考。

    “應該他們比我們先到。否則,他們不可能不被我們發現。我想他們一定是發現我們了,你看,只要繞過那堵墻,很容易就能看到我們昨晚宿營的地方。”

    耿小凡這會兒確認了,這些人比自己到的早,他們一定是發現了自己,可他們沒有驚動自己。

    難道真的還有“驢友”?

    可他們去了哪兒?

    耿小凡抬頭往山上看看,幾乎沒有路了,想繼續攀爬,有不小難度。

    “算了,別管了,可能就是一群來探險的。反正這里也不是我們要找的地方,我們還是先下山吧。休息一下,明天再去那個廟看看。”耿小凡扔下手里的樹枝,扶著柳菲兒慢慢下山。

    回到農家小旅館,手機有了信號,耿小凡發現自己又有了未讀郵件!

    “留下手稿,我指引你回家!”

    是那個神秘地址發來的。

    手稿?什么手稿?耿小凡絞盡腦汁地想。

    “凡哥哥,會不會是山洞里那塊錦帛?”柳菲兒輕聲提醒一句。

    “應該是吧!可,可那手稿在靜嫣妹妹那兒!”耿小凡意識到了。

    “那是個什么東西?”

    “我不知道。”

    “可我記得那上面好像就是字母和數字。”

    “是,但那些字母和數字是什么意思,我看不懂。我從沒學過。”

    “哦!那怎么辦?”

    “實話實說唄!”耿小凡開始回信。

    “我不知道你說的手稿是什么,我沒有。雖然我不知道你是誰,但如果你能提供幫助,我非常感激。”耿小凡編完信息,拿給柳菲兒看。

    柳菲兒點點頭,耿小凡點了發送鍵。

    突然,他發現這個神秘地址的ip有了很大變化!

    趕快上網查,發現竟然是四川!

    這個神秘人在四川,甚至可能就在自己身邊!

    聯想著剛才在土匪寨發現的痕跡,耿小凡驚出一身冷汗!

    自己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而自己的行蹤卻在對方的監控之下!

    郵件發出后,還是很久沒有回音。不知道對方不在線,還是在做判斷。

    耿小凡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

    第二天早上,看看手機,依然沒收到回信,耿小凡就按照自己的原計劃,帶著菲兒繼續去爬第二座山。為了保險起見,耿小凡把雀目從背包里取出,包好,讓菲兒藏在內衣里。

    “凡哥哥,我感覺那個方向不對。”柳菲兒跟耿小凡走著,卻輕聲說了一句。“按那個老板說的,小廟應該是要翻過那個小山頭,可我記得很清楚,莊老神仙的道觀是朝著太陽的。雖然過了兩千年,山可以倒,但總不會轉圈吧。”

    “也會轉圈。不過,你說的有道理,就算轉圈也不會轉那么厲害。菲兒,你感覺應該在哪兒?”耿小凡聽菲兒說的有道理,征求她的意見。

    “那兒!我還是感覺那個地方才是。不知道為什么,我總覺得那個山頭的形狀有些熟悉。”柳菲兒指著另一個方向,“凡哥哥,你記不記得我們掉下去的那個河谷,當時我就發現它跟心竹林只隔了一座山。如果他們說的那片竹林就是心竹林的話,那里才是我們要去的地方。”
LOL外围 竞博JBO|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JBO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体育| JBO| 竞博官网| 竞博| 竞博JBO| 竞博官网| JBO竞博| 竞博|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