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真是實習醫生 > 第438章 手起,刀落

第438章 手起,刀落

    手術室里陷入了短暫的凝滯。

    被遞到中央的手術刀直直的反射著無影燈的光,顯得有些晃眼。

    “主任?”

    張天陽有些不太確定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但泌尿外科大主任直直的盯著他,一字一句的重復了一遍。

    “小張,你來。”

    “主任!”

    這回大家聽清楚了,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趙天王。

    只見他喘息加粗,有限的裸露在外面的皮膚都開始有些變色了,顯然是情緒激動。

    “嗯?”

    泌尿外科大主任扭頭看向趙天王,雙眼一瞇。

    “張醫生手穩,且有過多次的鏡下無視野止血經驗,趙醫生,你覺得不妥嗎?”

    “我......”

    趙天王本能的想要使出驚天一吼,可今天以來張天陽的種種操作在他腦海里一閃而過,他猶豫了一下,緩緩低了頭。

    “小張,來吧。”

    大主任重新看向了張天陽,臉上的嚴肅和凌厲瞬間消失,眼睛里帶著鼓勵和信任。

    “好。”

    張天陽不推辭,收回了手術刀。

    但他沒有馬上動刀,反而扭頭看向了不遠處正伸著頭看監護儀的潘麻醉。

    “麻醉老師,需要你幫個忙。”

    張天陽指了指手術室門口的治療臺,“那個臺子上面有我剛剛從洗手的地方拿過來的干凈毛巾,麻煩麻醉老師幫忙拿過來。”

    “嗯?這個毛巾是......”

    潘麻醉有些愣神,但聽話的把幾條毛巾依言拿了過來。

    “這樣。”

    張天陽指了指自己的防護面罩。

    “等會萬一血噴出來,會影響視野,可能需要麻煩麻醉老師你幫忙給我們擦一下。”

    “哦哦......”

    潘麻醉愣愣的點頭,心想這臭小子想的還挺周到,張天陽那邊又有了新的任務。

    “還有,麻醉老師,我這邊需要你拿著毛巾過來,先幫我把面罩上半部分圍住。

    這樣我還可以用下半部分看視野,等會血噴出來之后,你就把毛巾抽走,我就可以一直保持視野了。”

    潘麻醉又開始發愣了。

    這臭小子,真想夸他一句小機靈鬼!

    潘麻醉乖乖的拎著毛巾,站到了張天陽身后,雙手舉高,幫他圍著毛巾。

    同時半個身子還往旁邊扭曲的側過去,時刻關注著監護儀上患者的生命體征,堪稱兢兢業業。

    “臺下老師。”

    張天陽又開始喊臺下護士了。

    “那邊桌子上有我拿的另外幾條毛巾,等會需要您幫忙擦一下無影燈上被噴上的血。

    哦對了,無影燈上面我搭的布是疊起來的,等會第一波血噴上去之后您扯一下,別讓天花板上的血滴下來污染。”

    “對了,輸血科那邊的血等會騰出手一定要再催一下。”

    “臺上老師,咱們先挑一下等會我要用的器械,放在這里我好拿......”

    張天陽很少這么絮絮叨叨,但這時候不得不考慮萬全。

    畢竟,他也是第一次在現實里遇到這樣的病人。

    泌尿外科大主任看著張天陽有條不紊的安排,強行面色沉穩。

    雖然知道這個場合不合時宜,但心里還是忍耐不住的大喊——

    這個小張!我一定要他!他是我的!是我的!!!

    趙天王則顯得有些不在線了,這時候沉默著看著,眼神復雜,嘴巴無意識的張開。

    “原來......這都是早準備好的......”

    好一會,他才回神。

    然后默默的平心靜氣,低頭盯著患者的大肚子了。

    一個不學無術的人老是在你面前蹦跶,你會覺得他分不清楚狀況,又煩人又礙事。

    可如果是一個很有能力的人在有條不紊的安排工作呢?

    趙天王感覺,他之前或許是先入為主了。

    誰說年輕醫生不靠譜呢?

    這個張醫生,也許就是值得信賴。

    “大概就是這樣了,麻煩各位老師打起精神,咱們等會打個配合。”

    張天陽終于分配好了任務,轉回頭來,重新看向了患者的肚子。

    他深吸一口氣——

    “那么......我開始了!”

    屏息,提刀。

    無影燈的光芒閃耀。

    一圈全副武裝的藍色身形全神貫注。

    “滴滴——滴滴——”

    安靜的手術室里,只有監護儀在兢兢業業。

    刀,落下。

    輕柔的,且靈活的在皮膚上劃過。

    鋒利的刀尖閃過幾分鋒芒,繼而快速的被鮮紅色浸染。

    “呼——”

    一圈人連呼吸都顯得小心翼翼。

    但張天陽保持著很平穩的力道,刀尖只劃破了皮膚,并沒有探到更下層。

    一條綿長的紅線在患者的肚皮上顯現,一排血珠緩緩冒出。

    患者的血壓不太夠了。

    以至于淺層的小血管被劃破,出血的速度都很緩慢。

    “滋滋——”

    電刀掃過,細小的出血點一一被處理。

    “我要進去了。”

    張天陽知會了一聲,再次拎起了手術刀。

    患者疑似出血破裂的是左腎,所以張天陽下刀的地方在左側的腹直肌前。

    刀尖緩緩下壓。

    已經被切開的皮膚因為巨大的張力,緩緩往外張開。

    皮下組織和腹直肌前鞘快速的被切開、清理。

    腹壁的組織本應該柔軟而厚實,現在卻因為持續的張力被拉扯得菲薄,且水腫。

    張天陽小心的鈍性分離腹直肌,速度卻一點也不慢。

    半分鐘不到,他再次開口。

    “要進腹腔了。”

    兩邊的大主任和趙天王自覺的充當助手,連忙跟上。

    2次提起法提起腹膜后切開,腹腔便出現在面前。

    輕柔的打開腹膜后部分大網膜及腸管,張天陽把它們拉出了切口范圍,同時向著旁邊一伸手。

    “溫鹽水紗布!”

    “來了。”

    大主任早就跟臺上器械護士一起備好了,這時候趕緊捏著紗布,將被張天陽扯出來的大網膜和腸管包裹保護住。

    “粘連有點嚴重。”

    趙天王眉頭緊皺,臉色不太好。

    入眼處,大網膜與腹壁多處粘連,擠在了一起。

    張天陽沒有說話,但手下不停,很快,大網膜的粘連被松解。

    趙天王抬頭,略帶迷茫。

    再往下看,一部分腸管呈現出花斑狀,顯然是因為巨大的張力導致的充血和瘀血。

    張天陽皺著眉,又翻開了一段腸管,臉色微沉。

    那段腸管下,赫然是高高隆起的腹膜后區,血腫和瘀血遍布視野。

    “呼——”

    身邊是大主任和趙天王粗重的呼吸聲。

    “就是應該急診手術啊……要不然……”

    耳邊小小聲的呢喃仿佛是來自大主任的,張天陽目不斜視,雙手將腸管向右側推移,然后快速分離粘連帶。

    趙天王的眼神里再次閃過了迷茫。

    “要進后腹膜了。”

    張天陽稍微停頓了一下,扭頭看向四周。

    “麻醉老師,臺上臺下老師,最后一層了,大家打起精神。”

    “毛巾可以圍上來了。”

    “頭頂的布要記得準備。”

    “補液速度加快一點吧。”

    “吸引器功率開大一點。”

    “呼——”

    張天陽再次深呼吸,雙眼一凝,

    “走!”

    手起,刀落。

    ——————————————

    啦啦啦啦啦啦~

    是勤奮努力安(??????????)

    偷香
LOL外围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JBO|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