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一劍掌乾坤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生祠

第四百八十八章 生祠

    舒團雙手接過儲物鐲,躬身道:“還是城主考慮得周到,那么屬下就愧領了!接下來屬下就將這兩人看管起來吧。”

    說完舒團差手下將那兩人帶到大牢去看管了,自己則陪著梁誠在這個已經被毀了的通判府轉了一小圈,看看沒有什么了,兩人又回到了那已經被摧毀的宴客大廳去了。

    這時銅海也帶著人來到了通判府,一眼看到梁誠之后,銅海上前施禮,然后問道:“原來城主大人和舒主簿都已經來了,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段通判還好嗎?”

    梁誠道:“銅海將軍,我和舒主簿也是剛來不久,先前我們正在商量吏治上面的事情,忽然看到通判府煙塵四起,發現出了事情,便帶著人趕來了。可惜來晚了一步,段通判已經被人殺害了,兇手疑似已經逃跑了,我們并沒有看到兇手。”

    “段通判被人殺害了!這可是件大事啊!”銅海說了這么一句,但是口氣上卻沒有什么太詫異的感覺。

    梁誠心中清楚得很,這個段偉成經常排擠銅海,總是在找他的麻煩,如今段偉成身死道消,銅海平淡視之就算是厚道了,從情理上看應該幸災樂禍才更真實。

    梁誠道:“是啊,這可是個驚人的大事,銅海大人,你如今鎮守承天塔,不能有任何疏忽,這件事情你就不必管了。舒團,著你從現在開始調查此事,務必要將此事搞清楚,無論是否能夠捉拿到兇手,至少要能給朝廷一個交代。”

    舒團領命道:“是,屬下一定仔細查明此事。”

    銅海在旁聽了梁誠的話,也覺得心照不宣,以城主的這個口氣,分明就是讓舒團隨便找一個合適的理由向朝廷交代一下就成,只要交代得過去就可以結案了,所以這個案子還是挺好辦的。

    當然銅海是毫不在乎段偉成的案子辦成什么樣,反正他人也死了,所有的一切又不干自己的事情,他們糊涂辦案就糊涂辦案吧,反正段偉成這個人跟自己向來不對付,自己犯不著來多管閑事。

    想到這里銅海道:“城主大人,既然這里有舒主簿主持,那肯定是萬無一失的,那么末將就告退了。”

    梁誠點點頭:“鎮守承天塔一事就托付將軍了,我估計海族可能還是在覬覦那個地方,說起來你守備那里的壓力還是很大的,辛苦銅海將軍了。”

    銅海躬身道:“這是末將的本分,應該的。多謝城主記掛了!”

    待銅海走后,梁誠問舒團:“舒主簿,伏魔洞那邊的情況如何?”

    舒團道:“回城主,伏魔洞那邊一切正常,屬下雖然撤回了一些人手,可是依然在那里留了五十人輪班看守監視海族的動向,讓他們一旦發現異常,就立即發出信號示警,到現在為止,一切都還正常。”

    梁誠點點頭:“那就好!伏魔洞那個地方一定要監視好,千萬松懈不得。”

    接下來舒團按照梁誠的意思派人將卓景天和馮柳這兩名刺客秘密押送回永安城,交給了五皇子呼延若塵。

    結果事情果然如梁誠所料,五皇子對他這樣處置很滿意,這兩人隨即再也不見了下落,就連梁誠下在他們身上的天魔鎖鏈也被高手化解掉,于是梁誠也感應不到這兩人的下落了。

    不過梁誠猜測五皇子呼延若塵是將這兩人藏在了什么地方,畢竟這兩人是一個把柄,可以作為牽制三皇子呼延燦的一個籌碼留了下來。

    因為在此之后,望海城開始清靜下來,很長一段時間不再有人敢來對付梁誠了,估計三皇子被捏住了把柄,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至于米天成家的那個被殺掉的元嬰修士米興國,梁誠壓根就沒對任何人提起這事,就好像世界上從來沒存在過這個人一般,從結果來看米家也沒了后續。

    這種情況梁誠猜測要么是米家吃了大虧之后暫時偃旗息鼓,要么就是這次刺殺行動是米興國個人的行動,并不是米氏家族所策劃的。

    至于通判段偉成被殺一案,最后舒團派人審查偵破下來,認為有很多證據指向是謀財害命,并且他還在通判府挨個審問那些侍衛和下人,得到了很多的口供。

    最后根據這些人的供述,列出兩名疑似兇手的道侶來,大家都說這兩人是段通判請來的客人,沒想到最后竟然見財起意,做下了這樣的惡行。

    這兩人的來龍去脈下人們當然說不清楚,于是舒團將兩個疑似兇手的道侶的樣貌和情況向朝廷報了上去。

    結果正如梁誠預料的那樣,朝廷接報后派員來望海城督辦此案,上面還發公函將望海城的大小官員都訓斥了一通,但是卻沒有什么實際的處罰。

    結果雷聲大雨點小地鬧騰了幾下,這件案子便再也不見下文了,接著就再也沒人提起此事,仿佛望海城從來沒有存在過段偉成這人一般。

    等這件事情的風頭稍微過去了一點,梁誠順勢舉薦舒團出任望海城通判,很快朝廷就傳來了回復,先勉勵了一通之后,又提出舒團此人資歷不足,暫時不宜完全接任望海城通判。

    但是鑒于他的能力足夠,暫時可代理通判一應事務,待他積累些經驗之后,朝廷再考慮實授通判一職。

    于是舒團就成了名正言順的望海城候補通判,在此處也算是響當當的二號人物了,鑒于很多具體事務都是他實際經手操辦的,所以舒團在官員中的威望也很高。

    自此以后,梁誠在望海城的行事從此也變得非常小心,不再大搖大擺隨意出行了,就算有什么事要微服私訪,都要變化了面目之后才出門。

    望海城的局勢就這樣變得風平浪靜起來,海族那邊也暫時不見了下文,低階海妖在近岸的騷擾活動也減少了,可以說幾近于無。

    兩族勢力的此消彼長之下,人族修士卻開始擴張起來,經常敢于成群結隊一起深入星云海獵殺海族妖獸,尋覓各種天材地寶,一個個還獲利頗豐。

    于是星云海邊慢慢就集結了大批修士,經常組隊出海獵捕低階海妖,搜尋天材地寶,儼然將此事做成了一個大產業,很多低階修士聞訊后也從內陸趕來,參與到了這如火如荼的興旺事業中來。

    梁誠看到這個局面之后頗為高興,猜測海族之所以偃旗息鼓,將勢力退縮了回去,大概是那道六甲符請下神將的功勞,那次降下來的神將在斬殺米興國之后,接著又爆發了一下子,幾乎斬殺了一位海族大能,恐怕對他們的震懾是不小的,無論他們原來在計劃什么,現在看來都已經消停了。

    既然四方寧靜,梁誠便頒布新的政令,大刀闊斧裁撤冗員,懲治貪腐,讓官場風氣變得高效而清廉起來,政令也得以暢通無阻。

    梁誠又在一眾下屬官員及幕僚的仔細探討下推出各種鼓勵農桑,優待商賈的政令,于是在這兩年之間,望海城得以大治。

    這一帶的氣象也為之一變,不再是以前那個偏僻小城的落后風貌,整個望海城區域顯得政通人和,貿易繁榮。

    大街上的人流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多,很多外地行商聞訊都來到了望海城做生意,將一些此地特殊的海產販運到內陸各地。

    雖然梁誠在這里實行的是輕徭薄賦的政令,可是架不住總體增長迅速,貿易繁榮之后望海城的稅收也節節攀升。

    手頭寬裕了,事情就更好辦了,不但官員由于待遇提高,辦事更加盡心盡力,還惠及到了普通百姓。

    時間漸漸過去了三年,望海城不但城墻被加固加高,還布置下了防御力極強的守護禁制,城中的街道民居也修葺一新,到處都是一片欣欣向榮的場景,老百姓們都安居樂業。

    梁誠在這三年中雖不勤于政務,但是卻勤于修煉,借助小世界的支撐,并沒有受到望海城此處難以修煉的影響,順利地將修為提升到了結丹中期,也算是穩步前進。

    至于天罡院那邊,梁誠聽說金榜排名中的好幾個弟子都順利結丹,其中就包括呼延若塵,這樣一來,這位五皇子也順利從天罡院出師了,旋即被封為遼河郡王,地位也越來越穩固。

    望海城的百姓們感念梁誠恩德,竟然在本地士紳的贊助下開始籌劃在海邊修建梁誠的生祠,梁誠聞訊大驚,心想修建生祠這種事情,好處未必會有半點,麻煩倒是一堆。

    自己作為一個地方官員,被當地百姓擁戴固然是好,但是修建生祠這種事情實在是太過于招搖了,很容易惹得朝廷言官們上表攻訐。

    上頭看到自己如此招搖,只怕也不會高興,這種結果實在是吃不到羊肉還惹得一身騷,所以必須阻止百姓們的這種行為,建誰的生祠都好,就是不許建他梁誠的生祠。

    梁誠想,本城主難道是那種慕虛名而處實禍的人么?這些士紳也不知道是安得什么樣的心,看來還是賦稅不夠重,使得這些家伙太過于富裕了,閑得無聊,才想出這種餿主意。

    梁誠眉頭一皺,計上心來,覺得自己就算是前往勸阻,苦口婆心地教誨這些人不要修建這種毫無意義的東西,恐怕也會被當作謙虛,堅持要修建這個生祠。

    說到化解之法嘛,其實倒也簡單,直接可以兩個字就將它解決掉,這兩個神奇的字眼就是“加稅”!

    于是梁誠第二天便親自前往城主衙門辦公,還為望海城的建設規劃帶去了一個全新的建設方案,那就是從即日起,開始加收賦稅,把稅收往上足足提高了三成有余,理由是必須增加望海城府庫之中的物資儲備,改善望海城守軍待遇,更換升級軍備物資,以應對海族今后可能的侵犯。

    這道政令一經頒布,立即在望海城中頓時引起一片巨大的爭議,幾乎可以用天怒人怨來形容。

    士紳和百姓甚至商賈們都開始咒罵這位黑心的城主,說他只顧斂財而不顧民生艱苦,還拿什么海族侵襲來當理由,現在河清海晏的,那里有什么海族的襲擾?怎么會需要加強戰備呢?

    最后大家一致認為,這一任城主分明就是一個貪官,賦稅比前任都沉重許多,實在是讓人大失所望,結果建了一半的城主大人的生祠也立即停工,最后被改建了一番,修成了一個土地廟。

    
LOL外围 JBO电竞|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JBO竞博| JBO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JBO|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