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南宋一代目 > 第五章老道
    上元節,杭州城中心主干道,最好的位置匯集了道教的名家,和杭州城有名的士族豪強。

    有的是為了傳道,有的就是想見識一下當今的官家,要不是杭州離江西龍虎山有點遠,估計正一道的張真人們都會不遠千里跑來聽官家講道。

    關于趙構趙官家喜歡道教的事早就天下皆知了,所以杭州城本來就是三教九流的人物混雜,很多人都想來碰運氣。

    而這一次上元節的盛會,官方當然是嚴格的排查人選,只有官方度牒的人員才有資格進入會場,要么就是本地的豪強實權人物,才能勉強入內。

    晚些時候,在團子公公的伺候下,趙舊穿上了正經的道袍,然后緩緩的來到杭州城正大街的中心道場。

    趙舊剛出門,耳朵聽見旁邊一棵老槐樹下有人在低頭沉吟。

    “臣愛睡,臣愛睡,不臥氈,不蓋被。

    片石枕頭,蓑衣鋪地,震雷掣電鬼神驚,臣當其時正酣睡。

    閑思張郎,悶想范蠡,說甚孟德,休言劉備,三四君子,只是爭此閑氣。

    爭如臣向青山頂頭,白云堆里,展開眉頭,解放肚皮,且一覺睡。”

    團子公公眉頭一皺,去道場的路,他已經讓木葉的人排查過一遍了,怎么還有閑云野道就在路邊橫臥。

    趙舊覺得有趣,接了幾句:

    “君愛睡,君愛睡,埋頭白云堆,解肚打覺睡。

    更管甚,玉兔東升,紅輪西墜。”

    團子公公迅速的上前,目光直視著老酒鬼道士,言道:

    “這位道長是哪里人氏?可有度諜,怎在此處熏醉?”

    說一個宋朝時候的好玩的事,在當時道士和尚是要有度牒的,水滸傳里面魯智深還有武松都有度牒,這確實是宋朝社會的真實寫照,度牒是當時合法僧人、道士的憑證。

    相當于和尚職業資格證,還得交納一定的費用,當時在宋神宗的時候,賣給和尚道士度牒,竟然成了政府重要收入來源。

    南宋的時候一個道士的執照竟然能夠賣到八百貫,所以當時國家財政緊張的時候,就增發度牒,度牒也就成了一種硬通貨。

    有時候甚至皇帝給公主親王發錢就用度牒來代替,你們就可以給賣了來換錢。

    像宋神宗的時候對外用兵打仗的時候就發度牒給邊關將士作為獎勵,而將士們拿到度碟很高興,覺得這個比發錢合算多了。

    趙舊思緒飄遠,一個度碟八百貫,朕印十萬八萬個,豈不是……發揚光大道教,成為老子之后第一人。

    老酒鬼道士醉眼朦朧,看著趙舊一行人,言道:

    “度諜拿去換酒錢了,貧道可真是一貧如洗了,只好到處瞎逛,看看能否碰到有緣人,給點酒錢。”

    趙舊心知肚明,這世界上哪有這么多湊巧的事情,后世多少打著道家招牌招搖撞騙的“真人”。

    趙舊看了一眼老酒鬼,問道:

    “這位道友,你看我像不像你的有緣人?”

    老酒鬼倒是突然睜開眼睛,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同行,過了片刻,臉上的表情非常怪異,小心謹慎的問道:

    “看不透,看不透,閣下倒像是死過一次,或者被人改過運改過命,敢問是哪路高人給閣下批過命?”

    團子公公震怒,便道:

    “我家道長吉人自有天相,你這人怎么胡言亂語,來人給我打將出去。”

    “唉唉唉,莫打莫打,貧道走就是。”

    老酒鬼倒是晃了一下自己的酒葫蘆,搖搖晃晃的走了,沖著他們一群人告饒。

    趙舊攔了一下,說道:

    “這位道友留步,現在我改主意了,你覺得我這面相如何?可否批個字?”

    “好說好說,不過貧道今日的酒錢…”老酒鬼倒是晃了晃空蕩蕩的酒葫蘆,一臉討好的表情看著眾人。

    團子公公更加的提防了,言道:

    “這種人奴婢見多了,全世界招搖撞騙的游方道士,就連官方給的度碟都沒有,怎能信之?”

    “給他幾貫錢便是。”

    趙舊使了個眼色,緩緩說道。

    “這……”

    團子不甘不愿地從懷中拿出了幾貫錢,小心翼翼的遞到了老道士的手中,趙舊仔細地瞄著了老道士。

    老道士道了一聲謝,伸手抓過錢來,手心朝下手背朝上。

    這也是有個說法,拿錢和要錢不一樣,要錢的是乞丐,拿錢的是賣自己的本事,憑著道士賺錢。

    “敢問這位道友,您想測哪個字呢?又想測什么事?”

    老酒鬼接過錢來,直接往懷中一踹,表情非常滿足。

    “西北玄天一片云,烏鴉落在鳳凰群,那就給我測這個…”

    趙舊露出了思索的模樣。

    老道沉思,此人應該會在這十四個字里面找詞。

    “那就測這個昊字吧。昊天上帝的旲字。”

    趙舊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大兒子趙吳,于是就想特色這個字。

    老道士差點被閃到了腰,哪有這樣玩人的,不過還是本本份份的說道:

    “昊,如日中天,昊天罔極。好字,閣下想測些什么。”

    “皇宋的氣運!”

    趙舊斬釘截鐵的說道。

    老道士差點一口老血噴出,算一國國運,袁天罡,李淳風那樣的道家天師都算到吐血,閣下是在為難我這個老人家呀。

    老道士不知從哪里摸出三枚銅錢,往上一拋,然后放在手心。

    言道:

    “吉相,昊,從日,從天,否極泰來,夏萬物盛壯,其氣昊昊,故曰昊天。

    若閣下問一國之國運,那便是如日中升,大宋崛起之勢,不可擋也。”

    諸葛趙舊撇嘴輕笑,酒鬼王郎,我原以為你身為宋朝老道,來到君前,面對兩軍將士。

    必有高論,沒想到竟說出如此粗鄙之語!

    心狗肺之輩洶洶當朝,奴顏婢膝之徒紛紛秉政,以致社稷變為丘墟,蒼生飽受涂炭之苦。

    值此國難之際,汝又有何作為?

    趙舊本想再說幾句,卻發現這老酒鬼居然不見了蹤影,于是詫異的問道:

    “團子…人呢?”

    “啊…人不就在那里嗎?剛剛那個老道士呢?”

    團子公公和眾侍衛還沒有反應過來人就不見了,趙舊卻是覺得必有蹊蹺,此人居然還精通正統道家的遁術,能悄無聲息的走人,可不是一般人啊。

    在杭州城一條小巷子內,一個酒鬼老道士搖頭晃腦的跑去打酒喝,嘴里面還奇奇怪怪的念叨著:

    “為無為,事無事,味無味。大小多少,報怨以德。圖難于其易,為大于其細。

    天下難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細。

    天子以道為劍,可否可否…”
LOL外围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体育| JBO|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竞博JBO| 竞博lol|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 JBO|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