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才不要成為劍仙呢 > 二十四 我以天賦驚天下

二十四 我以天賦驚天下

    一年一度的藍田帝國學院招生的日子終于來臨。

    藍田帝國學院的廣場之上早已聚集了無數群眾,人山人海之中呼吸都有些困難。

    場間的人打量著學院中中的各種建筑,這很有可能是他們唯一一次來到這里。面對殘酷的現實,民眾們高漲的情緒并沒有就此被淹沒下去,反而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高漲起來。

    終于來到辰時,民眾之中逐漸響起歡呼聲,有些由于興奮而吶喊,有的也是緊張得無法說話。

    “砰砰砰~”

    隨著十七聲禮炮的響動,人群漸漸安靜下去。在禮炮之平息過后,從學院的上方緩緩飛出張飛毯,上面站著六人,盡皆紅色華服,除了為首之人較為年長一些,其余人看上去都未過三十。

    那飛毯緩緩從人群中飛過,飛毯上的人享受著人群中的呼喚聲,眾人臉上都露出一絲笑意。在上空巡游片刻之后,飛毯緩緩落在廣場中央的高臺之上。

    為首的老者清了清嗓子,而后張口道:“歡迎大家參加學院的招生,今日但凡修行天賦合格者,都可入我院中修行,若是不能進入學院的,也不要放棄,還有同樣精彩人生等待著你們。”

    老人突然之間臉色無比嚴肅,語氣變得冰冷,緩緩說到:“修行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凡是修行者,光有天賦還不夠,都需要一顆堅定的心,準備面對隨時可能出現的危險,若是妄想一步登天的人,我想你們還是就去離去,莫要害了自己性命。”

    只見老者在飛毯之上云淡風輕的說話,可是廣場上的眾人都覺得老人聲音無比清晰,仿佛是在自己身邊一般,所有人都感到修行者神奇,沒人想要放棄修行的機會。

    紅衣老者說罷,轉身向旁邊一方臉青年男子微微點頭,那人緩緩走出,同樣對下面的眾人說道:“今日乃是采用命之晶石測試大家的修行天賦,只需用手觸摸晶石,不要抗拒晶石的窺視即可。”

    那方臉男子掃視過眾人,接著說到:“今日便為大家準備三塊晶石,還請大家有序的排隊,但凡騷亂場間秩序者,即刻取消測試資格。”

    方臉男子話音剛落,就見從學院的高樓之中走出三隊身著藍色長衫的少年,全都是五人抬著一塊白色透明的石碑。

    想到這便是決定自己命運的神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看向這命之晶石。三隊少年抬著一人來高的石碑來到廣場之中,間隔兩丈而立,等待著飛毯之上的指示。

    “這便是命之晶石,請大家就近排隊,方便測試,但凡各種屬性在丙級以上者,即為合格,都會由你們的師兄記錄在冊,但是正如秦院長所說,修行之路充滿坎坷,回合格的人回去與家人商量,還想要修行者明日辰時來辦理入院手續既可,開始吧!”

    方臉男子說罷,飛毯便徑直飛回學院之中,而場間的人都紛紛跑動起來,選擇離自己最近的一塊石碑排隊,翹首以盼起來。

    “無屬性!”

    守候在石碑前的少年冰冷的聲回蕩在場中,澆滅了許多人的信心,那被宣告沒有天賦的少年更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淚水,哭著跑向家人。

    這種情況對于負責測試的學院學生們已是司空見慣,面無表情的示意下一位測試者向前。

    “土相丁等!”

    “水相丁等!”

    …

    接二連三的失敗徹底讓人們的情緒低落下去,已經測試了幾十人卻沒有一人合格,可見修行者的珍貴。

    中間一排隊伍之中,一名瘦弱無比的少女緩緩向前,緊張的伸出自己的右手,貼在石碑之上,只覺得石碑上一陣冰冷,卻無變化,少女垂下自己的手,剛想回頭,卻見石碑之中發出一陣藍色的光芒。

    “水相乙等!合格!”

    聽到這聲話語,少女眼中熱淚流淌,呆滯在原地。聽聞有了合格者,人群中仿佛著了火一般,紛紛討論起來。

    “安靜!”

    宣告少女合格的人厲喝一聲,而后低下頭,溫柔的對少女說到:“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

    “我…我叫溫淼,今年十三歲。”少女怯懦的回答,聲音低不可聞,還好面前的人也算修行者,還是聽的清楚。

    “我已經記下,若是愿意進入學院,明日這個時候到院里報名,可不要忘了。”藍色長衫少年指了指自己手中的簿子,對少女說到。

    少女快速點頭,而后在人群的注視下慢慢退去。

    “無屬性!”

    “火相丁等!”

    一道接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還是將眾人拉回現實之中,修行天賦還是無比珍貴!

    “金相甲等!合格!”

    一道璀璨的金光在石碑中閃耀,展現著測試者的天資,眾人聞聲看去,只見石碑前挺立著一少年,面色有些發黑,眼神無比堅毅!

    “原來是金將軍的二公子!”

    有人認出少年,便是七歲就隨父親金榮金將軍鎮守邊關的金銘,聽說少年十歲就已經上陣殺敵,實在是少年英雄。

    “姓名,年齡?”

    “金銘,十五歲!”

    少年的聲音如鐵一般,回答之時慷鏘有力,其身前的學院學生也有些佩服,說到:“你便是金銘少將,很好!明日辰時來學院報名即可!”

    少年道了一句多謝,便徑直轉過身去,眼神始終注視著前方。

    “木相丙等!合格!”

    “火相丁等!”

    …

    測試在有條不紊的進行,合格者百里挑一,無數的人都要接受命運。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名藍色長裙的少女來到石碑之前,俊美的面容上透露著些許不安,雙手握拳,突然感覺有人拍了拍自己肩膀,回過頭去,是身后的少年對自己投來鼓勵的眼神,少女深吸一口氣,緩緩將手伸向石碑,頭卻盯著地下。

    “這是什么!”

    少女聽到聲音,抬頭望向石碑,石碑之中卻有一藍一綠兩道光芒一起閃耀,看到這種結果,所有人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水相甲等,木相乙等!合格!”

    聽到藍衫學員的聲音,少女頓時激動不已,竟然是回身給了身后的少年一個擁抱,一時間所有人望向被擁抱少年的目光變得無比憤恨。

    少年有些不知所措,只好說了句:“恭喜你!”

    少女看到周圍傳來的目光,臉上由于發燙而變得透紅,恰好這時石碑旁的學員客氣咳了一聲,客氣的說到:“還要登記姓名和年齡。”

    少女讓自己冷靜下來,回到:“沈星海,十六歲。”

    “你這般天賦,可不能浪費,明日記得來院中報名。”

    沈星海點點頭,走到一邊,將地方讓給身后的少年。

    一身白衣的少年緩緩上前,閉著眼睛吸了一口氣,重重吐出之后伸手貼在石碑之上。

    剎那之間,石碑竟然迸發出五彩流光,閃耀無比!

    …

    “這又是什么!?”

    “這…不公平啊!”

    一陣沉默之后,人群之中的騷亂開始爆發,有人怒目圓睜,有人執手問天。

    “還請稍等,我去稟報師尊!”

    這種異象連學院的學員也未見過,對測試的少年說了一聲,而后跑向學院之中。

    站在原地的江凡也是一臉茫然,自己還未來得準備,那石碑仿佛能穿過自己的身體一般,就感覺一股氣息流過自己的身體,再回到石碑之中,卻是成了這個樣子。

    還未多時,只見學院上方飛出三人,中間被左右二人提著的卻是剛剛的學員,快速來到江凡的身前,眼神火熱的盯著石碑中的五彩流光。

    光芒緩緩散去,飛出的二人中都是先前飛毯上的人,其中一人正是方臉男子。

    只見方臉男子盯著江凡,說到:“你這便是五種屬相,除了水相是丙等之外,其余都是甲等,想不到藍田國還有如此天資,真是天助我等!”

    方臉男子對著江凡問到:“你叫什么名字?”

    “江凡。”江凡回答聲不卑不亢。

    方臉男子聽到江凡的回答,臉上突然緊張起來,急切的問到:“你姓江?家住哪里?”

    江凡有些驚訝男子的表現,還是回到:“我來自奉城。”

    “奉城?藍田帝國邊緣的奉城?”

    江凡緩緩點頭。

    方臉男子想了想,嘆息道:“看來是我多心了,你這般天賦萬萬不能浪費,雖然修行艱苦,可人生在世都是逆水行舟,希望你能到學院中來。”

    “一定會來!”江凡語氣堅決的說道。

    方臉男子臉上露出欣慰,笑道:“今日你便可以住在學院中。”

    江凡搖了搖頭,婉拒了這一請求。

    方臉男子只好道:“也罷,那便明日再會,今日在外注意安全。”

    江凡拱手致謝,對負責測試的人說到:“十五歲。”

    而后便扯了扯一旁少女的衣角,快速從人群中離去。

    方臉男子著看二人離去,嘴角的笑意止不住上揚,和身旁同樣開心的紅服男子說了一句,也便向學院中飛去,只留下那名學院繼續負責測試的任務。那名學員捶捶頭,繼續讓人上前測試,爭取在天黑之前完成任務。

    只是從此之后,都城之中隨處可聞便是有關這名天資卓絕的少年,還有他同行的女子…
LOL外围 电竞比分网|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下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菠菜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下注|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