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再活一萬次 > 第四百一十一章 五秒鐘的確定

第四百一十一章 五秒鐘的確定

    房間里的氣氛,再次陷入了沉默……

    小高不由自主的猜想著,黃惠的沉默,是否在后悔之間考慮著!

    而這種考慮本身,就是一種后悔的表現啊!

    倘若陳問今在現場,大概會恨不得一腳把小高踹倒在床上!

    然而,這就是把情感放在很高位置的少男少女的一種狀態。

    沒有成年人的輕車熟路……

    他們把細微的感情體驗放在很重要的位置去考慮,容不得有一絲破壞。

    小高是這樣,少女更是這樣。

    黃惠沉默的等著,小高卻越發的失望,終于低落的說:“你后悔了也沒關系的,我理解你現在的心情,本來就不適合做重大決定。”

    這句話,在黃惠的解讀中,就覺得是小高已經不愛她,又不好意思直接拒絕她的借口。

    黃惠本來想忍,可是卻很難過,難過的有點憤怒!

    剛才她本來打算接受現實了,小高自己說沒有變過,她才鼓起勇氣的表態,把話說的那么明白、明白到近乎不知廉恥的地步了!

    結果呢?結果小高又猶豫了,又后悔了!

    小高以前不是這樣的人啊!

    就算她不值得,就算是她活該,小高也不該這樣臨時變來變去傷害她吧?

    這不跟耍她似得了嗎?

    這不是在她傷口撒鹽嗎?

    小高就算不愛她,覺得她不值得他愛了,但也不至于這么討厭她,也不至于討厭到要用對待仇人的方式來傷害她吧?

    黃惠難過的流著眼淚,難過又憤怒的說了句:“你不喜歡我了沒關系,是我傷害你在先,你覺得我不值得你愛了,那也是我的問題!但是,你干嘛要這樣傷害我?我本來已經知道你的意思了,知道你是不愛我了,不會再愛我了。可是你自己說沒有變過!然后現在又變了!我有那么讓你恨嗎?恨的讓你這樣反復變來變去的傷害?”

    “我沒有變啊!我沒有不愛你!”小高不知道黃惠為什么會得出這樣的結論,他覺得毫無關聯,聽著黃惠哽咽的聲音,他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么,只能忙不迭的表態說:“我一直愛你!也會一直這樣繼續愛你!我是真的怕你一時沖動,事后又后悔。想到坦克和小吉,我不想你將來后悔的時候像小吉一樣痛苦,我也不想自己對你的喜歡,變成了坦克那樣的、對小吉的傷害!我沒有不愛你!我一直、一直都愛你!”

    黃惠一把抱著小高,又驚又喜又后悔難過的哭著說:“我只后悔一件事情!我根本不該跟姜仔在一起!我明明覺得你對我的愛很可靠,明明覺得我們性格很合得來,明明覺得你什么都好!可是我竟然還是不由自主的跟姜仔在一起,竟然還是選擇了傷害你!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犯了人性都有的、不知道珍惜的錯誤,但我只有這件事情很后悔!我辜負了你那么多,傷害你那么深,我自己都覺得已經不值得你愛了,我以為你早就不愛我了……”

    “沒有、沒有……我永遠都不會不愛你!永遠都不會!”小高抱著黃惠,一時為她的難過而難過,一時又為她的態度激動欣喜。

    兩個人解釋清楚了誤會,相擁著說了許多心理話,那些難過的,在這一刻又都成了考驗她們感情的歷練,于是就變的不難過了。

    悲傷淡去,幸福更濃。

    于是,小高逐漸感覺身體被火焰燒著那般,蔓延的很快,燃燒的也很烈……

    而黃惠,也很快感覺到小高燃燒的溫度,于是她也被點燃了那般……

    即使她早有決定,事到臨頭,卻仍然莫名的緊張、害怕……

    只是相較于小高的毫無經驗,黃惠到底有過經歷。

    關鍵時刻,黃惠提示她包里帶了必要的工具。

    小高有一點泛酸,知道這十之**是黃金以前留下的,但這件事情他早就知道,也不覺得過去的事情值得深究,于是不快一掃而過,不去多想。

    可是戴好了工具,剛要深入關鍵的時候,卻突然意外爆發。

    小高很不高意思的紅著臉說:“有點緊張,不知道怎么回事……”

    黃惠笑著抱著他躺下來,安慰說:“沒事啦。應該挺正常的。”

    “是、是嗎?”小高不太確定,但知道黃惠有經驗,覺得這事他既然本來就決定接受了,就應該大方主動點表明態度,于是就問:“黃金也這樣?”

    “他……沒有啦,不過那時候我好奇問過這些事情,聽他說大多數沒經驗的都會這樣。”黃惠本來不想討論這個話題,但她覺得小高本來也知道,而且看他主動提起時沒有不快的情緒,這才決定嘗試接話。

    黃惠說完了,見小高沉默,又怕他介意,連忙補救解釋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說這個的。只是覺得是過去的事情了,而且我也不能隱瞞你,你覺得介意、后悔了的話你可以說的。”

    “沒有!真的沒有!”小高連忙解釋表態,又說:“你給黃金我沒可能吃醋,他本來也是值得的人,你們沒在一起,也只是因為對未來的規劃差別太大。我真的不會介意,只是……有點好奇,想知道你所有一切的那種好奇。”

    “其實也沒有幾次,你戴的那個是他放我那的,我也不記得是放這個包里了,剛才洗完澡放東西時才看見的。可能是天意吧……”黃惠如此解釋,但不管她是否真的不知道,也絕不可能承認是早有準備。必須是不知道,必須是天意!

    但小高,毫無疑問的選擇了相信,而且是真的相信。

    兩個人聊著這些私隱話題,黃惠很好奇小高的這些私隱往事,追問了一番,突然發現小高的某處又精神抖擻的振作了起來!

    未了之戰,再度展開……

    天亮的時候,絡繹不絕的少男少女走入校門口。

    有些在家里吃了早餐,有些在學校門口吃早餐。

    黃惠和小高手拉著手,幸福寫滿了臉上的談笑著到早餐店時,看見紅茶和一臉愕然的姜仔。三k

    這情景,讓他們都有些意外。

    可是,又都有過心理準備。

    于是,黃惠對姜仔和紅茶微笑著說:“嗨!早啊。”

    “早!”紅茶很高興,卻按捺著興奮,她對于黃惠和小高突然在一起,并不突然,因為大家都知道小高喜歡黃惠好幾年了,本來就是被姜仔橫刀奪愛。但這結果,比紅茶預想的還更理想。

    姜仔跟黃惠毫不拖泥帶水的結束了感情,而且黃惠直接開始了新的感情,猶如宣告跟姜仔不可能復合。

    姜仔是意外的,但是……又不意外。

    昨晚黃惠的態度就很明確了,分手,不可能復合。

    但是,姜仔不舍得,而且也不想分手,只是他又知道黃惠很有主見,他覺得可能很難勸。

    最重要的是,他也沒辦法、也不能跟紅茶說清楚,然后一刀兩斷。

    這讓他很煩惱。

    而現在,此刻,看到黃惠跟小高牽著手,幸福甜蜜的模樣時,姜仔很意外。

    姜仔不確定黃惠是真的如此果斷干脆的想通了,然后想認真的跟小高在一起;還是說,只是為了報復他的背叛。

    但不管是哪種,很顯然,姜仔都不用煩惱了,因為他已經不需要選擇,黃惠已經替他選了。

    雖然,這選擇讓他心里泛酸,因為他并不舍得對黃惠撒手,也沒有這種預期。

    可是姜仔也不會糾纏不休,更知道這件事情他辜負在先,沒臉、也沒把握能夠復合。

    于是,姜仔在錯愕之后,掛上慣常的微笑,沖黃惠和小高說了句:“嗨,早啊。”

    “早。”

    “早。”

    一張桌子空了,姜仔客氣的讓了黃惠和小高先坐,即使他們是先來的,但紅茶也沒意見,因為她心情太好。

    還是這張桌子,另外兩個人吃完走了,于是姜仔和紅茶也坐下了。

    四個人,卻劃分了兩個二人世界。

    黃惠沉浸在跟小高的世界,姜仔也逐漸淡定的沉浸在他跟紅茶的世界。

    姜仔和紅茶先吃完,走的時候,禮貌的跟黃惠和小高打了聲招呼。

    小高頗為意外,卻很開心的說:“我以為你會不愿意見到他。”

    “有你在了,我覺得過去的事情都無所謂了,他曾經的傷害也不重要,只當是幫我認清自己想法的一次災難吧!”黃惠本來也是這么想的,她向來不喜歡沉浸在過往,既不喜歡當那樣的人,也不喜歡那樣的人。她喜歡看現在,還有看未來。

    “你開心就好。”小高覺得這點最重要,他所以高興,就是因為覺得黃惠看開了跟姜仔的事情。

    黃惠起身,又買了一份腸粉給小高,這時候人沒那么多了,因為快上課了。

    “不怕遲到?”小高吃的下,他覺得肚子很餓。

    “沒關系,你慢慢吃,昨晚那么累一份肯定不夠吃。”黃惠看著小高吃的香,也覺得開心。

    正吃著,陳問今的車開了過來,肖霄先下車,過來。

    黃惠奇怪的問:“我聽阿美說你在家里吃早餐的呀。”

    “陳問今起來的早,這個點沒有米粉吃。”肖霄笑著讓老板來兩份,陳問今過來時,一份已經做好了,肖霄拿餐巾紙包著手,拿塑料勺子加辣椒醬,避免沾著勺柄上的油。

    陳問今坐下時,肖霄含笑問他:“夠不夠?”

    “反正也不辣,看著有心理安慰作用就行了,你先去學校吧,不用等我。”陳問今看時間差不多了,肖霄不著急的說:“沒事,你吃吧,還能陪你三分鐘。”

    小高有點好奇的問陳問今說:“怎么來這么晚?不像你的風格。”

    “這才是他的風格。來早了人多,太擠。”肖霄看陳問今吃的比正常速度快,就說:“你慢點吃,我看著時間呢,到點了我先進去就行了。”

    陳問今打手勢做個好,節奏就慢了下來,肖霄又從隔壁小賣店的老板買了瓶快樂水,付了錢,坐了片刻,她看了眼表說:“我去學校了,中午睡覺的話就不用過來了。”

    “說好了來的,時間我調整。”陳問今目送肖霄進了學校時,小高就催黃惠說:“你也先回學校,別遲到,我吃完了跑回去,來得及!”

    “好!別太著急,吃完飯不能劇烈運動!”黃惠說著,沖陳問今揮揮手,逕自進了校門。

    小高風卷殘云的迅速掃蕩,末了,擦著嘴時,望著陳問今說了句:“響一聲的電話是不是你打的?”

    “有幫助嗎?”陳問今微笑著反問,小高點頭,很認真的說:“謝謝你!差一點就又錯過了。”

    “不客氣。”陳問今指了指校門,這時,鈴聲響了,小高匆忙道別,趕在門關之前飛跑進去。

    陳問今很高興,小高沒坑他,不需要他再重新活一次昨晚到今天的時間。
LOL外围 JBO竞博|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