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北宋不南渡 > 第十三章 爹,給你綠帽子好么?

第十三章 爹,給你綠帽子好么?

    若說這汴京城中還有什么能戰之將,也非張叔夜莫屬。

    東京被圍,各路勤王軍都不至,張叔夜是唯一馳援并突圍入京城的一部,足見其英勇。

    然大廈將傾,那怕有再多的報國之志也無從施展,但對于張叔夜來說,就算是戰死沙場,亦要用自己的鮮血,來貫徹他對于大宋的忠誠。

    這是屬于他的覺悟。

    完顏宗翰帶著殺氣騰騰的金軍直向著皇城而來,因為使者被殺的羞辱讓他火大到想要干掉所有見到的宋人。

    但同樣,汴京城正遭受的蹂躪也讓張叔夜怒火中燒,沒有和完顏宗翰有更多的交談,也沒有顧及自己的戰斗力或許遠遠無法和完顏宗翰相提并論,低吼著向身后的宋兵道。

    “殺!”

    雙方的軍隊接觸,廝殺,喊聲震天。

    ……

    完顏宗翰的主力因為張叔夜的出現遇到了小小的阻力。

    但對于擁入汴京城的其他金兵,那就如同進入了無人之境。

    城中的百姓成為隨手可屠的羔羊,城內的一切金銀,女人,都是被掠奪的對象。

    汴京城的外圍大門通通被大開。

    從各個方向進入汴京的金兵,都加入了蹂躪宋朝的狂歡。

    硝煙,烈火,哭聲,叫喊,那便如同地獄一般,讓所有的宋朝人都感覺到絕望。

    ……

    這是趙榛的渾水摸魚之計,亂了套的汴京,是趙榛和親從官們逃跑的保證。

    只要運氣好,完全可以趁著金人把注意力放在復仇上面的時候,偷偷的跑掉。

    “十八哥……”

    趙榛在隊伍的最前面,背上的和福公主,如同一顆燃燒的煤球,發燙的身體灼燒著趙榛的后背。

    不斷地顛簸,終究讓公主蘇醒了過來。

    她的聲音有氣無力,顯然病的不輕,但現在根本沒有任何條件醫治。

    “我們去哪呢?”和福公主垂拉著眼皮,視線有些模糊,看不清周圍的事物,只是可以確定背著她的男人是她的十八哥。

    去哪?不知道,只要能逃出汴京,去哪都不重要。

    趙榛心事重重,周圍緊張的氛圍,加上隨時可能出現的金人,讓他沒有心思將注意力放在和福公主身上。

    身后那些親從官只看著表情就感覺問題很大,那一個個臉色凝重心虛的樣子,只要金人刻意關注下,細細一品,估計就露出馬腳。

    至于那些宮眷內人更不用多說,像那幾個地位較高的宮妃,被周圍的親從官小心翼翼的伺候著,甚至于還保留著皇家的傲慢,稍有不滿意,便對親從官們頤指氣使,還把自己當成高高再上的人哪。

    你們可是扮演被金人綁票的女人啊,能不能入戲一點!是生怕金人不起疑么?!

    “十八哥,你怎么不說話呢。”

    趙榛是沒心情說話,只能敷衍。“快睡吧,睡著了好的快一些。”

    “哥,好久沒看過你笑了,笑一個好不好?”

    笑?趙榛勾起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和福公主看到后終究是滿意的合上眼睛,高燒帶來的困意再次讓她沉睡。

    而趙榛的笑,也讓自己原本緊繃的神經放松了下來。

    就算是警惕也沒有意義,想要逃出城,無論哪個方向都不可避免的會遇到金人。

    “太上皇問,咱們這樣能不能騙過金人?”陸寒從隊伍后面追了過來,跟趙榛傳話。

    趙佶那條咸魚真是好不煩人,若不是還有利用的價值,以及在古代弒父是絕對無法洗白的大罪,趙榛真想直接將這老咸魚給剁了算了。

    家門不幸啊。

    但,還是不得不很有耐心的向陸寒保證。“可以,但你們應該裝的再像一些金人。”

    “怎么再像。”

    “笑起來。”趙榛說道。“現在的金人正在各處毀城,你們又是俘虜了好多女人,怎么能愁眉苦臉?”趙榛撇了撇嘴巴,讓陸寒注意身后那些親從官的表情。

    親從官們著裝上已經足夠逼真于金人,但在神情上還是有著較為明顯的漏洞。

    這樣的漏洞估計是瞞不過一些細心的金人的。

    “卑職知道了,這就吩咐下去。”

    “還有,對待那些宮眷怎么能如此客客氣氣?她們是俘虜!你們是金人!搞明白自己的身份。”這一個漏洞甚至比親從官的表情更加致命。

    這也是為何,歷史上大多數時候,假扮成敵人的策略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用。

    太容易被識破了。

    但對于趙榛來說,如果這樣就能順利騙過金人最好,如果不能便只能用另一種方式來逃脫汴京。

    “殿下……你是說?”

    “金人,怎么對待女人和俘虜的,你們就應該怎么對待。”趙榛沒有直說,但這已經足夠讓陸寒明白了。

    金人怎么對待女人?當然是化身泰迪,毫不客氣?金人怎么對待俘虜,當然是兇神惡煞,戲謔打罵。

    但他們是大宋親從官,對待那些宮女官宦或許還能辦的到,沒有心里壓力。

    但對待皇家的人物,他們怎么敢肆意妄為?

    “這不太好吧。”陸寒一臉冷汗。

    “要命,還是要禮?”趙榛問道。“你去問過父皇,由他定奪。”

    趙榛畢竟對這些親軍沒有決定性的控制力,怎么做由趙佶來選擇。

    陸寒支支吾吾,沒有繼續問下去。

    退回陣中的趙佶處,和他知會了趙榛的意見。

    趙榛的意見說白了就是,能不能允許親從官們給他趙佶編織幾頂綠油油的帽子,以便可以更好的裝成金人的品行。

    這還真是艱難的選擇,趙佶也不笨,知道裝成金人就要偽裝到底,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只要能夠避免被金人抓住,趙佶也顧不得許多了。

    “就按信王的意思辦吧。”

    趙佶閉著眼睛,咬著牙同意了,做王八就做王八吧,王八命長。

    得了令的陸寒,迅速將趙榛的建議傳達給了整個隊伍。

    但是所得到的結果并不能讓趙榛徹底滿意。

    雖然趙佶并不介意親從官們玩弄她的老婆,兒媳和女兒們。

    但大多數人還是考慮到會不會以后被追究起來,那可就麻煩了。

    所以,對于親從官們來說,即使被允許觸碰宮妃,但還沒有幾個敢于越禮踐踏她們的。
LOL外围 竞博| 竞博JBO|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