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宋恥 > 第八十四節 藩鎮割據

第八十四節 藩鎮割據

    這段時間,李慢侯將全部精力投入攔江戰役中,揚州這邊積累了許多矛盾來不及處理。

    最大的矛盾,還是小朝廷給他帶來的,他們派來一個揚州地區最高軍官,真揚鎮撫使,還是跟李慢侯起過摩擦的流寇,曾經寇掠楚州到通州一帶的郭仲威。

    真是朝里有人好做官,這個郭仲威犯下的罪行,殺他十回都夠。可是他投靠了一個好主子,曾身居宰相高位的周望。金軍南下,周望信誓旦旦要為皇帝鎮守江東,結果兀術大軍一到,他就跑去躲到了太湖。接著平江知府也跑了,還把大印交給郭仲威,之后郭仲威放了一把火后也跑了,但算起來他是最后一個逃跑的官員。所以事后追究的時候,他不但沒有被問罪,反而高升到了真州、揚州最高官員。

    伴隨郭仲威到揚州擔任鎮撫使的背景是,朝廷決策機構出臺了重要政策,那就是將江北軍閥化,或者說徹底放棄江北,任命一個個軍閥來阻擋金兵南下。出現這種政策的原因,一方面是文官不想也不敢到金兵南下,土寇橫行的江北任職,另一方面是所有文官都認為,江北已經不可能守了,會像河北、河南和山東一樣,成為女真人的獵場,每年一次南下打獵,朝廷繼續維持這里,沒有任何好處,還不如將這里給了那些地方勢力,讓他們拼命去阻擋金兵,為朝廷抵擋災禍。

    持這種態度的官員代表是御史中丞范宗尹,歷史上后來他政治斗爭中失敗,棄守江北也成為他的一條罪狀。

    報這種態度的不止范宗尹一個人,皇帝趙構也是這種想法,他還先下詔說“周建侯邦,四國有籓垣之助;唐分籓鎮,北邊無強敵之虞。永惟涼渺之資,履此艱難之運,遠巡南國,久隔中原,蓋因豪杰之徒,各奠方隅之守。是用考古之制,權時之宜,斷自荊、淮,接于畿甸,豈獨植籓籬于江表,蓋將崇屏翰于京都。欲隆鎮撫之名,為輟按廉之使。有民有社,得專制于境中;足食足兵,聽專征于閫外。若轉移其財用,與廢置夫官僚,理或應聞,事無待報。惟龍光之所被,既并享于終身;茍功烈之克彰,當永傳于后裔。尚賴連衡之力,共輸夾輔之忠。”

    詔詞是直學士院綦崈禮起草的,是皇帝先起了開藩鎮的頭兒,讓群臣商討。

    趙構總結經驗,從西周談起,西周分封諸侯,周邊有諸侯拱衛,所以夷狄始終威脅不到周天子。唐朝的藩鎮就是前朝的事情,唐朝建的藩鎮,一個個可是壓著北方草原民族暴打的,比如安史之亂的安祿山,就經常派人去草原上欺負契丹人,還將契丹人的頭領騙來一起殺掉。無事就惹事,但確實很強。

    趙構決口不提西周封諸侯,導致天子大權旁落,名存實亡的結局。也不提唐朝藩鎮割據,引發安史之亂,將盛唐腰斬的憾事。此時趙構已經顧不上了,完顏兀術帶大軍將他追的上天無路下地無門,甚至讓他失去了男人的能力,再也無法生育,他是真的無所顧忌了。相比下次金軍南下在來追他,藩鎮割據并不是不能接受。

    于是希望將荊湖南北路、淮南東西路,京畿東西四路,統統設成藩鎮,朝廷就偏安東南一隅,讓這些藩鎮保護朝廷,他得一個偏安的結局,能成為東晉,也算圓滿。

    詔書一下,范宗尹率先表示贊同,“從官集議分鎮事宜,請以京畿、淮南、湖北、京東、西地方,并分為鎮。除茶鹽之利,國計所系,合歸朝廷置官提舉外,它監司并罷;上供財賦,權免三年,馀令帥臣移用。管內州縣官許辟置,知、通令帥臣具名奏差,朝廷審量除授,遇軍興,聽從便宜。其師臣不因朝廷召擢,更不除代。如能捍御外寇,顯立大功,當議特許世襲。”

    范宗尹一步到位,不但同意設立藩鎮,還提出特許世襲的建議。

    這份詔書能被同意的大背景還有,呂頤浩倒臺了。呂頤浩跟周望一起擔任左右相,不像周望棄城而逃,呂頤浩一直跟著趙構,幫助趙構逃亡。只是之后跟趙鼎產生了沖突,權力相互傾軋,最終趙鼎戰勝了呂頤浩。顯然趙鼎那種必須確認金軍北逃后,才讓皇帝下詔親征的態度,非常符合趙構的想法。于是在斗爭中,呂頤浩最終失敗。說趙鼎老成持重也好,說他比呂頤浩更沒有膽氣也罷,總之他掌握了權力,勢必比呂頤浩更加柔弱。

    這些都造成小朝廷決定放棄江北。

    但小朝廷并不傻,將江北封給一個個朝廷不放心,又無可奈何的武將,主要是一些詔安的流寇,其中就包括這個郭仲威。

    郭仲威的軍隊在平江府潰散之后,流落在太湖一帶劫掠,將郭仲威封到揚州去,一方面是將他調走,另一方面也跟揚州至今仍然遭受金兵劫掠有關。盡管李慢侯將揚州打造的固若金湯,也通過公主私信過皇帝,可皇帝未必肯信,大臣們就更不敢信,天下衰退,他們無法相信憑借揚州一隅就能夠抗擊女真大軍。甚至派郭仲威到揚州,還希望郭仲威的兵力能夠用來幫助揚州防御,也算是一番好意。

    跟郭仲威一起冊封的藩鎮,還有薛慶、趙立、李彥先等人,甚至連投降女真人,這次配合女真人攻城略地的李成都冊封了,李成也順勢在江州接受詔安,就任淮西的舒州、蘄州鎮撫使。另外還有在洛陽地區抗金的地方土豪翟興為河南鎮撫使,在陜州抗金的李彥仙為陜州鎮撫使,總之長江以北基本上全部藩鎮化。

    可是小朝廷連設立藩鎮這件事都做不好,弄的烏煙瘴氣,烽煙四起。他們冊封了大量巨寇,但巨寇未必真有實力,李成這種實力派當然有資格鎮守一方,可有些巨寇,單純只是人多,甚至人數都有很大水分,根本不能打。可當地明明還有更強的實力派,小朝廷不加甄別亂封一氣,結果藩鎮割據還沒抗金,自己內部就打了起來。比如巨寇劉位被封為滁、濠鎮撫使,帶兵進入滁州,但滁州被土豪張文孝占據,張文孝跟劉位一番爭斗,竟然殺了劉位。

    除了派郭仲威任真、揚鎮撫使外,還將揚州的天長軍劃出,劃入高郵,升高郵軍為承州,轄高郵、天長兩軍,軍的地位比縣高;形成郭仲威坐鎮真州、揚州,薛慶坐鎮高郵、天長軍的布局,都位于運河兩岸,戰略地位很重要。高郵、天長以北,則是趙立管轄的楚州、泗州、漣水軍鎮撫使地盤,東北方是李彥先的海州、淮陽軍鎮撫使轄區。

    薛慶高升,李慢侯認了,他辛苦了半天,結果揚州讓郭仲威這個流寇摘了果子,這無論如何是無法接受的,李慢侯甚至做好火并郭仲威的打算。只是之前一直為了攔江戰役大局,不敢輕舉妄動,任由郭仲威率部進入揚州。現在他騰出手了,如果郭仲威聽話,他不是不能容他,別說郭仲威這個受詔安的巨寇,就是張榮這種聽調不聽宣的梁山好漢,李慢侯也容得下。

    回到揚州之后,郭仲威非常低調,主動來拜見李慢侯。李慢侯說在揚州擋住了女真人,說在江面上殺了多少女真人,小朝廷的文官打死都不敢相信,可是郭仲威信,他吃過李慢侯的虧,知道這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狠人。

    郭仲威還不斷表示,不是他想來奪李大當家的地盤,實在是朝廷有命,不敢不從。還表示愿意恭奉李慢侯為大當家,他甘愿做第二把交椅,二人歃血為盟,結為異性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這很梁山!

    但李慢侯沒同意,好意寬慰了一番郭仲威,告訴他既然是朝廷詔命,他當然服從,但眼下該以大局為重,精誠團結,先對付女真人再說。還有誰也不用聽誰的,揚州城里有公主坐鎮,大家都該聽公主的。拿公主鎮住郭仲威,這是李慢侯能想到的最好辦法。

    郭仲威當即表示肯定愿意聽公主的,他算是吃到了背靠大樹好乘涼的紅利,跟著周望,他立馬加官進爵,現在周望倒臺,有個現成的公主投靠,還不上去抱大腿,于是動不動就去給公主磕頭請安,好生殷勤。

    郭仲威的部隊,李慢侯安置到子城,哪里有強兵鎮著,天天讓郭仲威的人看著自己的兵跟女真俘虜打來打去,讓他們掂量掂量自己的輕重。另外子城主要是軍人,郭仲威手下拖家帶口數萬人口,能不能打倒在其次,軍紀太差,放他們在揚州大城中,還不知道會惹出多大的亂子。

    安撫郭仲威部的同時,最緊要的就是抵御開始強攻揚州地區的女真大軍,揚州城外的女真軍隊已經增加到兩萬人馬,還有一萬人馬正在猛攻楊子橋。不在顧慮江南的兀術后,真州的三萬女真騎兵徹底放開了手腳。除了留下一萬,防備和州、無為軍的劉霖部,防備滁州、亳州的張文孝部外,兩萬大軍都投入了揚州地區,顯然這次攔江戰役,讓他們看到揚州事實上成為長江兩岸抗金軍隊的總后勤基地的地位,不擊垮揚州這種規模的全力運轉支持戰爭的城市,他們未來的攻掠會非常辛苦。

    另外撻懶主力對楚州的進攻,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楚州已經快撐不住。多次向朝廷求援,朝廷催促劉光世出兵,劉光世推諉不前,甚至讓文官彈劾的被罷免了官職,只保留了太尉名號,導致劉光世的部隊現在開始被稱作太尉軍。

    韓世忠在黃天蕩、建康水戰中損失慘重,手下大將陣亡頗多,收編了一些長江漁民后,也只有萬把人的兵力,已經沒什么戰斗力,所以趙構允許他修整。但在收復建康等城池的作戰中,立下巨大戰功的岳飛成了朝廷看重的新興力量,于是任命岳飛為通、泰鎮撫使,讓他帶兵移駐泰州,就近支援楚州的趙立。

    可是岳飛竟然拒絕這個任命。
LOL外围 官网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JBO电竞|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官网竞博|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