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一境無敵 > 第八十六章 退釵

第八十六章 退釵

    艷陽天,風光好,是最合適逛街的日子。

    玉涼大街上熱鬧,

    作為大建最富豪的王爺,承王帶數百人入玉涼,而這些人都被請入世子府暫住。隨后大量的建安人就出來逛街了。

    這對于玉涼來說無疑是一次發財的機會,北地的特產,金玉銀器,佛書彩畫,各色小吃,面皮子,涼面,烤串一應事物擺滿大街。

    平日里文廟前的夜市也只在晚上開的,現如今白天也已經早早聚了起來。

    偏巧碰上又是初一,鳩摩羅什寺也正在趕集,十里八鄉的人也匯聚入玉涼,倒是玉涼城最熱鬧的時候。

    又是開春,更加熱鬧。

    玉器店的老板娘還在和繡花的小英聊著趣事。

    “誰想到那是任寶豐的少東家,要是知道啊,那天就不該多嘴,收了多好!哎!”

    “嘻,老板娘,要我說,少帥在那呢,您要是賣的過了,少帥肯定也不會答應。還是不要去惹的好!萬一少帥生氣了,您這小店承受不起!”

    “瞧你說的,可是他銀票都掏出來了,那會啊,少帥都還在看你繡花呢!”

    女子簪了一朵花,笑道:“聽少帥那話都知道是個行家,能騙的了嗎?何況,雖然拿了那么多,也沒賠本啊!”

    老板娘撇撇嘴:“也不能這么說,干咱們這一行的,要是一件出不了十件的錢,那可都是賠的!”

    “嘻嘻,就是賺的少了。”

    “就是!”

    正說著,打門外進來一姑娘,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

    手里拿把劍,一看就是江湖俠女。老板娘殷情接待:“哎吆,這位姑娘,看著什么呀?嗯,瞧瞧這塊玉佩怎樣?水色,質地?這可是安西那邊和田的好玉,羊脂玉哦……”

    女俠凝視老板娘,自懷里小心的取出一塊手帕來,一邊打開一邊說道:“老板娘,你看看,這件是不是你這里賣的?”

    打開一看。

    “哎吆,是啊,這可是我們店的鎮店之寶,前幾天被一位公子不吝千金買走了!”

    “千金?老板娘,我想問問,他多少錢買的?”

    繡花的小英也不由轉過身來仔細打量這位穿著青黑色衣衫的女子。

    這位女俠衣衫材質選用的是上好的江南錦緞絲綢,外表看起來尋常不起眼,但卻是真正的好料子,可以說她這身衣服穿著舒適柔和,外觀并不引人注意,但是卻屬于藏秀于內。

    倒是她的寶劍,拿在手上頗有一番俠士風采,像她這樣中性的打扮在外面倒是很少碰到。不過小英是繡花出身,對衣著也很有了解,自然也知道她這打扮的好處。

    一個女孩子出門會很容易吸引別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千金小姐們,走在大街上,往往會吸引無數惡俗男人們的眼光,如果俠女,那就更引人注意了。但是這位女俠卻懂得掩飾,本就是個漂亮的女子,讓人看上一眼過目不忘。

    為了不讓人注意,她這身衣衫只需要戴個斗笠,立刻就像是街上走路尋常的武俠人士,甚至連男女都看不出來!

    小英倒是知道她是誰,因為有姐妹是成衣店的,她這身衣服也是前幾天姐妹做的,為了區別,姐妹會在袖口繡些花紋來區分別家店的衣服。那衣服,賣的不便宜,也是一位姓任的公子買的。

    祝小涼……

    這衣服的主人叫祝小涼。

    她一雙大眼睛好奇的看著,打問店家這簪子的價格。

    老板娘諳熟于胸,立刻回復道:“哎吆,這簪子可不便宜,姑娘,那位公子買的時候,可是花了十萬兩啊!”

    雙手一個十字比劃。

    祝小涼咬咬嘴唇,罵道:“真是的,亂花錢!這么個簪子哪里能值十萬兩!老板娘,給我退了!”

    “退了!?”

    老板娘搖搖頭,笑道:“姑娘,這可不行。”

    “不行?為什么?你這簪子哪里能值十萬兩!不是騙人嗎?信不信我拆了你的店!”

    看著瞪大眼睛的祝小涼,老板娘絲毫不虛,笑著一捏手帕說道:“姑娘,您別急啊!咱們慢慢說,來坐!小英,去給這位姑娘泡個茶!”

    “不必,把簪子退了!”祝小涼語氣堅定、

    老板娘一邊說一邊請她坐:“姑娘,先坐,這簪子值不值十萬兩,也得看貨色不是?難道送給簪子的那位公子沒有告訴你,這可是金香玉包金的簪子!聽姑娘你是河北人吧?五城的?”

    “嗯,是。老板娘,就算是金香玉也沒有賣十萬兩的吧,你這金香玉才有多少?哪怕是整只簪子都是金香玉做的,也值不當十萬兩。這么大的,頂多就是五六萬兩,那都是最好的了!”

    “哎吆,姑娘也懂些?可是姑娘你看,這金香玉可是赤紅的,你們河北那面可有這樣的金香玉?”

    “這……”這倒是說到點子上了,河北那邊還真沒有赤紅的金香玉賣。但是祝小涼還是反駁了:“就算是赤紅,也不可能賣這么貴,而且我說的是整只的,前年河北出一只綠色的金香玉簪子,在無雙城的賣會上賣的最貴也才三萬兩銀子而已!”

    老板娘笑笑:“祝姑娘,喝茶。您是無雙城的小姐,自然知道這東西的行情!”

    “知道就好!老板娘,這事情我不與你計較,把釵退了,這事就算完了!”

    堆笑的老板娘頻頻點頭卻沒有動的意思,笑嘻嘻的繼續說道:“既然這么說,那祝姑娘,奴家就把話挑明吧!”

    “哼!”祝小涼看到老板娘如此,知道她沒有退的意思,于是把那長劍按在桌子上以作警示。

    但是老板娘依舊不怕,笑道:“祝姑娘,退也不是不能退,可是這行有行規啊!若是買家要退,那把盒子拿來,把東西全部拿來,讓那位簽了字的公子過來退,奴家保準把這十萬兩一兩不少的退給他,可是要是您退,那就不一樣了,他是買我的貨,您可沒買,我怎么能退呢?就是退,也得那位公子來退不是?”

    “這,盒子我沒拿!再說了,誰退不是退?”

    “那,你們無雙城的玉店就能隨便退貨嗎?祝姑娘也是行家吧?”

    祝小涼咬咬嘴唇,竟被這老板娘說的啞口無言。

    ……

    “如果姑娘你賣,我這小店是可以收的,但要是退,還請姑娘把那位公子找來,咱們見面對質,看好這貨物,拿出底單來,上面白紙黑字也有,怎么都能給你退了。”

    倒沒想到這一出的。

    看看這金香玉簪,實在太貴了,拿著燙手。祝小涼更加難受了。

    “哎,傻子!哪有簪子賣這么貴的,讓人騙了!”

    “哎,姑娘,話可不能這么說!”

    祝小涼懶得理她,怒罵道:“你賣的黑心還不讓人說了!算了,懶得理你,我去找他來退!”

    “去吧!”

    老板娘一豎眉頭,拉個臉也不理會她了。

    女俠拿劍準備要走,卻是那位泡了茶的繡女小英端著茶剛上來,笑道:“真羨慕姑娘,我若是你,打死都不會退了這簪子的!”

    “那是你!沒見過點好東西!”

    “俗話說千金贈美人,只為博美人一笑。我們這些窮苦人自然沒有這等福氣了,所以才羨慕姑娘,有這么好的公子喜歡你,甘愿舍得花費千金只為討得姑娘一笑!只是可惜了,姑娘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剛要出門的祝小涼停住了,看著那秀女小英。略有回味之后又回來坐下了,憤憤的說道:“可是你們也不能這么騙他吧!這簪子能值多少錢?十萬兩!以為他家是開錢莊的?

    ”

    老板娘和繡女眨眨眼睛。

    ……

    “就算是開錢莊的也不能這么騙吧!”

    小英奉上香茶,請她喝茶,然后溫柔的說道:“祝姑娘,這簪子多少錢對于任公子來說都是一樣的,他要買的是我們店里最貴的貨,為的就送給祝姑娘你,所以多少錢對他來說都無所謂,最重要,是你喜歡,讓你開心而已!”

    瞬間這玉女小姐姐臉紅了,像是被人戳中了咯吱窩,笑嘻嘻的低下了頭。

    老板娘一個白眼,撇嘴最后露出一臉獻媚的笑容。

    “祝姑娘,能找到這樣愛你的如意郎君可是哪個女孩都夢寐以求的。好羨慕你呀,那位任公子這么喜歡你,你如果把釵退了,任公子會多傷心啊!不如戴在頭上,讓他好好看看,才不辜負任公子一片心意啊!”說著小英笑著要過釵來:“來,我替你戴上!”

    “嗯!”

    “要是再配個步搖就更好看了!”

    “是嗎?”

    老板娘挑了一只,遞了過來:“瞧瞧這枝,海棠依舊,可是這幾年流行的款式,聽說當朝的皇后娘娘就愛戴這個款式!”

    “是嗎?”

    “還有華勝!”

    “這個好看!”

    ……

    不知不覺,祝小涼頭上便插了好幾枝簪子。

    經過一段時間的挑選,終于選定了兩件,價格方面,因為祝小涼比較會談價錢,故而這兩枝金釵二十兩銀子買了。

    選好之后,祝小涼讓她們小心的把東西全部包好,還有那所謂的十萬兩的金香玉釵又讓裝個盒子小心包好。

    隨后又在店里走了一圈,仔細看看,最終把目光停留在了一件雕刻精美的玉佩上面。

    這塊玉成色一般,在柜面最不顯眼的位置擺放,這塊玉佩很大,于是將其拿了起來,仔細看看。

    一看才知道,雖然看起來很大,但是玉質略有雜質,白玉上面有一大片灰色的巖質。不過這些雜質是在玉佩的背面,所以之前并沒有看到,從外觀上看,這塊白玉還是不錯的,只是有了雜質,這玉定然是不值錢的了。

    有些可惜,祝小涼抿抿嘴,很遺憾。

    小英看看老板娘。

    老板娘過來,取了一塊上好的玉遞給她說道:“姑娘,是要送給任公子吧?這塊,本來賣十兩的,你看看,怎么樣!”

    “太貴了!”

    “哎吆,這還貴!”

    “老板娘,那金香玉簪子賺了天行那么多錢,你良心何在?這塊玉你還想要錢?……這樣吧,不給你錢也不合規矩,三錢銀子,你要不賣就算了!”

    “一兩也行吧?”

    “三錢,不賣就算了!”

    “……”

    看到她要走人,老板娘急忙拉住她:“賣!賣!只是姑娘,別忘了告訴任公子,這玉佩是在我這店里買的!”

    “干嘛!?還讓他給你送錢來!”

    “不是這意思,可是我也不能賠本連個吆喝都不賺吧!?”

    “好吧!包起來!”

    丟了三個大子就買了這塊玉佩。

    ……

    看著祝小涼離開,小英不由嘆氣:“真心疼任公子,為祝姑娘花費千金,可是祝姑娘只花三錢銀子,再多一個子都不愿意!”

    老板娘見怪不怪,哈哈一笑:“哎,這就是男人!成親之前大方的恨不得把家產都送給你,等成親之后……你算個屁!”

    小英“……”

    第二日,世子府來了個人,遞了兩千兩銀子給老板娘,說是任公子的結賬。

    老板娘欣然接受。
LOL外围 JBO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