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鐵血幽魂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爭儲

第一百一十七章 爭儲

    肖云峰臉上微微一紅,趕忙岔開話題道:“看你穿的這么隆重,這是到哪里去了?”

    “唉!”聽肖云峰有此一問,嬴軒不禁嘆息一聲,皺起了眉頭。

    “這是怎么了?”肖云峰奇道:“是遇到什么麻煩了嗎?”

    “挨罵了!”嬴軒在肖云峰對面坐下,給自己倒了杯茶,臉色卻難看的很。

    “哦,還有人敢罵你!難道是你父親?”肖云峰問道。

    嬴軒點點頭,說道:“是啊!今日一早父親召見,我還挺高興,畢竟許久沒見他老人家了,也想念的很。誰知道去了之后因為一些政見不和,多說了幾句,就被他狠狠訓斥了一頓!”

    “那你能跟我說說嗎?”肖云峰試探著問道,不管怎么說,他畢竟是天靈界的人,就算是因為關心嬴軒才有此一問,卻也有刺探地靈界內情的嫌疑,所以他問的小心翼翼,只要嬴軒有絲毫猶豫,他便會換個話題,再不會追根問底。

    哪知嬴軒竟連眼皮都沒眨一下,便說道:“還不是因為擴軍之事!唉,云峰你不知道,我仙界今年西郡大旱,糧食減產超過七成,而東府又是暴雨連綿澇的厲害,收成也只有往年的一半,為了讓災民順利過冬,不得不動用了大量的儲備糧。于是我就建議父親暫緩明年的擴軍,這樣就可以省出十數萬精壯勞力加入農業生產,多產出一些糧食,也好補充一下今年儲糧的虧空,否則一旦連遇災年,儲備糧告罄,那是會餓死人的!誰知我七哥卻說我這是要破壞父親的大計,看似為子民著想,實則是想收買人心、圖謀不軌,而我父親似乎相信了七哥的話,不但將我痛罵了一頓,還讓我從此安分守己,莫做癡人之想。”說完,嬴軒已是一臉的凄苦之色,不住地嘆息。

    聽了嬴軒的話,肖云峰不禁沉吟不語,心說這就涉及仙界的儲位之爭了,本不愿插手這種事,可當他看到嬴軒愁眉不展的樣子,心中便有些不忍,盡管認識不過十幾天,可嬴軒的為人還是讓肖云峰十分欽佩的,他也希望像嬴軒這樣的好人將來能有一個好的出路。雖不是親眼所見,但肖云峰卻聽說,有史以來,作為帝魔的兒子,大部分才智平庸的帝子在父親死后會自動降格為庶人,失去貴族的身份,身為曾經的帝子,他們唯一的權利就是可以領到一筆錢,而這還算是好的,至少他們這一生還可以平平安安地做一個富家翁。至于那些有些才能,又曾被議儲的帝子可就沒有這么幸運了,如果不能即位成為下一任帝仙,那他們的下場就會非常凄慘,常常連身家性命都保不住,肖云峰可不想看到嬴軒有一日會死于非命。

    仔細想了一會兒,肖云峰正容問道:“嬴軒,請你告訴我,你一共有幾個兄弟?其中又有哪幾個有可能成為下一任的帝仙?”

    嬴軒說道:“加上我,父親一共有二十一個兒子。至于誰能成為下一任帝仙我可不知道,不過在父親的一眾兒子當中,只有我和我七哥、十哥、還有十六弟四個人得到了足夠的云石可以修煉。”

    這話雖沒有說的很清楚,肖云峰卻也能聽得明白。在地靈界,所謂仙靈的修煉和天靈界的冥師不同,天靈界的冥師是靈人利用從靈獸那里得來的冥珠進行修煉的,而在地靈界,并沒有靈人、智人之分,所有的人都擁有二百五十八道痕印,可以說,地靈界的所有人都是靈人。只不過,地靈界的人用于修煉的介質卻不是冥珠,因為這里并不出產靈獸,而由于人種的不同,地靈界的人也不能使用冥珠進行修煉,能讓他們用于修煉的東西就是嬴軒所說的“云石”。

    盡管地靈界的環境基本和天靈界相同,大部分動植物也是一樣,可是這里卻有一種獨特的植物卻是天靈界所沒有的,而這種植物的重要性卻等同于天靈界的靈獸,那就是“云柏”。云柏是一種高大的樹木,在地靈界很多,幾乎隨處可見,這種植物最大的特點就是長壽,通常來說,隨便一棵云柏的壽命都可以達到上百萬年。跟靈獸一樣,正因為這種植物活的夠久,所以,當其中一些云柏生長了超過千萬年之后,它們便可以像靈獸一般吸收恒星和地磁能量,特別是那些活過了億年的云柏,更是被稱為“仙云”。“仙云”成熟之后,其樹干之內就已經不再是木頭,而是一種樣子跟玉石很相似的物質,那便是所謂的“云石”。地靈界的仙靈們,就是靠吸取云石中的能量,并將之轉化為自身的冥力來增進修為的。不過“仙云”這東西非常神奇,雖說它有著上億年的壽命,但就算差一天沒有成熟,它里面的云石就不能被用來修煉,因為此時仙靈們沒有辦法從中吸取能量。

    要是有人以為云石出自植物就很容易得到,那可就大錯特錯了。事實是云石比靈獸的冥珠要稀有的多,可以說在地靈界最稀缺的資源就是云石,也正是因為云石的數量太少,所以地靈界空有一千多萬擁有二百五十八道痕印的人口,能修煉成高階仙靈的人卻是寥寥無幾、鳳毛麟角,只能和天靈界的冥師數量相當。對此有時候就連肖云峰自己也會覺得很神奇,這個世界實在是公平的很,天靈界空有大量用于修煉的資源,但可以修煉成冥師的靈人卻極少;而地靈界恰恰相反,可以修煉的人多得是,偏偏用來修煉的資源又很稀缺。

    據肖云峰所知,整個地靈界每一年成熟的“仙云”也不過兩三棵而已,就這么一點資源,不但帝仙家族,四王八侯家族還有其他大家族擁有固定的配額會分去一半,剩下的一半還要留給新補充的仙軍官兵。這些士兵在加入仙軍之前只是平民,根本沒有資格得到云石用于修煉,所以要讓他們成為一個合格的仙軍士兵,就要給他們資源讓他們至少修煉成一花仙靈,因為若是仙軍的士兵連一花修為都沒有,那他們跟靈軍之間的仗也就不用打了,等著被靈軍屠殺就好。

    由于資源極其稀有,所以即便是帝仙也只能從眾多的兒子中選擇幾個資質最好的加以培養,而他的接班人也必定會從這幾個人中間產生。嬴軒說帝仙的兒子之中,第七、十、十一、十六這四個兒子得到了足夠的云石,那就說明這四個人便是帝仙刻意培養的對象。

    “那你父親現在最喜歡的帝子又是誰呢?”肖云峰繼續問道。

    “自然是我七哥了!”嬴軒想都不想就回答道:“他一直對父親言聽計從、千依百順,換成是我只怕也會更喜歡他一些吧!”

    “你現在要做兩件事!”肖云峰沉吟著說道:“第一,明天一早就去給你父親認錯,一定要單獨見他,就說不該反對他既定的政策。記住,態度要誠懇,就算不能得到原諒,也不能讓你在他心中的形象繼續敗壞下去!第二,找人將今天的事散布出去,你父親和七帝子的話不用改,但你勸說你父親暫停擴軍的理由要改一下,不能說是為了增加儲備糧反對擴軍,而要說是為了不減少對各大家族的云石供應才反對擴軍的,你聽明白了嗎?”

    “啊?你的意思是??????”嬴軒睜大眼睛看著肖云峰,似乎一時沒想理解他的意圖,但很快他就明白其中的關竅,不禁擊節叫好,臉色也是由陰轉晴,大聲笑道:“我懂了,這樣一來,仙界的各大家族豈不是要將我七哥活活恨死?云峰,真有你的!”

    肖云峰淡淡一笑,說道:“與其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仙界的高階仙靈有九成以上都散布在四王八侯和其他的大家族之中,這才是你父親統治仙界的基礎,若是這些人恨透了你的七哥,那么就算你父親愛死了他的七兒子,只怕也不敢立他為儲吧!”

    雖然肖云峰并沒有參與仙界的擴軍計劃,但他卻能想得到,擴軍可不只是給那些老百姓發一套軍裝那么簡單。既然嬴軒說明年仙界要擴軍十余萬,那么明年仙軍的云石消耗必然就會比往年大得多,可是在云石產量幾乎不變的情況下,擴軍所需的這些云石又能從哪里來呢?當然是從那些大家族的配額中削減出來。如此一來,利益受損最嚴重的自然就是這些人了,從這個角度來看,反對擴軍就是在維護這些大家族的利益,支持擴軍則是在損害他們的利益。肖云峰讓嬴軒做的事就是利用這個機會,盡量爭取各大家族的支持,同時讓他們徹底厭棄七帝子,從而一舉將這個儲位最有力的競爭者鏟除!在肖云峰看來,這個辦法雖然簡單粗暴,卻最是直接和有效。

    此時嬴軒心情大好,便叫隨從吩咐廚房做一些小菜,再拿一壺酒來。肖云峰如今身體虛弱,香霓給他做的飯也都是一些湯湯水水,并不能陪嬴軒飲酒,只是嬴軒心里實在高興,即便是沒人相陪,也想喝上兩杯。
LOL外围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官网竞博| JBO| 竞博官网下载| JBO电竞| 竞博|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