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鐵血幽魂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死之謎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死之謎

    “嬴軒,那天要殺你的是什么人啊,是七帝子派來的?“肖云峰問道。

    “我不知道!“嬴軒說道:”不過無論是誰,總之不外乎老七、老十或者老十六這三個人罷了。我現在手頭并沒有什么實務可做,更談不上得罪什么人,除了他們三個,又有誰會處心積慮地一心想要我的性命!“

    想起那個七花魔靈,肖云峰說道:“那個七花仙靈呢?身份查到了嗎?還有另外三個五花仙靈,只要查出他們的身份,那么誰動的手不就一目了然了?“

    嬴軒搖搖頭,說道:“回來之后,我就派人去核實這些人的身份,可結果卻是一無所獲,這幾個人都不是在冊的仙靈,也查不出他們的來歷!“

    “怎么會這樣!“肖云峰聞言不禁吃了一驚,要知道,無論是地靈界的仙靈還是天靈界的冥師,那都是會有詳細備案的,尤其是那個七花修為的黑衣人,可以算得上級別很高的仙靈了,這樣的人只怕在整個地靈界也不會超過三五十個,又怎么會是個黑戶呢?

    “這個我也想不明白!“嬴軒說道:”不過我派人照著仙靈名冊仔細核對過,仙界在冊的七花仙靈之中卻實沒有這個人,那幾個五花仙靈也是如此,仿佛是憑空掉下來的一樣,毫無線索可尋。“

    “這個并不難!“肖云峰說道:”你們仙界的云石是誰負責開采的?“

    “是北定王啊!“嬴軒答道:”仙云的搜尋、開采、運輸、加工和分配一向都是北定王府主管的事務!“

    “那么北定王和哪位帝子關系最為密切呢?“肖云峰又問。

    嬴軒想了一下說道:“應該是老十六吧!北定王跟我們幾個帝子關系都不錯,不過老十六卻是他的外孫女婿,想來會比我們跟他更親近一些。“

    肖云峰意味深長地看著嬴軒,說道:“如此說來,這件事就已經很清楚了!“

    嬴軒一臉難以置信地說道:“你是說,那些殺手是老十六派來的?可是,我跟老十六一直都很要好啊,他怎么會下這樣的黑手!“

    “唉!“肖云峰嘆了口氣,說道:”所謂重利之下無父子,就算你們兄弟關系再好,可帝仙卻只有一個,不除去所有的對手,他又怎么能坐到那個位子上去?嬴軒,這是生死攸關的大事,你可不要太天真了!“

    見嬴軒還是不敢相信,肖云峰又解釋道:“看問題一定要看它的本質,不要被表面的假象所迷惑。你想想看,無論是誰,想要培養出一批高階仙靈都少不了要用到云石,可一旦開采出來的云石被運到仙都,眾目睽睽之下,想要再做手腳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要想截留一部分云石用于暗中培養效忠于自己的高階仙靈,那就只有在云石的開采、加工和運輸這個三個階段做文章,而整個仙界之中有能力做到這件事的除了你父親就只有北定王,那么你說,做這件事的會是誰呢?”

    “老十六!”聽了肖云峰的分析,嬴軒心里已經認可了他的判斷,直恨得咬牙切齒,說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對他推心置腹,把他當作最好的兄弟,可他竟會做出這種事來,哼,我這就去找他算賬!”說著,嬴軒便要起身。

    肖云峰連忙將嬴軒拉住,說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飯要一口一口吃,事情也要一件一件地做,既然已經知道敵人是誰,就不怕沒有機會對付他們。你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要利用擴軍的事拔掉七帝子這顆釘子,等這件事做成之后,再騰出手對付下一個對手不遲。再說了,你現在手上并沒有真憑實據,若是就這么紅口白牙地打上門去,那么不但動不了十六帝子分毫,反而會打草驚蛇,讓他早做防備,若是他們就此偃旗息鼓、毀滅證據,今后再想要扳倒他們可就難上加難了!”

    “那我該怎么做?難道就這么算了?”嬴軒仍然心有不甘,此次若不是肖云峰兩次出手相救,只怕他到死都不知道是誰對他下的手,死了也是個糊涂鬼,這口氣他實在是難以咽下。

    “當然不會!”肖云峰說道:“從現在開始,你要派人嚴密監視北定王府的一舉一動,在保證不暴露自己的前提之下,盡可能收集他們私藏云石、培養仙靈的證據,等到時機成熟,不需要你親自動手,只要將這些證據往你父親那里一送,那么不但北定王,就連十六帝子只怕也會被你父親連根拔起、徹底鏟除。以我的猜想,十六帝子私下里豢養的仙靈絕不會只有來刺殺你的那幾個,但凡他還在繼續培養仙靈,就不會停止截留云石之舉,想拿住他的把柄并不會太難!”

    嬴軒看著肖云峰,眼中滿是欽佩之意,鄭重地說道:“云峰,你不要回天靈界了好不好?從今日起,你便是我的親兄弟!我可以起誓,如果有一日我成了仙界的帝仙,一定封你為一字并肩王,跟我平起平坐,共享榮華富貴!”

    肖云峰笑著搖搖頭,說道:“嬴軒,你的心意我領了,也愿意和你做兄弟,只不過天靈界我還是要回去的。我如此幫你,一是為了報答你不將我交出去還悉心照料的恩義,二是希望若有一天你成了帝仙,一定要做一個仁慈的君主,千萬不要輕起戰端。除此之外,我別無所求!”

    嬴軒還想再勸說幾句,但看到肖云峰那堅決的眼神,便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因為他知道,像肖云峰這樣的人是絕不會被金錢和富貴所打動的,既然無法改變他的意志,那么再說什么也都是無用的廢話罷了。

    這時,就見香霓小心地捧著一個大大的砂鍋走了進來,嬴軒一看,便皺著眉頭說道:“香霓,你就不能給云峰做一點干的嗎?天天叫他喝湯,我看著都替他餓的慌!”

    香霓將砂鍋放在桌上,狠狠白了嬴軒一眼,說道:“你懂什么?大夫說了,峰哥哥身體還沒恢復,腸胃虛弱的很,只能用這種易消化的湯水慢慢滋補。再說了,你可知道我在這湯里放了多少好東西嗎?哼,說起營養,只怕一百只雞鴨加在一起也頂不過我半碗湯呢!”

    “哦?是嗎?”嬴軒瞇著眼看著香霓,笑道:“這碗湯有多營養我不知道,不過這里面濃濃的愛心我卻是聞得出來,說起這個,別說一百只雞鴨,就算一萬頭牛羊那也是比不了的!哈哈哈??????”

    被嬴軒揶揄,香霓頓時俏臉通紅,故作惱怒地啐道:“呸,還是堂堂的帝子呢,說話這么沒羞沒臊,你再胡說八道,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說著話,卻偷偷瞧了一眼肖云峰??????

    轉眼又過了好幾天,盡管香霓照顧的無微不至,嬴軒也找來了一堆最好的傷藥,可肖云峰恢復的速度卻依舊慢的驚人,眼看快二十天了,不但冥臺只恢復了兩成,就連鎖骨上的箭創也沒有長好,這讓肖云峰郁悶的同時也對化靈丹的毒性更加震驚。抽空問了嬴軒化靈丹的來歷,嬴軒告訴他,這東西的配方的確是帝仙家族的不傳之秘,收藏的也極為謹慎,但十六帝子是深受帝仙寵愛的兒子,想把這配方弄出來也并非是難如登天,只不過他是如何從天靈界搞到那幾種仙界所沒有的原料,嬴軒也不清楚。看來,想要知道夙和等人是如何得到化靈丹,還得從十六帝子那里入手追查。

    這天外面寒風刺骨下著大雪,肖云峰的屋里卻是溫暖如春,說起原因,除了房中地龍燒的旺之外,和一個天仙般的少女坐在這里也是不無關系。這些天來,因為傷勢遲遲不見好轉,肖云峰急的滿嘴冒泡,可香霓卻是成天興高采烈、笑顏如花,一副巴不得肖云峰一輩子都好不了的模樣。

    二人正在閑聊,房門一開,嬴軒冒著風雪走了進來,香霓趕忙替他脫下了披風,撣去上面的雪花,肖云峰則給他倒了一杯熱茶,說道:“看你走的這么急,那件事是不是已經打聽清楚了?”

    嬴軒豎起大拇指,贊道:“想不到云峰兄弟不但腦子好使,這鼻子也是靈得很哪,你說的不錯,那件事我已經問清楚了!“

    “哦?那你說來聽聽!“關心的事有了答案,肖云峰也顧不得和嬴軒斗嘴,趕忙詢問道。目前,肖云峰最關心的便是化靈丹的毒性有什么特點,照他看來,之所以傷勢遲遲無法痊愈,必定是因為藥不對癥的原因,可是要找到管用的治療方法,就必須先弄清楚化靈丹的藥理藥效,而這也正是他催促嬴軒去打聽的事。

    嬴軒喝了一口熱茶,說道:“幸虧我們仙界的典籍收藏的十分齊全,這才從一部至少有十萬年歷史的醫書中找到了關于化靈丹藥理的記載。據書中所述,化靈丹的藥力主要分兩部分,其中的八成是用來破壞云臺,而剩下的兩成才是致人死命的劇毒??????“

    聽到這,肖云峰不禁猛地一拍大腿,大聲說道“我明白了!”

    其實他早就在懷疑,這化靈丹最大的功效就是破壞冥臺,也就是嬴軒 所說的“云臺”,因為無論是天靈界的冥師還是地靈界的仙靈,難以被殺死的原因就是他們擁有強大的自愈能力,除非當場斃命,否則就算他們傷勢再重,只要冥臺不被破壞,就能快速恢復。被攻擊力巨大的招法擊中往往會讓他們當場死亡,而毒藥就算再厲害,也不能在一瞬間將人殺死,這就給了他們恢復的時間,所以說不管冥師還是仙靈都很難用毒藥毒殺。只是這化靈丹卻可以破壞冥臺,等中毒者失去了賴以自愈的基礎,再以劇毒攻伐,自然就可以將其殺死。

    由于曾經被圣靈獸打下山崖,肖云峰已經經歷過冥臺受損的傷害,所以這一次從他發現冥臺受損,就懷疑化靈丹最大的功效就是破壞中毒者的冥臺,而嬴軒給他帶來的消息更是證明了這一點。現在,肖云峰已經明白為什么自己沒有被化靈丹殺死了,那是因為霏雪給他的靈藥在起作用。一種是破壞冥臺的毒藥,一種是修補冥臺的靈藥,二者相互抵消中和,就大大減輕了化靈丹的藥效,這才最終保住了他的性命。冥冥之中似有天佑,幸好肖云峰為了加快修煉進度,不顧霏雪的警告加倍地服用了靈藥, 若是他老老實實地按照霏雪的囑咐服藥,以至于他體內對抗化靈丹的靈藥分量不夠,恐怕這一次他早就一命歸西了。

    嬴軒和香霓都被肖云峰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叫嚇了一跳,嬴軒不解地問道:“云峰,你明白什么了?”

    “啊,沒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一個加速痊愈的法子,這才有點失態,對不住啊!”肖云峰并不想把靈藥的事告訴嬴軒,倒不是他小氣,有意要隱瞞,只是這靈藥是界皇的秘方,他可沒有權利私自做主把這事告訴別人。

    香霓忽閃著她動人的大眼睛,說道:“峰哥哥,你想到好法子了?那你快說出來,不管是什么好藥,嬴軒哥哥一定會給你找來的!”

    “不用!”肖云峰信口胡謅道:“我的法子簡單,從明天開始,只要你每一餐給我做的湯分量再加一倍,不出五天,我的傷保管能好利索!”

    “真的?”嬴軒和香霓不禁同時問道。

    “當然!”肖云峰篤定地答道。

    “這是什么道理?”嬴軒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不能說,不能說!反正到時候你們看效果就是了!”肖云峰莫測高深地說道。
LOL外围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JBO体育| 竞博JBO| 竞博官网|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官网竞博| 竞博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