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鐵血幽魂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痊愈

第一百一十九章 痊愈

    當夜,等香霓為自己蓋好了被子,熄燈出去之后,肖云峰便悄悄爬起身,從乾坤袋中取出一顆靈藥服下,然后盤膝而坐,開始運功克化那靈藥的藥力。

    肖云峰的判斷沒有錯,這靈藥果然就是那化靈丹的克星,服藥之后的第二天,他便覺得冥臺已經恢復了五六成,冥臺一旦恢復,以他的修為,傷勢好的自然就更快,那晚他說要五天可以痊愈都說多了,結果是只用了三天,他便已徹底康復。當嬴軒和香霓看到活蹦亂跳、神采奕奕的肖云峰,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三天之前,肖云峰還連路都走不穩,一副隨時都會升天的樣子,怎么才過了三天,他就生龍活虎了呢?難道果真是香霓的湯起了作用?那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為了證實自己真的已經痊愈,肖云峰叫嬴軒把那個射傷他的“玄門神弩”取來。聽嬴軒說,這弩的拉力非常巨大,不要說常人,就算是一般的仙靈也根本拉不動,若想將“玄門神弩”張開,恐怕只有九花仙靈才能做到。

    拿著那把玄門神弩,肖云峰也不禁嘆服,這東西不但威力大的嚇人,制作也極為精巧。一件能一舉擊穿自己的龍鱗神甲的武器,卻只有臉盆那么大,撐到頭也就兩斤多重,拿在手上就像孩子的玩具一般。

    看著像玩具,可一拉之下肖云峰才發現,這東西還真不簡單,他雙腳踩著弓身,用雙手拽住弓弦,幾乎把吃奶的勁都用上了,這才終于將弓弦掛在了弩機之上。一邊大口喘著粗氣,肖云峰一邊在暗中驚嘆,心說難怪這玄門神弩會有這么大的威力,將它拉開竟比全力打出十記驚天破還要費力!別人看不到,他自己卻是最清楚,為了拉開這張玄門神弩,他已將冥息運到了極致。

    肖云峰心中在感嘆玄門神弩的厲害,而在一旁看他拉弓的嬴軒更像見了活鬼一樣,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肖云峰,他實在是不明白,這個比自己小了十幾歲的家伙是怎么修煉的,為什么年紀輕輕就會有如此可怕的修為。就在前幾天,他親自試過,想要張開這把玄門神弩,可就算他拼盡全力,那弓弦在他這個五花七火的仙靈手里卻像是鐵鑄的一般,根本就是紋絲不動。照這么看,這肖云峰豈不是得有九花仙靈的實力?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即使打娘胎里就開始修煉,在這個年紀也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成就吧!當初肖云峰一掌打死那個七花仙靈,嬴軒還以為那是僥幸,想來那個七花仙靈必定沒有使出全力,這才被看上去像叫花子一般的肖云峰一擊得手,可是現在看來,肖云峰的實力確實遠在那七花仙靈之上。

    嬴軒在一邊咋舌,肖云峰卻沒留意,他又把玩了一會兒玄門神弩,便將它遞給了過來看熱鬧的香霓,說道:“香霓,這個東西就給你防身吧!你一個女孩子,又沒有絲毫的修為,萬一遇到危險那就束手無策。可是有了這個,即便是九花仙靈那也別想欺負你!”說完,他回頭看了看嬴軒,笑道:“嬴軒,我這可是借花獻佛,你不會有意見吧!”

    “那怎么會!”嬴軒爽快地答應著,又說道:“云峰,有一件事我想問你,方便的話你就說,不方便也就算了。”

    “有什么事你問就是了,都是自己兄弟,干嘛這么客氣?”肖云峰說道。

    “你??????到底是幾花冥師,能告訴我嗎?”嬴軒問道。

    “七花!”肖云峰毫不隱瞞地說道:“一個多月以前,我剛到七花境界!”

    “你是七花冥師?”嬴軒有點懷疑。

    “如假包換!“肖云峰說道。

    嬴軒低頭想了想,又問道:“可在你身上我怎么感應不到絲毫修煉之人的氣息呢?“

    “哦,那是因為我有一套冥甲,可以吸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肖云峰如實答道,他本就是一個誠實的人,除非涉及別人的秘密或是面對敵人,否則他寧可實話實說,也不愿欺騙自己的朋友。

    香霓這時忽然插口道:“這一點我可以證明,峰哥哥確實有一件鎧甲,非常漂亮!峰哥哥要是穿上它,那才叫帥氣呢!”回想起初見肖云峰之時,他穿著那套圣冥甲的樣子,香霓的臉上竟然泛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紅暈。自古美女愛英雄,香霓畢竟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而肖云峰不但英俊開朗、修為頗高,還曾救過她的性命,這幾樣好處加在一起,當然會引起她的愛慕之心。

    “原來是這樣!”嬴軒說道:“既然云峰完全康復,那咱們今天就好好慶祝一下。香霓,你熬的湯治好了云峰的傷,算是立了頭功。有道是一勞不煩二主,那就再辛苦你一次,今晚我的廚房歸你指揮,你用什么辦法我不管,總之給我們做一桌可口的小菜下酒就行,你看怎么樣?

    “好啊好啊!”香霓拍掌笑道:“只要你們不嫌棄我燒的菜難吃,那我天天都愿意給你們做飯!”

    嬴軒大笑道:“哦?香霓,只怕你是愿意給云峰燒飯吃吧,而我呢,只不過是沾了云峰的光罷了!否則認識你這么久,怎么沒見你給我做過一次飯呢?哈哈哈哈??????”嬴軒實在是不愿肖云峰離開,但眼見他完全不把權勢和富貴放在眼里,想來只有像香霓這樣的絕色佳人才有可能讓他動心吧,而香霓明顯是對肖云峰有意,所以嬴軒才會時不時拿這事來逗趣,想以此來打動肖云峰。

    香霓滿臉通紅地啐了一口,說了聲:“我去準備晚上的酒席!“便轉身飛奔而去了,肖云峰卻是苦笑著搖搖頭,說道:”嬴軒,以后你能不能不再開這樣的玩笑?這樣對香霓的名聲可不好!“

    若說面對著擁有二界第一美人頭銜的香霓郡主而毫不動心,肖云峰可沒這么高尚,可是每當他被香霓那絕美的姿容所動的時候,就會想起那晚霏雪在他懷中哭泣哀求的樣子:“峰哥,答應我,不要再有第三個了,不要再有了,行嗎?”一想到霏雪凄苦的面容和她的哀求,肖云峰便會硬起心腸,對香霓的殷勤視而不見。前些日子他是實在沒辦法,只好任由香霓照顧,可如今傷勢已經痊愈,肖云峰便打算再逗留幾天之后就回天靈界去了。

    “香霓終究還是個小女孩兒,只要不見面,想來用不了多久也就把自己淡忘了!“肖云峰心里是這么想的。

    看著肖云峰一臉的尷尬,嬴軒不知道肖云峰的想法,生怕真的惹惱了他,便岔開話題,說道:“云峰,前兩日你的傷沒好,我不想讓你操心,有些事便沒告訴你。自從我聽你的,將七哥全力支持擴軍的消息散播出去之后,僅僅幾天時間,仙界各大家族便已經恨透了他,紛紛開始行動,而我七哥原本就很不檢點,做了許多不堪之事,于是他以前的那些舊賬便都被翻了出來。從侵占民田、毆打平民到奸銀婦女、逼良為娼什么都有,光是狀告他行為不法的狀子,仙都判院就收到了上百份。昨天下午,父親把他叫去,不但狠狠責罵了他一頓,還抽了他二百皮鞭,最后父親下令,叫他在十日之內遷往南州居住,永世不得返回仙都,除此之外,父親還命令北定王,從此斷絕對七帝子的云石供應。云峰,正如你所料,我七哥這回算是徹底完了!“

    肖云峰知道,地靈界不似天靈界,所有人口都聚集在靈都一個城市,地靈界除了仙都之外,還有東府、南州、西郡、北亭這四座城市。仙都自然是整個地靈界的首都,所有關鍵部門都設在這里,而其余四城最近的是北亭,離仙都八百里,最遠的就是南州,距仙都超過一千五百里。帝魔把七帝子驅趕到最遠的南州,還停止供應云石,可見他已經對這個兒子徹底失去了信心。

    “這是個好消息啊!“肖云峰微笑著說道:”恭喜十一帝子,你從此少了一個競爭對手了!“

    “你少來!“嬴軒佯做嗔怒,臉上卻掛著笑,說道:”你害我少了一個親哥哥,犯下如此大罪,罰你今晚連干三大杯!“

    肖云峰笑道:“好啊,這個罰酒我愿意喝!“

    “好,痛快!“嬴軒說道:”那咱們就為了我親愛的七哥,今晚來個一醉方休!“

    “成,小人謹遵十一帝子口諭,那就一醉方休!“肖云峰躬身笑道。
LOL外围 官网竞博| 竞博JBO| JBO官网| JBO体育|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体育|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