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主人太全能了 > 第九十九章 事后

第九十九章 事后

    然而沒想到的是,在場的平民們多數生性淳樸,不然也不會聚集在一起罷工游行。像那些陰險狡詐或者內心計較過多的平民,又怎么會出現在游行的隊伍中?將自己陷入如此危險的位置。

    平民們關懷斯蕾塔、擔心斯蕾塔,這真讓她的心亂了。

    觸動不已的斯蕾塔站在馬車頂,深吸幾口氣,手掌向下壓,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真的謝謝大家的關心,不過我的身體不是大家現在需要擔憂的。大家現在正在要面對的,是如何對待眼前這庭院的主人。”

    人群里的平民們面面相覷,剛剛還在發泄怒火的他們,現在竟然將這件事忘記腦后了。

    “我知道這么說不好,可是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夠自我解散,然后回家去吧。臨近冬天,王國的天氣越來越冷,大家出門在外,家里人都在擔心著各位。我知道你們擔心散開后,禮儀官的事該怎么辦?難道就此放過他嗎?當然不會!”

    “禮儀官犯了圣殿信條,圣殿不會容忍他!他還指使自己的隨從殺死了女王陛下的子民!就因為區區毫無頭緒的歌謠?就因為醉酒之人隨口說的一些話?就算我們有錯、我們有罪,也不該是他禮儀官懲戒我們!我們是女王陛下的子民!”

    “我讓大家現在散開回去,是因為女王陛下已經聽到了大家的聲音,就算沒聽到,我也會把大家的勇氣與決心說給女王陛下聽!到時候女王陛下肯定會庇護大家,一定會懲戒這個庭院的主人!我,斯蕾塔,可以在這向大家保證!”

    忽然,站在車頂的斯蕾塔感受到了什么特殊視線,敏感的她順著令她內心不舒適的地方看去。

    原來是禮儀官的庭院樓房,有個人正掀開窗簾正朝她看,明顯也是聽到了她的話語。

    窗戶那人的身材面貌看不清楚,不過視線卻飽含怒火與怨氣,這些斯蕾塔都感受得到。

    看樣子窗戶那人是禮儀官了。

    斯蕾塔昂然抬頭,雙眼犀利的回瞪過去,稚嫩的臉掛上自信的微笑,如同勝利者一般。

    禮儀官站在窗戶旁,面目猙獰、咬牙切齒,他惡狠狠地自言自語:“難道...這一切都是這女孩做的...?怎么會,她看起來還那么小...”

    “若真是這斯蕾塔親手設計陷害我,那我一定要讓她粉身碎骨!!”

    ......

    在斯蕾塔的勸導下,罷工的游行的人群終于逐一散開,大家都往家中的方向走去。

    看樣子都是相信了斯蕾塔說的話,畢竟她向大家保證禮儀官必定會受到懲罰。

    而且斯蕾塔是騎士隊長的妹妹,年紀雖小,可是卻也值得大家相信。

    在另一邊,圣女等人也全程聽到了斯蕾塔在車頂上大聲的發言。

    圣女臉上掛著不可意會的笑容,不懂在想什么。

    “圣女大人,那現在我們還過去么?”

    “過去做什么,平民的暴亂都已經讓那斯蕾塔小姐解決了,而剩下的就交給女王陛下吧。啟程,我們回圣殿。”

    “是!”

    圣女在上馬車的時候,扭頭再次看向車頂上那小身影,不由搖頭。

    這小斯蕾塔,真的不一般啊...

    剛剛發生的事若不是她親眼見到,她都不會相信這些話是從一個10歲的小女孩口中說出來的。

    那些話具備煽動力,具備感染力,明明就一個小女孩,竟然能用話語安撫暴亂的人群...

    圣女甚至不敢接著深想,不管如何,現在終究是在往好的方面發展。

    至于斯蕾塔,還是交給希尼亞去應對吧。

    ......

    三天后,都城的平民歡呼起來,有些平民甚至放下了工作,去到酒館開心喝上幾杯。

    原因很簡單,那便是禮儀官的職務已經被女王陛下罷免掉了,而因為禮儀官在都城沒有職位,也將無法長期在都城居住,便被女王陛下遣返回自己封地。

    而親手殺死酒鬼的隨從,也已經被女王陛下下令拉去行刑臺,砍掉了腦袋。

    雖然大家罷工游行反抗禮儀官,可是也都害怕禮儀官還在都城,怕他心懷怨恨而對大家出手。

    現在就不擔心了,禮儀官估計現在已經在打包行李,準備回到自己封地去了。

    至于他在封地如何作威作福,那也與都城的大家無關。

    畢竟封地交給貴族后,封地的管理權也將是貴族的,而都城的大家,依舊是女王陛下的人民。

    這個結果都城的平民很滿意,雖然依舊有些不知足的平民說為什么不處死禮儀官?不過大多數人也都是聽聽而已,畢竟哪有絕對的公平,貴族又如何能輕易被處死,女王陛下能做到這一步已經是很愛戴他們的。

    而大家更開心的,便是斯蕾塔私下放出話來,只要大家在城區受到了什么不公平對待,在上報各自城區的執法官而得不到好的解決時,都可以派人來到騎士隊長家。

    意思很明了,便是平民若是覺得自己受到了屈辱,并且城區的執法官辦事有問題,都可以尋到斯蕾塔那尋求幫助。

    大家感覺生活似乎升起一些安慰,甚至內心低處還有著什么東西讓他們對生活更加充滿希望。

    似乎大家的生活,會在變得越來越好。

    而斯蕾塔那邊,她本是不想說出這些話的,畢竟這些話要負擔的責任很大,她一個人不敢去承擔。

    可是在獲得眾多平民們的追捧與愛戴后,她覺得這一切都可以得到利用,為了穩固大家對騎士隊長家的信任與支持,那些承諾還是有必要說出來的。

    相信只要哥哥兩年后回到都城,面對的不再是冷漠無情的平民了。

    也因為這些事的發生與改變,貝雷絲家族的人在都城走動時,也都會受到平民們的夸獎,畢竟姑且在為騎士隊長家做事的家族只有貝雷絲他們。

    為此貝雷絲家族的人,對效忠徐沐一家人更為忠心了,辦事也更為遵從。

    而爾藍呢,她卻萬萬沒想到,她之前與斯蕾塔曾有過私下的談話,便是斯蕾塔問過她,人一生的追求是什么?

    當時爾藍回答的是尋個好人家嫁了,然后安穩度過一生。

    沒想到她成為騎士隊長家的隨從這件事被傳播了出去,隨后去她家跟她父母提親的人一抓一大把。

    爾藍根本沒想到自己會變得如此香餑餑...

    雖然獲得那么多男子的追捧,內心也很竊喜,不過爾藍是知曉情況的,現在并不是合適成家的時候。

    至少也得等她努力兩年,直到徐沐歸來看見了她的努力,到時候她真獲得主人家賜予的貴族徽章,那到時候在與人結婚不遲。

    畢竟這兩年里到底會發生什么,誰也不知道。

    或許在明天自己一不小心惹斯蕾塔發脾氣了,那佩戴貴族徽章的權力也收了回去,這也不奇怪。

    只希望在這兩年里,她能夠做得更完美,更能得到斯蕾塔的認可。
LOL外围 竞博|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体育|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电竞|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