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四界凡塵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發狂(二)

第五百二十七章 發狂(二)

    “你怎么不跑?”

    雖然就苗一婷留在原地的結果,韓土很是滿意。但更讓他好奇的是,后者為什么會傻愣愣的留在原地。

    苗一婷的手本來搭在韓土的肩膀上,聽到他這么問后,頓時抓的更緊了。

    “我知道韓師哥會來救我。”

    ……

    聽到這話,韓土腳下一個闌珊,險些絆倒在地。

    苗一婷感受到韓土的變化,當下臉色一紅。思緒不禁回到先前,那雪花剛剛飄落的時刻。

    ……

    一炷香前。

    苗一婷正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就當她準備朝著記憶中韓土所在位置移動的時候,卻突然被鏡靈強行拉入了思維世界。

    在這個世界中,所有的一切都和外界一樣,唯一不同的是,那本來隨風飄落的雪花,此時卻停在半空之中,猶如定格一般。

    “鏡靈前輩,您找我有事?”

    聽到這話,一個身著黃色連衣裙,長相可愛的小蘿莉從空中緩步而下,沒好氣的說道,

    “遇到危險了,知道叫前輩了?”

    嘿嘿……

    苗一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趁著周圍靜止之際,苗一婷沒有著急去尋找韓土的位置,而是打算先朝著來時的方向,看看能否成功離開雪域。

    在思緒之中,她的速度甚至要是韓土的速度,只此幾步,便已經到達了百丈之外。雪域的邊境已經是若隱若現,可就當苗一婷打算再踏前一步,并確認一下時,卻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再前進一步了。

    就在這時,一雙小手卻突然從苗一婷的身體里伸了出來,緊接著便在扭動的同時,將半個身子探了出來。隨后雙手用力一撐,便從苗一婷的身體中鉆了出來。

    “你啊,關心則亂不是,竟然連思維世界的邊界都忘了嗎?”

    苗一婷一愣,隨后才反應過來,自己竟然已經跑出這么遠。

    既然已經無法再向前一步了,苗一婷只好不甘心的回到自己的身體中,并離開了思維空間。與此同時,韓土已經跌跌撞撞的跑了過來,并撞在了她的身上,這才發生了后續的一幕。

    一路上,韓土并沒有說話,只是不停在奔跑。眼下,只有離開雪域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其他的,無論是有關于人還是物的事情,等到出去后,都有足夠的時間去詳談。

    在剛才的話語中,韓土能夠確認苗一婷對自己的異樣心思,雖然遠不及伴侶之間所謂的愛。但至少要相比于尋常師兄妹間要更進一步,等到離開之后,若是真的合適,韓土或許也是嘗試追求一番。

    畢竟這修仙一生,數百年的時間,可不是獨自一人便能熬得過呢。先前倒還不覺得,可自從進入練氣十二層后,修煉之中那半睡半醒的感覺已經徹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時無刻的清醒,要知道,想要在全程清醒的過程中,周而復始的完成吸收靈氣提升修為的過程,會有多么的枯燥乏味。

    如果不能修仙的凡人想要體會這種感覺的話倒也簡單,只需要將雙手在胸前平攤,掌心向上。隨后一只手心反轉,一息后另一只手同樣如此。接下來便是要數以百計的周而復始,每一個動作都要精益求精,不得有絲毫馬虎。當連續做上一天的時間后,或許就能感受到修仙的一絲無趣吧……

    “奇怪……”韓土嘟囔一句。苗一婷因為正在其背上的原因,倒是將其聽了個正著。

    “怎么了?”

    韓土眉頭微皺,言語間滿是疑惑之意。

    “正常而言,現在應該已經出了雪域才是,可為何還在這雪域之中呢?”

    現在的情況是,韓土與苗一婷的視線被完全封鎖,只能憑借著自己的感覺與先前的記憶逃離雪域。

    可按照距離而言,就算在路線與方向上會多少有些偏差,但就算如此,以這樣速度而言,也應該出了雪域才是。

    苗一婷也感到納悶,當時她利用思維空間去探索的時候,明明在離開冰塔一段距離后,在視線方面已經是恢復的差不多了,不應該像現在這般大雪皚皚才是。

    想到這,她心中的疑惑說了出來。當然,有關于問心鏡與思維空間的事,自然是只字未提。

    聽到苗一婷的話語,韓土陷入沉思之中。很快,他便突然停下腳步,心中頓時驚愕無比。按照苗一婷所說,只要在脫離冰塔一段距離后,便可以恢復視野。那自己從始至終都為恢復視野豈不代表著?

    韓土猛地回過頭,并看向自己的后上方。果不其然,那里赫然有一雙明亮的眼睛在盯著韓土猛看,并在發現后者注意到它時,人性化的將瞇了咪眼睛。而那明月則化成了一條光線。

    呵呵……到此為止了嗎……

    或許是那冰塔挺直了玩弄之心,韓土只覺得先前還能面前抵擋住靈氣的流失,可就在剛才自己回頭,并與對方四目相對時,身體之中的靈氣卻在一瞬間被吸收的干干凈凈,連一絲都不剩。

    而自己仿佛看到了對方那似笑非笑的模樣一般,隨后便昏睡了過去。

    在韓土昏迷后,苗一婷還未來得及進入思維空間,便已隨著韓土一同睡去。頓時,這雪域再次恢復以往的姿態,那肆虐的暴風雪在一瞬間便歸于平靜。

    當韓土恢復意識,卻還尚未睜開雙眼時。他感到自己懷中似乎有某個柔軟且光滑無比的東西,并且因為抱著很舒服的緣故,他竟然還下意識發力,將對方緊緊抱入懷中。

    此時的他似乎已經忘記了先前發生了什么事,只覺得自己正在做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并沉醉于其中,無法自拔。

    ……

    不知過了多久,韓土終于慢慢清醒過來。先前舒服的感覺也在此時消散,留下的只有一陣陣的頭痛。

    “嗯。”

    韓土的耳邊突然想起一聲輕嗯,言語間滿是誘惑之意。可此時的前者顯然已經恢復了意識,并記起了先前的事。

    他下意識將懷中之人放開,并站起身來,警惕的看著四周。

    無論是修仙者還是武者,當身處一陌生環境中,首先要做的事,便是觀察周圍,并在第一時間發現對自己威脅最大的目標或事物……
LOL外围 竞博| 竞博lol| JBO体育| JBO体育| JBO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