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穿成了小說昏君大反派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引蛇出洞

第二百三十八章 引蛇出洞

    正想的興奮,聽到外面的回答居然是“七八分確定”,不由勃然大怒,“一群混賬,七八分確定,七八分算什么確定?!”

    隨即又不耐煩的道:“算了,進賬來說話。”

    又指著殷冠楠朝門口的護衛道:“把她給孤待下去好生安置,別讓她跑了,否則拿你們是問。”

    一眾護衛不敢怠慢,連忙進來朝殷冠楠道:“女郎,隨吾等來吧,莫使吾等為難。”

    殷冠楠聞言心下雖然嘆息,卻也難免稍微松了一口氣,至少暫時算是過了一關。

    點點頭,把那包毒粉又重新放回了藥箱內。

    這是當初師叔特意制出來給她防身,但不到萬不得已她真不想用。

    因為師父當初說過,醫生的使命是治病救人,用毒害者不是良醫。

    雖然師叔完全不同意。

    按照師叔的意思……亂世之中,需要殺的人遠比需要救的人多,殺人就是救人。

    醫只能醫一人之疾,而毒卻可以醫這世間之惡。

    她也不知道誰對誰錯,但是她還是愿意相信師父的更多一些。

    點點頭隨著護衛出了營帳,又被帶入另一座營帳。

    那些護衛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對她倒是比之前客氣了很多,但是卻也看得很緊,想要逃走看來不可能。

    殷冠楠不由得一籌莫展。

    難道還是要用毒嗎?

    她很清楚師叔給她的那些毒粉只要一點就可以把這些看守的護衛全部毒死,甚至把這一座大營的人全毒死也用不了多少。

    但是那樣一來,以后見了師父要怎么說呢。

    而且我自己也不像殺人。

    “對了,師叔的毒經中好像也有不致命,只是會讓人昏迷的……”

    殷冠楠忽然心中一動,隱約想起小時候也曾被師叔強行看過師叔的那本毒經,雖然已經很久了,但是毒經中的內容她倒是還記得不少,其中就有一種名為“大夢千年”的毒。

    雖然是毒,卻并不致命,之后使人無知無覺。

    記得連師父都對此毒,或者說此藥頗為贊嘆,稱之用之為正當為良藥。

    而師叔則在旁邊嘲諷道:“是藥皆有毒,何來良藥,只有良毒而已。”

    而之后兩人自然又是一番辯論,或者說爭吵,最后不歡而散。

    而后她便再也沒見過師叔,再之后連師父也一去不回。

    想到此處,她眼圈不由微紅。

    她從小便是孤兒,被師父和師叔撫養長大,兩人便如她父母一般。

    可是如今,兩人卻都先后渺無音訊,她尋找半年也毫無結果,如今自己卻困頓在此。

    一時間不禁悲從中來。

    不過她隨即便止住了眼淚。

    一面打開藥箱,看看所帶的藥材能不能配出此藥,一面開始回憶起“大夢千年”的配方。

    正因為師父和師叔當年的爭執,使她如今依然記憶猶新。

    藥材很快便找齊了,雖然有兩種沒有,但是她卻在腦子里模擬出了替代之物,還好這兩樣替代之物她身上是有的。

    這樣配出來的要雖然藥效會有所偏差,但是應該也夠用了。

    當即也不耽擱,咬著嘴唇便匆忙開始配藥。

    但是配到一半卻忽然停了下來,“我這樣使用此藥,到底是用之為正還是為邪呢?”

    忽然之間卻聽外面亂亂哄哄,似乎有大批的人馬在調動。

    隱約間還能聽見那七殿下呼喝的聲音,“汝等聽好了,那皇帝趙信如今就在城中,汝等建功立業的時候到了,誰能抓到皇帝就是大功一件,到時候孤一定會重重有賞!”

    但是卻沒有聽見兵卒的回應。

    營帳內殷冠楠并不知道其人口中的皇帝,便是之前在城門口遇到的那位趙仁言。

    只是感覺有些恍惚,暗暗納悶,“皇帝居然可以隨便抓的嗎?皇帝不是天下最大嗎?”

    很顯然那些士卒也同樣心中納悶,因此趙當喊得興奮應者卻是寥寥。

    而趙當卻依然在興奮的呼喝,“汝等都聾了嗎,還是啞巴了?

    一群廢物,孤告訴你們,此事不止有我們,還有阿賀那個混蛋,居然還藏在城內。

    連父王的旨意都不尊了,簡直是混賬之極,回去之后一定讓父王奪了他的儲位,嚴加懲罰。

    你們都別給我懈怠,若是讓阿賀搶了先,孤饒不了你們!”

    這番喊話比之前更加亂七八糟,連殷冠楠這種完全不懂這些事的人都感覺這位七殿下說話真是前言不搭后語。

    不過這一次卻好像有人反應過來了,開始呆頭呼應,然后其他人也亂哄哄的跟著喊起來。

    感覺好像士氣高漲了不少。

    殷冠楠只是暗暗搖頭,不過她現在自顧不暇,哪有心思去想那位皇帝的事。

    倒是外面這一番裹亂,沖淡了她心中的糾結,咬著嘴唇,又開始小心翼翼的搗鼓起來。

    “不管了,大不了回頭被老師罵一頓,反正我常常挨罵!”

    這樣一想禁不由笑了起來,有種偷偷干壞事的感覺。

    ……

    不說殷冠楠這邊如何。

    卻說阿當這這邊早有各方暗探都在盯著,其中自然也包括唐思如等人,所以他這邊一動,其他各方里面就都曉得了。

    趙信也在第一時間就收到了消息。

    不過卻沒有絲毫擔憂,反而哈哈一笑,對南珞瓔道:“珞瓔不是愁著阿當會依行轅防御嗎,現在好了,他已經出來了。”

    “全靠陛下妙計。”

    南珞瓔早就在等這一刻了,聞言人已經站了起來,顯得有些興奮。

    趙勉和趙琬聽說,隱約已經猜到趙信忽然到來,一半是為了收拾他們,一半怕也是故意以自身為誘餌,引誘趙當出營。

    解除對方的地利優勢。

    只是看趙信的意思居然是要南珞瓔來統兵作戰,心中不由得有些驚訝。

    不過卻也不好說什么,只是不知真假的擔憂道:“可惜,趙當這來的有些太快了,錢先生他們都還沒來得及趕回來!”

    趙信呵呵一笑看了兩人一眼,心中也不知道,這兩人的憂心有幾分真假。

    怕是表面憂心,心里正幸災樂禍吧。

    不過趙信也無所謂,微微一笑道:“無妨,我命他們去招攬那些豪強本來就不是為了對付阿當,只是為了確保這些人不會被躲在暗處的阿賀所用罷了。”
LOL外围 竞博| 竞博| 竞博体育| JBO官网| 竞博| JBO电竞|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竞博|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