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風浪幽歌 > 第二卷·烈火綻放血江 第53章 柳明月負氣而去

第二卷·烈火綻放血江 第53章 柳明月負氣而去

    可葉清風沒有表現出猜忌,只是轉移話題說。 “烈焰,那不行,就讓全國人民去櫻花渡吧? 櫻花渡地域遼闊,還可以耕種,我們一起抵抗摩西古,總比在這冰天雪地,人口不斷流失強啊!”

    烈焰爾德聞言,默不作聲,大約過了三分鐘后,冷烈的目光對上了葉清風的眼。

    葉清風被這個目光看的身體一陣陣不自在,豈會不知道烈焰爾德理解錯了。不過人家懷疑是正常,人口是一個地區的重要力量,尤其是責任重大的附屬國。

    遂向前走了幾步,也坐在了地板上,看著烈焰爾德繼而又說。 “烈焰,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不想光明國人口全部流失而已,或許你找到了啟動太陽寶珠的方法,在呼吁民眾返鄉,我可以向尼拔爾申請這個事。”

    烈焰爾德搖了搖頭,抓起身邊的一根柴,揮手扔進了火爐里,目光軟了軟,深嘆了一口氣又說。 “算了,我相信我自己會啟動它的,你們來的目的,不是來讓我一起抵抗摩西古么?這事兒也沒有那么簡單,我根本無法做主。”

    “哦?” 葉清風又是疑惑了,問道。 “國爵不再,爵子不能決定事情嗎?”

    “呵!”

    烈焰爾德苦笑道。 “如果是那么好辦就好了,就算我同意,那也得說服光明國群臣眾將同意,才會有人和咱們一心。我又不是尼拔爾,一瞪眼睛別人都不敢反抗,你身為大將軍,這點道理都不懂嗎?”

    葉清風聞言,腦海里浮現出一個畫面,就是那日尼拔爾封自己為大將軍,卡西迪還不同意,其實當時所有士兵都不同意反抗摩西古,不過是被自己的強大震懾住了,不敢說而已。

    烈焰爾德身為爵子,國爵突然消失,群臣之中肯定有人覬覦國爵位置,他這個時候不能提出這種強硬的決策,要不屁股沒坐穩,很容易被人掀下高座。

    思索片刻后,葉清風繼而說。 “那我盡快去會會這些群臣,我覺得以我的口才和武力,對付他們應該不成什么問題!”

    烈焰爾德之前他聽過傳言,葉清風拜將時也有很多人不同意,不過都被他鎮服了,遂抿了抿嘴笑道。 “行,那就明日朝會,如果你真的能讓群臣眾將心服口服。那光明國和櫻花渡一起抵抗摩西古,我也會追隨墨拉王。”

    一天時間,溫暖的殿中,葉清風和烈焰爾德坐在火爐旁聊的有聲有色,時而酣暢大笑,時而推杯換盞,不時,天就暗了下來。

    三人被安排在一間華貴的客房中,婢女留下一個火盆后,葉清風摟著柳明月,沉沉的睡去。

    清早,葉清風被激昂的吵架聲驚醒遂,起身揉了揉眼,屋子里下人隔在兩個女孩的中間,柳明月和花蕊面紅耳赤,都怒不可遏的看著對方。

    葉清風心底一驚,迅速穿好衣服,跑到柳明月的面前問道。 “明月,你這是怎么了!怎么跟花蕊生氣呢?”

    哼!

    柳明月瓊鼻撅起,玉指指著花蕊,惡狠狠說。 “清風,之前我還以為她可憐,你知道我對危險的感覺特別強烈,我睡夢中睜開眼,卻見這個花蕊,手里拿著一根針準備刺你呀!”

    “什么?” 葉清風聞聽,心頭一震,轉頭看向花蕊問。 “這是真的嗎?”

    花蕊也是氣的臉通紅,皺眉嘟嘴,雙眼已經滿含淚花,嬌嬌說。 “清風,你就聽她這么誣陷我?分明是她夢游,我睡覺的時候被她一巴掌打醒!如果你們不相信我的話,我就走好了,天大地大,還沒有我生活的地方嗎?”

    話語落下,花蕊轉頭便向門外走去,背對著葉清風,臉上也浮現出一抹猜不透的笑容。

    這時,葉清風伸手拉住花蕊手腕兒,柔聲說。 “小蕊,別走了,你出去之后又怎么能生活呢?不是說好就跟在我身邊照顧我么?”

    花蕊轉頭,兩行淚直接流了出來,嘟著小嘴委屈說。 “那柳明月懷疑我怎么算?我就這樣被人懷疑?我心里也是過意不去的!”

    聞言,葉清風惡狠狠瞪了眼柳明月,怒斥道。 “明月!你怎么可以懷疑花蕊,他怎么可能會用針刺我?”

    柳明月被喊的一愣,這么多年,葉清風還是第1回對她喊,眼淚瞬間沖入眼眶,顫抖的手指指著花蕊,聲音也尖銳了許多。 “清風,難道說你不相信我?相信她嗎!你混蛋!”

    這句話,柳明月因為著急,沒有組織瑪雅娜語,而是用漢語直接喊了出來。

    葉清風聞言深吸了一口氣,眉頭擰得跟麻花一樣,眼神直勾勾的瞪著柳明月,用漢語,更大的聲音回喊著。 “明月,你在我心中永遠是第1位!還記得那天那個巫師嗎?”

    柳明月身體一僵,都說心有靈犀一點通,這才明白,葉清風這個怒視的表情,背后應該是有故事的,遂也裝了起來。 “哼!還用外國話罵我!根本聽不懂!有本事你再罵一遍!”

    葉清風食指指著柳明月的鼻梁,雙眼瞪的很大,用漢語吼道。 “明月,我怎么會不相信你?你就是我的命啊!黃鎮那個巫師水晶球呈現這個女孩的畫面時,我就覺得這個花蕊不對勁,她的出現實在是太巧了。你委屈一下,她只是個尾巴,我要看看前面是狼還是狐貍,放長線釣大魚!”

    停頓片刻,葉清風依然是相同的語言,指著柳明月瓊鼻吼道。  “委屈你一下了!明月!你回去和尼拔爾爺爺說明光明國現狀,讓他送賑災糧!你就在花都等我吧,我們保持這個狀態,這段時間不要露餡了!”

    柳明月也是天生的戲子,淚花簌簌流淌,猶如小花貓一般,看上去簡直讓人忍不住摟在懷中,嘟嘴用漢語說。 “哼!等著回家!我讓你跪搓衣板,跟我得瑟!天兒這么冷,我還得飛回去!你注意安全!”

    話語落下,柳明月氣得一跺腳,不過心里卻是暖暖的,憤怒的吼著。 “混蛋!我再也不想見到你了!你就和這個花蕊過吧!臭混蛋!”

    說著,柳明月隨手抓起一件裘袍,意念一動幻化出4條雪白的羽翼,霎時間沖出門口,消散在天際中。

    下人們被柳明月突然變身嚇了一跳,不過還沒喊出來,就被快步跑進來的人打斷了喊聲,齊齊跪下。 “爵子!”

    烈焰爾德得知柳明月和花蕊吵了起來,快步向這里跑準備拉架,可是還是晚了一步。遂走到葉清風面前,有些責怪的說。 “清風,我能看出明月非常的愛你,你怎么不可以不相信她呢?”

    葉清風目光緊鎖,一把拉起花蕊的手,轉頭對烈焰爾德說。 “我和柳明月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她什么性格我太了解了,她比較自私而且很容易撒謊,先不用管她,她愛去哪兒去哪兒,你不理她幾天她就自己回來了!”

    話語落下,葉清風轉頭揉了揉花蕊的頭,替她擦了眼角的淚,溫柔的笑著說。 “小蕊,你不要往心里去,明月就是那個性格,估計是夢游了,去洗漱吧!”

    “嗯!” 花蕊乖巧的點了點頭,雙腮微紅,轉頭便跟隨婢女,走出了房間。

    葉清風平復了下心情,說。 “烈焰,你說的朝會幾點鐘開始?我真的有些想看一看,你那些群臣是什么樣的能人。”

    “好!總之你要小心一些,那些文人怎么說都覺得自己有理。” 烈焰爾德無奈的擺了下雙手。

    不時,葉清風跟隨烈焰爾德,在侍衛的護送下,穿過一排排的建筑,來到了一處宏偉的建筑前。

    抬眼望去,先不說整個國爵府有多大,就說殿前廣場,就足足能裝下一個櫻花渡國爵府,面前的臺階粗略的估算,應該有200階,10米之上,一個如同碗扣著的建筑呈現在兩人眼前。

    根據兩旁威武聳立的一排排士兵,和那沒有雪的臺階,葉清風不用問也能猜出來,這里應該是光明國的大殿。

    烈焰爾德走進大殿,群臣直接跪了下去,右手捂住左胸,齊齊喊著。 “爵子千秋千載!爵子千秋千載!……”

    昨天下午的聊天中,葉清風才弄明白,這個世界的敬禮方式,就是單膝跪地,而文臣是右手捂住左胸,武將是左手捂住右胸,之前他一直都弄錯了。

    烈焰爾德面容很冷,淡淡的一揮手,腳步并沒有停息,霎時間群臣起立,整個大殿震耳欲聾的喊聲,戛然而止。

    葉清風站在大殿中央,抬眼望去。光明國大殿金碧輝煌,不愧是最繁華的附屬國,四周墻壁仿佛琉璃制成,流光溢彩,周圍裝飾更不可一言而語。

    大殿之上,一顆金燦燦的大球吊在棚頂,顯然不是用金幣可以衡量的東西,葉清風粗略估算,那個大球,如果制成金幣的話,千萬顆不在話下。不過這對于土壤肥沃,一年四收的光明國來說,顯然是九牛一毛。
LOL外围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