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叩問仙道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紙鶴

第一百三十二章 紙鶴

    木屋中。

    她用靈力清掃了無數次,房間里似乎還殘留著另一個人的氣味。

    晨煙仙子衣著整齊,端坐在蒲團上,蒲團前面掛著一個人的畫像,不是東陽伯。

    本來按照功法的要求,她現在必須立刻閉關入定,借邪功和此人元陽,追索突破的一絲契機。

    但她卻一直這么枯坐著,雙目迷茫,沒有焦點的目光落在畫像上,神色有些怪異,似乎在和什么做掙扎,最后對著畫像喃喃問道:“師父,徒兒修煉邪功,傷害無辜之人……是徒兒做錯了么?”

    畫像是死物,自然不會給她答案。

    木屋里寂靜無聲。

    片刻之后,晨煙仙子突然直起身,迷茫散去,一臉堅定。

    她猛然攤開手掌,掌心竟是十幾根細若發絲的銀針。

    ‘嘩!’

    隨著晨煙仙子手掌一揮,那些銀針倏忽散開,銀針上寒光閃閃,針尖散發著一絲絲寒氣,木屋中的溫度也陡降了幾分。

    這些銀針懸于半空,遙指她身上各個穴位,其中以頭上的穴位最多。

    接著,晨煙仙子手掌變幻,打出一道道神秘符文落在銀針身上,只見銀針愈發晶瑩剔透,上面符文流轉,無比玄奧。

    ‘咻咻……’

    一根根銀針落到她身上,深深刺進穴位之中,她依然面無表情,似乎感覺不到絲毫痛楚,當最后一根銀針落到她頭頂,即將刺進百會穴之時,晨煙仙子突然遲疑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

    銀針懸浮在她頭頂,無法寸進。

    晨煙仙子屈指一彈,一道靈力在面前化為一張紙,接著那張紙自動折疊成一只紙鶴。

    幽暗的木屋之中,紙鶴扇動雙翼,灑下點點星屑,圍繞著晨煙仙子飛舞,發出清脆的鶴鳴,似乎在感念自己的造物主,無比雀躍。

    看到調皮的紙鶴,始終面無表情的晨煙仙子突然展顏笑了一下,嗔怪的在紙鶴頭頂上點了點,無聲在它耳邊耳語的幾句。

    片刻之后,紙鶴點著紙折的腦袋,輕聲啼鳴,從窗欞飛出去。

    ……

    少華山頂。

    險峻獨峰幾乎刺進九天罡風,白雪皚皚。

    山頂乃是少華山靈脈匯聚之處,靈氣濃郁到極點,但在雪山之巔,僅有一座洞府,就是少華山元嬰祖師東陽伯的靜修之所。

    除了時刻不停的寒風呼嘯,山頂再無一絲雜音,少華山弟子絕不敢來此處侵擾祖師。

    突然,遙遠的天際有一點星光飛至,星光中是一只巴掌大小的紙鶴,在罡風中努力飛到那座洞府前,洞府大門無聲開啟,一只靈力化作的大手把紙鶴拘了進去。

    洞府中。

    東陽伯捏碎紙鶴,哂笑一聲。

    ……

    秦桑剛走出木屋,眼前景色陡然變換,毫無抵抗之力,被挪移出島外。

    接著便見小島上云氣升騰,眨眼間便將整個島嶼遮蔽住了,云霧之中有玄光閃爍,最后整座島嶼竟徹底消失在秦桑視野之中。

    原地只剩幽幽水波,一覽無余,小島無影無蹤。

    秦桑心知是島嶼的主人把大陣開啟了,這座洞府將徹底封閉。

    他從腳下的湖水中看到自己現在的樣子,活活比之前老了幾十歲,臉上忍不住浮現出一抹苦笑。

    昨晚的春光絕對稱不上旖旎,他現在記憶最深的,只有最后的無助和恐懼,體內的元氣像決堤了一樣傾瀉出去,他只能干看著,毫無反抗之力。

    幸好對方手下留情,在玉液即將枯竭之時主動停了下來,并且反手幫他閉鎖元陽,穩定玉鼎。

    一身修為岌岌可危,但還有彌補的機會。

    感受到自己氣海中所剩無幾的靈力,以及全身無處不在的虛弱感,秦桑勉強凝聚靈力,正要催動飛天梭,找一個無人荒島上,煉化九陽丹。

    就在這時,眼前突然閃過一道銀光,那艘飛舟又不知從哪里冒了出來,懸停于他面前。

    秦桑面色微變。

    昨晚發現麻勿真人換成了晨煙仙子,他就意識到這其中必有貓膩,連掌門都不知內情,他作為惟一一個知情人,會不會被滅口?

    晨煙仙子是將要結嬰的高階修士,一個指頭就能將他抹殺,最后不僅沒殺他,而且遵守了諾言,沒有徹底毀掉他的根基。

    如果要滅口,不用這么大費周章,讓秦桑心下稍安,但還是不敢拿小命去賭。他本打算找個地方先把九陽丹服食,穩定住氣海,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返回自己的洞府,就此閉關苦修,或者干脆遠遠逃走,觀望一段時間再做決定。

    卻沒想到飛舟一直等在島外,以他現在的狀態,跑也跑不掉,不容他多想。

    踏上飛舟,重返少華山。

    飛舟又將他放到之前那座洞府中,方才揚長而去。

    虞掌門像聞見腥味的貓,緊接著便御劍而至,看到秦桑的臉色,被嚇了一跳,急聲道:“秦師弟,還不速速去把九陽丹煉化!”

    秦桑心中狐疑,目光在虞掌門臉上掃了一圈,見他神色不似作偽,始終提著的心這才落了下來,也沒有心情再寒暄,聲音虛弱的說道:“失禮了。”

    然后便一頭扎進洞府,取出九陽丹吞入腹中。

    丹藥入腹,立刻化作一股溫和的熱流,從喉嚨口一直沖到氣海,身上虧空的元氣得到九陽丹陽氣補充,正飛快恢復,絲絲藥力流入全身,無處不在的虛弱漸漸好轉。

    隨著元氣的恢復,他的外表自然也回到年輕時的模樣。

    而一直瀕臨崩潰的氣海,也在這時緩緩運轉起來,洞府中的靈氣被引動,匯聚到秦桑身邊。

    感受到自己的修為在緩慢恢復,秦桑暗暗松了口氣。

    他沒感覺到自己的元神有什么異樣,可見玉佛幫他規避了爐鼎最大的隱患,唯一的擔憂就是好不容易突破筑基的修為會跌落。

    好在九陽丹沒有讓他失望,氣海恢復的越來越快,直至靈力充盈。

    秦桑卻暗暗嘆息。

    他期盼的奇跡沒有發生,現在他的氣海比之前直接縮水了一成還多。

    如果無法恢復,他始終比同境界修士少一成靈力,這決定了以后和同境界修士斗法時,絕對不能陷入比拼靈力的境地。
LOL外围 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竞博JBO| JBO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JBO|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