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戰神:從奶爸開始 > 第二章我是你后爸啊

第二章我是你后爸啊

    說完之后,蘇烈挑了挑眉,臉上浮現出濃郁的輕蔑之色,他轉頭,看向劉風。

    他非常享受那種,將小人物踩在腳下,看著他們無比憤怒,但是卻又對自己無可奈何,那種絕望,無力的表情!

    那讓人感覺飛常的爽!

    不過,此時的劉風,一臉平靜,眼神沒有一絲一毫的波動。

    胸有驚雷,而面如平湖!

    看到劉風沒有如同自己想象般,那么無能狂怒,蘇烈心中有些不爽了,眼珠一轉,立刻又挑釁起來:

    “賢侄啊,我知道,你退伍歸來,爹死了,家沒了,后媽要改嫁了,你無依無靠以后的日子肯定很難過。”

    “你今天找上門來,肯定也是想借著這個大喜的日子,勒索一點錢財對吧?”

    “你有這個想法,我也能理解,畢竟這個世界,沒有錢寸步難行嘛!”

    說著到,他一臉戲謔的看著劉風,表情好似貓戲老鼠一般:

    “這樣,我娶你了后媽,也算是你半個后爸了!”

    “只要你跪下來,叫三聲恭喜蘇爸爸訂婚大喜,我就給你一萬……嗯……一千塊,怎么樣?”

    “哈哈哈!”

    蘇烈這話一出,整個別墅大廳,瞬間爆發出一陣狂笑。

    很多人,甚至當場把嘴里的酒都給噴了出來。

    羞辱,這是**裸的羞辱啊。

    蘇烈饒有意味的看著劉風,年輕人血氣方剛。

    他覺得,劉風受此侮辱,肯定會暴跳如雷,甚至會不顧一切的沖上來跟自己拼命。

    那樣,他正好借此機會,直接把劉風給廢了。

    斬草除根,也免得將來出現什么萬一。

    可是,他失望了。

    劉風仍舊是一臉平靜,就那么淡然的望著這客廳里面大笑的人群。

    一直到這群人不笑了,劉風走上前,拿過話筒,淡淡道:

    “現在,該我說話了!”

    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卻好似一顆驚雷一般,在眾人的耳畔炸響,帶著無可抗拒的威勢。

    所有人瞬間呆愣了,下意識的看向劉風。

    “二十天后,就是我父親逝世三個月整,他死的時候,我人在邊疆,國事纏身,無法分身,沒來得及參加他的葬禮。”

    “現在,我決定重新為我父親,舉辦葬禮。”

    “時間定在二十天后,今天來,就是正式通知你們,到時候,一個都不能少,所有人都得來參加我父親的葬禮。”

    “順便,趁著還有些時間,你們當中,與我父親的死有干系的人,抓緊,也為自己選一塊好墓地!”

    “等那一天,好準時上路!”

    劉風緩緩道!

    準時上路?

    整個別墅的人面面相覷,不明白劉風在這說什么瘋話。

    “我去,這小子特么不會是威脅要殺了我們吧?”

    “就他?哈哈哈,我們一人一口唾沫,都淹死他!”

    “小子,你是不是死了爹,氣瘋了,在這說胡話呢?”

    “笑死爹了,我他媽憑什么要參加你那窩囊爹的葬禮啊?”

    眾人回過神來,頓時毫不客氣的譏笑起來。

    蘇烈完全沒把劉風的威脅放在心上,一臉輕蔑,饒有意味道:“小子,我們要是不去,你打算把我們怎么著啊?真要殺了我們啊?”

    劉風從口袋中掏出黑色的小本子,緩緩打開,掃了客廳眾人一眼:“所有沒有按時來參加我父親葬禮的人,都將被記在我的黑名單上……”

    噗……

    終于,蘇烈和艾銀枝沒忍住,大笑了起來。

    客廳內的賓朋,呆愣了一秒之后,也哈哈狂笑起來。

    大家笑得前俯后仰,有的人甚至眼淚都笑出來了。

    “小子,你是猴子派來的逗比吧?”

    “記黑名單?媽呀,嚇死爹了。”

    “果然,有多么腦殘的爹,就有多么腦殘的兒子,你咋不說把我的微信號,手機號也拉黑呢?”

    “……”

    眾人肆無忌憚的嘲諷起來,沒人把劉風的黑名單放在心上。

    劉風也不生氣,無知者無畏,凡是上了至尊戰神黑名單的人,都是要被誅殺全族的重罪之人。

    希望有一天,這些人知道了這些之后,還能笑得出來吧。

    “希望你們牢牢記住,是二十天之后。”

    劉風合上小本子,徑直準備離開。

    “賢侄啊,這就準備走了啊?”

    蘇烈開口了!

    頓時,幾個保安,攔在劉風的面前。

    “我雖然年輕了點,但現在也算是你半個后爹了,怎么也不能看你就這么落魄的走啊。”

    蘇烈一臉譏笑:“我看你還是跪下,叫了爸爸再走吧!”

    說到這,他一把摟著艾銀枝:“看在你那死去的爹,又是幫我創下這么大的家業,又是幫我養了這么多年的老婆的份上,我給你,嗯……一百塊,怎么樣?”

    “你不是要給你那窩囊爹重新辦葬禮嗎?這一白塊,還能給你爹多買兩個花圈吶!”

    “哈哈哈!”

    蘇烈說著,自己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保安隊長立刻猙獰道:“小子,趕緊給蘇總跪下叫爹,聽到沒有?”

    “就是,小子,蘇總娶了你媽,你叫聲爹合情合理啊!”

    “哈哈,對對,叫完之后,最好在大吼一聲,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別墅里蘇家的賓朋也都跟著起哄起來。

    劉風仍然是一臉平靜,他的情緒,似乎永遠也不會受到外界的干擾。

    蘇烈有些怒了,他感覺自己竟然好像有些看不透劉風這小雜種,他使了個眼色:“看來你是不懂什么叫識時務者為俊杰了,來人,幫他一把!”

    “小子,不識抬舉!”

    立刻,一幫保安揮舞著電棍,滿臉猙獰的朝著劉風臉上砸去。

    就在這時,劉風動了。

    他的速度,快如閃電。

    大廳內的眾人,甚至都沒看清楚劉風的動作。

    只感覺眼前一花,而后,一幫保安便慘叫著倒飛了出去,在地上打滾哀嚎,爬都爬不起來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這也太厲害了吧?

    難道這小子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

    劉風仍然是一臉平靜的走到蘇烈面前,伸出手掌,在他臉上羞辱性的拍了拍。

    蘇烈額頭冷汗直冒,一動不敢動。

    生怕劉風一沖動,對他下殺手。

    “還有二十天,你要好好的珍惜生命,千萬別提前死了,知道嗎?”

    丟下一句話,劉風轉身離去,一直到劉風的身影消失在門口,

    蘇烈才抹了抹額頭的冷汗,惱羞成怒,咬牙切齒道:“這個畜生,原本我只是打算廢了他,現在,我要他下去給他爹陪葬。”

    ……

    “少爺,你出來了?蘇烈那畜生沒有為難你吧?”

    劉風一出來,黃管家立刻迎了上來。

    “沒有!”

    “那就好!”

    黃管家松了口氣。

    “黃叔,二十天后,我將重新為了爸舉辦葬禮!”

    劉風把父親的靈位遞給黃管家:“我現在居無定所,有些不便,您先回家,把我爸的靈位妥善保管,等到時候,我會聯系您。”

    “好的,少爺,我一定保管好老爺的靈位!”

    黃管家答應下來!

    等他離開,劉風一個人往路邊走去。

    這時,一輛軍綠色吉普停了下來!

    霸天走了下來:“至尊,已經調查清楚,您妻子目前在娘家。”

    “走!帶我去見她!”

    劉風立刻開門上車!

    當年,他新婚不久,邊境狼煙四起。

    國有難,他義不容辭,投身軍伍。

    但是,讓妻子周若曦一個人苦守空房五年,他心中有愧。

    這一次回來,除了為父報仇,便是要彌補自己這五年來的缺席,給她整個世界。

    “至尊,還有一個消息!”

    上車之后,霸天臉色有些古怪!

    “說!”

    劉風吐出一個字!

    “您有一個女兒!”霸天道:“已經四歲三個月大了!”

    “啊?”

    劉風呆愣了!
LOL外围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