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戰神:從奶爸開始 > 第六十四章悔恨

第六十四章悔恨

    打死她都沒法想明白,陳總這樣的大人物,怎么會對劉風這么恭敬,客氣呢?

    陳總是什么級別的大佬,她可是一清二楚的。

    “劉先生,這是您買的新車嗎?”

    陳五爺注意到劉風這奔馳,還是掛的臨牌,于是問道。

    “嗯!”

    劉風點點頭。

    “嗨,以您的身份,開奔馳s450,也太掉價了,我給您送輛勞斯萊斯幻影吧?”

    陳五立刻討好道。

    “不必了,那么張揚干什么?”

    劉風拒絕。

    “那,要不您來我這寶馬店看看?挑一輛寶馬,給劉夫人開吧。”

    陳五立刻又道。

    “呵,你這寶馬店,我可不敢進去。”

    劉風冷笑著瞥了眼那個主管王姐,淡淡道:“我剛才就是被你們店的人轟出來的,說我這種**絲,一看就沒錢,人家都要叫保安了。”

    唰!

    劉風這話一出,王姐的臉色頓時慘白,額頭黃豆大小的冷汗,下雨一樣的往下滴,整個人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眼神里滿是驚恐,簡直要哭出來了。

    這一刻,她心里就是后悔,十分的后悔,早知道劉風身份這么高貴,打死她都不敢那么傲慢的對待啊。

    能讓陳五爺都費盡心思的巴結,她都無法想象,那得是多么牛逼的人物了。

    其余的一種銷售,也是一個個低著頭,大氣都不敢踹一個。

    “什么?有這種事?”

    陳五聞言,又驚又怒啊。

    吃人的心都有了。

    自己店里,竟然有這么囂張的人?連劉先生都敢看不起?

    這他嗎是要飛上天,跟太陽肩并肩啊。

    他立刻轉頭,鷹一樣犀利的眼神,看向在場的一眾銷售,目光立刻鎖定住了主管王姐。

    這家伙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傻子都能一眼看出,劉風嘴里那個人,就是她了。

    啪!

    陳五二話不說,上去就是一巴掌,把王姐給抽的眼冒金星,臉上留下五個鮮紅的手掌印。

    “王八蛋,誰給你的勇氣狗眼看人低?”

    “劉先生,可是連我都要小心翼翼伺候著的人物,你他嗎竟然敢得罪他?”

    “立刻給他老人家道歉,劉先生要是不原諒你,我他媽剁了你!”

    陳五獰聲道。

    噗通!

    王姐臉色一白,兩腿一軟,差點沒當場嚇的尿褲子,直接就跪倒在了劉風的面前。

    她抬起手,啪啪的狂扇自己耳光,一邊扇,一邊哀求:“劉先生,我有眼不識泰山,我一時豬油蒙了心,我像您道歉,求您大人不記小心過,把我當個屁放了,原諒我吧。”

    劉風瞧著她眼淚鼻涕狂流的模樣,又可憐又可嫌。

    不過,這種小人物,他是沒什么心思計較了。

    立刻擺擺好:“滾吧!”

    王姐大喜,不敢起來,抬起頭,眼巴巴的看著陳五爺,后者冷聲:“算你走運,劉先生大人不記小心過,滾蛋吧,你被開除了。”

    王姐頓時如遭雷擊,當眾下跪道歉也就算了,為了賺錢,不寒磣。

    可是,這一被開除,她在這家店,甚至這個行業,十幾年的努力,可就付諸東流了啊。

    王姐失魂落魄的走了,心中的悔恨,像是毒蛇一樣,撕咬著她的心。

    可惜,世上沒有后悔藥,每個人都得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風哥,您看這么處理,你還滿意么?”

    陳五掉轉頭,換上一副討好的表情。

    “行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車也不要你送了。”

    劉風點點頭,沒有多說,拉著目瞪口呆的周若曦上了車。

    陳五見劉風鐵了心不要自己送的車,也不好勉強,九十度鞠躬,一臉恭敬的目送劉風開車離開。

    知道奔馳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視線里面,才直起身來。

    這態度,簡直跟見了祖宗似的,把在場的眾人,驚的是下巴都快掉下地了。

    一個個都忍不住在心中猜測,到底劉風是什么身份!

    那些自認長相不俗的銷售妹子,此刻更是無比懊悔,早知道劉風是這樣的大人物。

    她們就應該主動上前,說不定,能被他看上。

    哪怕不能當老婆,當個情人,甚至小四,小五啥的,也飛黃騰達了啊。

    與此同時,奔馳車里,周若曦回過神來之后,忍不住問道:

    “劉風,怎么回事?這個陳五爺,怎么對你態度這么恭敬?”

    劉風早有準備,聞言淡淡道:“哦,可能是他搞聚寶盆詐騙的把柄在我手上,怕我再次報警舉報他吧,估計是昨天被上面的大動作給嚇到了。”

    這樣?

    周若曦有些半信半疑,不過,好像也只有這么一個解釋了。

    兩人一回到家,剛停好車,就看到丈母娘李霞,剛從一輛出租車上下來。

    周若曦一愣,媽不是打麻將去了嗎,怎么又回來了?

    “媽,你怎么在家啊?”

    她開口道。

    “我幾個姐妹約我去逛街,我回來換身衣服!”

    李霞隨口回答了一句,然后一抬頭,就看到了那輛嶄新的s450.頓時眼睛都直了。

    立刻跑了上來,一陣亂摸,是越摸越喜歡啊。

    “這車太漂亮了啊,我覺得不比老二家那女婿劉明偉開的寶馬差啊!”

    李霞激動的問道:“多少錢買的?”

    “落地一百四十萬左右!”

    周若曦道。

    “這么貴?”李霞一陣咋舌,旋即立刻眼睛就是一亮,說道:“若曦啊,媽等會要去參加姐妹聚會,要不你開這輛車,送媽去吧?”

    “肯定有面子,能大出風頭,讓她們大吃一驚。”

    “啊?”

    周若曦有些為難:“媽,我剛接到爺爺的電話,說有急事,讓我回公司,參加集體會議,恐怕是不能送你了。”

    “要不,讓劉風送你去吧?”

    她又道。

    “這廢物送我?”

    李霞眼睛一瞪,有些不輕易,不過為了在姐妹們面前出風頭,她還是捏著鼻子,不情不愿的點點頭:“那行吧,只能這樣了。”

    “劉風,那就麻煩你了。”

    周若曦沖劉風道。

    “嗯!”

    劉風點點頭,其實要他給這個勢利眼的丈母娘當司機,他也有些不愿意。

    不過既然老婆答應了,他也只能同意了。

    說好之后,母女倆上樓換衣服去了,劉風便坐在車里等。

    這奔馳車載音響里面,有一個人工智能系統,可以復讀,還能進行關鍵詞替換。

    劉風琢磨,這段時間,李霞有事沒事就喜歡嘲諷自己幾句,估計等會也不會例外。

    想了想,他伸手操作了一下,然后說了句:“把劉風替換成李霞!”

    而后,還試了試,說了句:“劉風,你是個二缺!”

    立刻,一個智能語音響起:李霞,你是個二缺!
LOL外围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JBO电竞| 竞博官网| JBO体育| JBO电竞| 竞博电竞| 官网竞博| JBO竞博| jbo竞博体育| JBO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