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戰神:從奶爸開始 > 第六十七章威脅

第六十七章威脅

    圍觀群眾都是一臉的懵,剛才還聽李霞在這哭訴,說她女婿是個廢物,一千塊都拿不出來。

    這轉眼間,劉風就這么瀟灑,干脆利落的掏出銀行卡,要刷一千萬,這是鬧哪出啊?

    “銀行卡都掏出來了,這好像是在玩真的啊?”

    “是啊,還真是奇怪啊,李霞不是說她這女婿,現在完完全全就是一廢物么?”

    “難道是中彩票了?”

    “哼,指不定是在這打腫臉充胖子,裝逼也說不定。

    蔡冬雪等人也小聲嘀咕,有些半信半疑。

    “刷卡?”

    張沖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之色,嘴角扯出一抹嘲諷的弧度:“小子,別在這給我玩套路,我走過的套路,比你走過的路還多。”

    “你還不知道吧?你丈母娘剛才都說了,你就是一廢物,別說一千萬,一千塊你都拿不出來。”

    “少在這跟我裝大尾巴狼了。”

    他壓根就不伸手去接劉風的銀行卡。

    劉風眉頭微皺,李霞的那番話,他自然也是聽到了。

    只不過,攤上這么個奇葩丈母娘,他也是無奈。

    劉風看著張沖,緩緩道:“別廢話了,卡里有沒有錢,你刷一下,自然就知道了。”

    “好,看來你這**絲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

    張沖臉色一沉,接過銀行卡,遞給一旁的一個導購員,示意她去刷卡。

    而后,一口唾沫就吐在了地上,冷笑道:“耍我,是要付出代價的,等會你這卡里要是沒錢,你就當眾舔干我的口水。”

    “看在你這么孝順的份上,我還可以給你們的賠償金額打個九折。”

    “那可是一百萬,對你這種窮**絲來說,一百萬,應該是天價巨款了吧?”

    他一臉嘲笑。

    “劉風,答應他!”

    李霞一聽這話,立刻激動的叫道:“舔一口唾沫一百萬,你要是舔個十口,這事不就解決了嗎?”

    劉風差點沒氣笑了,真想當場把這個奇葩給掐死!

    張沖聽到這話,臉上的不屑之色是更加的濃了,嘴角流露出蔑笑:“小子,你確定要堅持在這丟人現眼?”

    “那我這卡里要是有錢呢?”

    劉風一臉冷漠道:“你自己舔干凈了?”

    張沖不屑的冷笑一聲:“只要你卡里有錢,我舔了又如何?”

    說到這,他滿臉譏諷:“可是,你有嗎?”

    他話音剛落,剛才離開的導購員,急沖沖的跑了過來,一臉不敢置信道:“店長,刷卡成功了!”

    “什么成功?”

    張沖當場就是一愣,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趕緊反問了一句。

    “刷卡成功了,您看,這是小票!”

    說到這,那導購員有些激動的把手中的小票遞了過去,還有些不可思議的看了劉風一眼。

    什么?

    這家伙竟然卡里有一千萬?

    地上趴著的李霞,直接就震驚了。

    嗖的一聲,爬了起來,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劉風,眼珠子都快從眼眶里面掉出來了,似乎想把劉風給完全看穿一樣。

    蔡冬雪等幾人,也是一陣驚訝,滿臉的不敢置信。

    “這-不可能,肯定是搞錯了,我看看。”

    張沖臉色大變,一把搶過小票,一看之下,頓時是傻了眼,真的是一千萬。

    次奧,剛才是哪個煞筆說這小子是個廢物,一千塊都沒有的?

    這他嗎的,坑爹啊。

    想起剛才自己說的那句舔了又如何,他的臉色,是一陣青,一陣白,一陣紫,一陣黑的。

    現場給大家表演了一出國粹,變臉。

    看的眾人是目瞪口呆,這家伙是變色龍轉世么?

    “既然刷了,把我的卡還給我唄。”

    劉風淡淡對導購員說道。

    “好的,但是您還得簽個字!”

    那妹子趕緊將卡遞給劉風,又拿出一張小票給劉風簽名,事情搞定之后,劉風似笑非笑的看向張沖:

    “張店長,你現在是不是得兌現承諾,給大家表演一個當場舔干凈了?”

    這話一出,現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張沖的身上。

    一個個臉上,全都露出了看好戲的表情。

    張沖在千達廣場混了多年,在珠寶店當店長也結識了不少人脈,一向自詡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聽到劉風這話,那臉色頓時難看的跟吃了熱翔一樣。

    讓他當眾舔口水,那還不如殺了他。

    他一咬牙,面露兇光,威脅道:“小子,付了賬,就趕緊給我滾蛋,想鬧事?你也不打聽打聽,龍鳳珠寶的老板是誰?”

    說著,他面露冷笑:“以為有一千萬,就能裝逼?”

    “你丈母娘剛才還說了,你是個廢物,還指不定,你這一千萬是用什么不正當的手段弄來的呢?”

    “還是低調一點,小心進去蹲號子。”

    他說話間,使了個眼色,立刻,有幾個五大三粗的保安,面色不善的圍了上來。

    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李霞,我聽說這龍鳳珠寶的老板,好像是金龍會的什么堂主,事情解決就算了,讓你女婿趕緊走吧,小心惹禍上身啊!”

    蔡冬雪見狀,趕緊拉住李霞勸說道。

    李霞一聽金龍會,身子都是一顫,趕緊對劉風道:“劉風,別廢話,趕緊走,事情鬧大了,咱們得吃不了兜著走。”

    金龍會算什么玩意?

    劉風臉上流露出一抹不屑之色,饒有意味道:“看來你是打算賴賬咯?”

    既然撕破了臉皮,張沖也懶得廢話了,一揮手,冷笑:“給這小子三十秒的時間,自己滾蛋,不然,你們就讓他知道知道,社會的險惡!”

    “好的,張哥!”

    四個保安答應一聲,便一臉猙獰的轉過頭,盯著劉風還有李霞,獰聲道:“你們是敬酒不吃,想吃罰酒是吧?趕緊麻溜的,自己滾蛋,不然,就留下兩條腿。”

    這么兇殘?

    李霞臉都白了,急的跳腳,沖劉風吼道:“劉風,你走不走?”

    “媽,你別怕,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這幫人不敢把你怎么樣的!”

    劉風淡淡道。

    這天真的話,差點沒把李霞給氣笑了,不敢怎么樣?

    金龍會的人,有什么不敢干的?

    就在這時,人群又是一陣騷動。

    只見,一大幫壯漢,簇擁著一個帶著墨鏡,霸氣外露的中年人走了過來。

    “完了,李堂主來了!”

    “次奧,聽說他外號血手李,殺人不眨眼啊!”

    “這下,這不知死活的小子,想走都走不掉了。”

    有人認出了來人,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有些替劉風擔心起來。

    “混蛋,你要找死,老娘可不陪著你。”

    李霞頓時再也忍不住了,丟下一句話,直接就逃之夭夭了。

    “這家伙,一點都不知道社會的險惡啊。”

    “找死,這是自己找死,我們快走,別被他連累了、”

    蔡冬雪等人也是一跺腳,撒丫子就跑,生怕被牽連,殃及池魚!
LOL外围 竞博JBO| JBO体育|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 JBO| 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JBO体育| 电竞竞博| JBO|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