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戰神:從奶爸開始 > 第九十九章裝逼

第九十九章裝逼

    劉風這一套動作,行云流水,無比的迅捷。

    紋身男根本就沒反應過來,腦袋都是懵的,這時候,劉風冰冷,不帶一絲感情的聲音傳來,他才稍微清醒過來。

    頓時就有些惱羞成怒了,下意識的用力,就想掙脫劉風的手腕。

    但是,劉風的手臂,就如同鐵閘一般,紋絲不動。

    “混蛋,你他嗎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飛哥,趕緊放開我,不然你就死定——”

    他一個了字還沒說出口。

    “聒噪!”

    劉風一聲冷喝,手上微微用力。

    咔嚓!

    清脆的脆骨聲響起,這個所謂的飛哥,手臂瞬間就被折斷了。

    劇痛傳來,飛哥臉色陡然慘白,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不斷滴落。

    他張大嘴巴,扯著嗓子,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嚎。

    “啊啊——我的手,我的手斷了。”

    半球女子明顯沒料到,劉風竟然這么兇殘,先是一愣,接著臉色大變,立刻大叫著,朝劉風撲了過來:“畜生,你死定了,快放開我老公。”

    啪!

    劉風也不慣著她,松開扯住紋身男的手,順勢就是一巴掌,抽在了女人的臉上。

    女人啊的慘叫一聲,直接就被扇的趴在了地上。

    五根清晰血紅的指印,出現在她略顯肥胖的臉上,她整張臉,迅速就腫了起來。

    張開嘴,噗嗤一聲,就吐出兩顆帶血的牙齒。

    嘶!

    周圍的圍觀人群,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看向劉風的眼神都變了。

    誰都沒想到,這小伙子竟然這么狠,上來就把紋身男這對夫妻給打的這么慘。

    不過,飛哥手下可是有幾十號小弟啊。

    這下事情可就大了。

    “小子,你完蛋了,我他媽弄死你。”

    果然,紋身男一咬牙,就掏出了手機,滿臉的猙獰,看著劉風的眼神,充滿怨毒:“別以為有些身手,就能裝逼!”

    “你他嗎再能打,還能打的過我手下幾十號小弟?”

    “今天不弄死你,我他媽以后都不信李!”

    半球女也掙扎這爬起來,一臉仇恨:“老公,快,趕緊叫人來,別讓這一家三口跑了,老娘要活活打死他!”

    這夫妻倆表情又猙獰,有恐怖,把一旁的周若曦和劉亦瑤嚇的臉都白了。

    “劉風,快報警吧!”

    周若曦有些惶恐的說道。

    瑤瑤也緊緊的捏著周若曦的衣角,表情中透著一股驚慌失措:“媽媽,瑤瑤是不是又闖禍了?”

    “沒有,瑤瑤別擔心,沒事的!若曦,你也放心吧,我來處理!”

    劉風一臉平靜的安慰著老婆和女兒。

    “嗨,小伙子,你還是趕緊跑吧,這個飛哥,可是金龍會的人!”

    “是啊,事情鬧大,你就完了!”

    “小伙子,別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這個飛哥是金龍會的一個小頭目,專門負責這一塊的保護費的。”

    人群中,有知道飛哥真實身份的人,出于好心,提醒道。

    金龍會?

    劉風臉色頓時就沉了下去——他上次在水晶宮會館,可是已經嚴厲警告過陳五,讓他洗白,別在干這些個違法的事了。

    而且,為了幫他洗白,甚至把舊城改造的兩個項目,全都給他了。

    現在看這個飛哥,很明顯,金龍會還是在干這些偷雞摸狗,收保護費的事情。

    陳五這是陽奉陰違,把自己說的話,當放屁了啊?

    劉風惱怒與陳五陽奉陰違,但是那飛哥一看劉風臉色都變了,還以為是他怕了,頓時就嘚瑟了起來。

    “小子,現在知道怕了?我告訴你,晚了!”

    “在江城,還沒人敢跟我們金龍會作對,你死定了。”

    劉風淡淡一笑,也掏出了手機:“是么?金龍會這么威風?看來我得給陳五打個電話問問了!”

    什么?

    劉風這話一出,飛哥當場就是一愣,有些不敢置信道:“你給誰打電話?”

    “陳五,老公,這小子說要給陳五打電話!”

    半球女子立刻道:“陳五是誰啊?很牛嗎?”

    “窩草!”

    飛哥頓時爆了個粗口,一副看傻子似的表情,看著劉風,嗤笑著道:“小子,你他嗎這逼裝的也太大了,我差點就信了。”

    “就你這種癟三,也認識五爺?”

    五爺?

    這小子口中的陳五,竟然是金龍會的會長五爺?

    半球女子頓時也是白眼只翻,滿臉不屑的喝罵起來:“小子,我看你是色厲內荏啊,你不會是怕了,故意吹牛,想嚇唬我們吧?”

    呵呵!

    劉風都不帶搭理兩人的,只是笑容,愈發的輕蔑起來。

    這時候,電話接通,陳五恭敬的聲音傳來:“劉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我在西城游樂園,十分鐘之內,我要看到你出現在我面前,過時不候,后果自負!”

    劉風冷冷的丟下一句話,然后也不等對面的陳五答話,直接掛斷了手機!

    這冷酷的做派和話語,把陳五給嚇得不輕,不知道自己是哪得罪了劉風。

    趕緊讓人安排車,火急火燎的就往游樂場趕。

    但是,這一切,落在飛哥的眼里,那就完全是個笑話了。

    在江城,有誰敢這么跟五爺說話?

    除非這個人,他不想活了。

    如果說剛才,他還有些半信半疑,懷疑劉風真的認識五爺的話,那么現在,他就是徹底的肯定了。

    這個劉風,在這裝逼。

    想用這種方式,嚇唬自己。

    他嘴角頓時扯出一抹不屑的弧度,滿臉譏諷:

    “窩草,小子,牛逼啊,十分鐘之內,我要看到你出現在我面前,過時不候,后果自負!”

    他陰陽怪氣的學著劉風的語氣,而后咬牙切齒,惡狠狠道:“小子,你這個逼裝的,老子給你打一百分,不怕你驕傲!”

    “要是一般人,還真讓你小子給嚇住了,可惜,今天你遇上了飛哥!”

    他獰笑著,指著劉風一家三口:“我告訴你,在江城,敢這么牛逼哄哄的跟五爺說話的人,還他嗎沒生出來!”

    “原本我只打算打斷你一雙腿的,但是今天,你敢冒犯五爺,那就留你不得了。”

    “不僅你要被剁碎了喂魚,你老婆女兒,也完蛋了!”

    隨著他冷酷,殘忍的話語落下,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傳來。

    幾十個兇神惡煞,持刀帶棍的大漢,沖了過來。

    “飛哥,誰惹了你?”

    “麻痹的,連飛哥都敢打?飛哥,你說句話,我們立刻把那小子剁成肉渣!”

    幾個領頭的,討好巴結的圍攏在飛哥的身旁,大聲叫嚷道。

    “就這小子,給我把他圍起來!”

    李飛指著劉風,一聲令下!
LOL外围 JBO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电竞竞博| JBO竞博| JBO电竞|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 JBO体育|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