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終極學生在都市 > 第二千六百七十六章 怕死

第二千六百七十六章 怕死

    “咯咯,是嗎?”天夢抿嘴輕笑,就像是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狐貍精似的。

    李澤道趕緊點頭,心里的那種疑惑更甚。

    按道理說,當他說出這樣一雙手的時候,天夢的反應不應該如此的玩味的反應才對,相反的她的表現應該是凝重,她會相當重視這樣一雙手,畢竟在盤古所開辟出的這空間里,盤古可以說是她唯一的敵人。

    哪怕,那不過是一縷魂縷。

    但是此時她的表情卻是愈發的玩味,她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只猴子在那邊做出惹人發笑的白癡舉動似的。

    天夢大眼睛眨了眨,紅唇輕啟:“小道子,你知道嗎?姐姐好像也看過你說的那樣一雙手哦。”

    李澤道楞了下:“在哪里?”

    天夢那嫵媚至極的眸子一路下移,落在李澤道那雙腳上,笑呵呵道:“就在小道子你的腳上。”

    李澤道身體猛地一頓,瞳孔一下子就瞪得滾圓。

    他那變得沉重無比的腦袋一點一點低了下去,然后他的腦子劇烈的轟鳴了起來,心里掀起了滔天狂狼,壓根就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此時,竟然有一雙由魔氣凝聚而成的大手,正死死的抓著的他的兩只手,這兩只手無論是外形又或者是其散發出來的氣息,都跟他在夢境里所看到的一模一樣!

    下意識的,李澤道試圖掙脫下,腳底卻是仿若生根一般,根本就無法動彈。

    更為恐怖的是,這雙手竟然還將他的修為束縛住了,換句話說,他現在已經淪為一只待宰的羔羊了。

    李澤道艱難抬頭,看向天夢那張笑靨如花的臉。

    他喉嚨拼命的蠕動著:“天夢姐姐,這……”

    “咯咯,小道子,姐姐不知道你在那夢境里看到什么了,但是這雙手,的確是盤古的一縷魂魄凝聚而成的哦,以你的目前的修為,是掙脫不開的。”天夢笑咯咯道。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澤道腦子混亂無比。

    然后,他的眼珠子瞪得更大了,因為他看到了一道濃郁的魔氣通過那破碎的傳送帶席卷進入這無名洞里,出現在天夢身后。

    那是蚩龍!

    蚩龍面色猙獰的掃了李澤道一眼,隨即恭敬的看著天夢,就好像它是天夢的養的一條狗似的。

    李澤道目瞪口呆,整個人化作了雕塑。

    “天夢大人,小的已經按照您吩咐,前往霧城將那六個女人抓來了,此時她們就在那無名洞里。”蚩龍指了指那破碎的傳送帶,恭敬匯報道。

    李澤道那已經瞪得很大的眼珠子再次瞪大了幾分,腦子幾乎一片空白,心生一絲極其強烈的不安情緒。

    霧城?六個女人?南宮魅璃她們?

    “咯咯,你做得很好。”天夢笑道,“你放心,只要你乖乖聽話,我保你小命無礙。”

    蚩龍的腦袋更低,感激涕零道:“多謝天夢大人!”

    李澤道眸子死死的盯著天夢看,艱難開口:“天夢姐姐,這……到底怎么回事?”

    在你手里沒掌控著蚩龍生死的情況下,蚩龍怎么可能淪為你養的一條狗?

    天夢的笑容變得炙熱猙獰,陰森森道:“咯咯,也沒什么,無非就是天上那該死的月亮已經出現一道裂痕了。”

    李澤道面色變得僵硬,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盤古所留下的那禁錮很快就要被打破了,到時憤怒的天將會降臨,盤古的所開辟出來的這四大域將會破碎,他所孕育出來的這些生靈,將盡數化作灰燼。”

    天夢指了指蚩龍,笑呵呵道:“所以,這條黑龍怕了,主動過來舔姐姐的腳,還將盤古留在它的這雙手送給姐姐我,用來束縛住你……”

    李澤道掃了蚩龍一眼,下意識的腦子里出現了“叛徒”這兩個加大加粗的大字。

    當然,他壓根就沒資格指責蚩龍就是了,因為從某種情況上來說,他也是叛徒,他背叛了女媧。

    另外,他之前也對這個女人卑躬屈膝,說好聽點他是這個女人用得相當順手的工具,說難聽點,他似乎也是一條狗。

    天夢笑道:“小道子,你要不要舔姐姐的腳啊?姐姐不介意給你這樣一個機會哦。”

    李澤道就想鄙視這個爽完就不認人的女人了,說得之前你好像沒逼我舔過似的。

    “所以,在我煉制那魂劍期間,姐姐在這無名洞里布置了那什么迷神陣并且還跟蚩龍達成了一些協議?”

    李澤道的眸子一下子就猩紅無比,聲音比籠罩在周圍的那些濃郁魔氣還要冰冷幾分。

    他并沒有怪這個女人背叛自己什么的,畢竟他們之間的關系可以說相當的畸形,她在榨取他的價值,他也在暗地里提防著對方,甚至但凡有一絲機會的話,李澤道會毫不猶豫的動手的。

    他就是怪自己終究還是不夠謹慎,終究還是太小看這個女人了,太看得起自己的魅力了。

    曾經不止一次,李澤道甚至都認為這個女人已經被自己的魅力給征服了。

    現在想想,自己那種愚蠢至極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天夢的表情玩味至極:“**陣的確是姐姐布置的,不過你覺得蚩龍有資格跟姐姐達成什么協議?咯咯,小道子,你不會吃醋了吧?”

    李澤道臉色難堪至極,心想我不想吃醋,但是我想吃了你!

    “你也看到了,它現在就是姐姐養的一條鬼犬,姐姐讓它咬誰,它是萬萬不敢不咬的。”

    天夢掃了蚩龍一眼,笑呵呵道:“你,化龍學鬼犬叫,讓主人聽聽。”

    “是,主人。”

    面對此等羞辱,蚩龍的聲音里并沒有任何抵觸什么的,只有發自靈魂深處的恭敬以及服從……至少李澤道感覺不到蚩龍有多余的情緒。

    呼吸之間,一條黑色巨龍盤旋在那里,隨即巨龍張開它那巨大的龍嘴。

    它噴出來的不是可怕至極的龍息,而是一連串滑稽無比的音符。

    “汪汪!汪汪汪……”

    你能想象得到,一條擁有睥睨天下之威的巨龍竟然在那邊發出狗叫聲是一種什么場景嗎?

    李澤道想象不到,哪怕親眼目睹,親耳聽到,他也依舊無法接受這種顯得如此怪異如此滑稽的場面。

    所以他整個人直接變成白癡了,內心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滔天巨浪,腦海劇烈的轟鳴起來。

    最終,所有的震驚淪為一聲重重嘆息,李澤道內心沉重異常。

    求生**果然可以讓一個平時極其強大之人,拋棄了以往的所有準則,甚至不惜淪為一條狗。

    你有資格指責他人貪生怕死嗎?

    李澤道認真想了想,沒有!他其實也相當怕死。

    天夢擺了擺手,示意蚩龍閉嘴,然后滾出去,然后回頭笑呵呵的看著李澤道說道:“小道子,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就在你在那邊全神貫注的煉制姐姐手中這把魂劍的時候,姐姐驚喜的發現外頭那輪該死的月亮出現了一道清晰的裂痕了。”

    李澤道低頭靜靜的看著那雙據說由盤古的魂魄所凝聚而成的手,心想這雙手雖說是盤古的魂魄凝聚而成,但是應該沒有任何意識才對,否則現在它應該去束縛住那個女人的腳才對啊。

    天夢也不需要李澤道的回應,繼續說道:“出現裂痕這就意味著,那禁錮就快撐不住了,就如同女媧所修建的那七彩圍墻一樣,一旦出現裂痕,就意味著時間一到,它便會直接轟然倒塌。”

    “更別說,禁錮外頭還有眾多強者正不停的轟擊著那禁錮,所以它距離崩塌的時間更短了。”

    天夢的表情變得炙熱陰森,仿若惡鬼索命:“但是即便如此,姐姐卻是已經等不及了,姐姐已經等太久太久了,姐姐恨不得現在就將其轟碎!”

    “任何禁錮,內部都比外部薄弱!”

    天夢眼神灼灼的盯著李澤道那雙眼睛:“所以小道子,姐姐需要你在煉制出兩把姐姐手中這魂劍,到時你,我以及外頭那條狗一同手持魂劍從內部劈向那道裂痕!”

    “以咱們的實力外加這魂劍的威力,姐姐相信那道縫隙很快就會轟然倒塌,不復存在!到時小道子你就是功臣,天非但不會責罰你,反而會重重賞賜你!”

    天夢的聲音里滿滿的都是誘惑:“小道子,你覺得這樣如何?”

    李澤道的眸子比天夢的眸子還要灼熱幾分,他認真的看著近在咫尺這樣魅惑眾生的臉,說道:“天夢姐姐,你真的真的很美。”

    天夢嫵媚一笑:“然后呢?”

    “然后,你想得不要太美了。”

    “……”

    天夢臉上的笑容凝固了下,然后綻放出更為炙熱的笑容出來。

    她陰森森開口:“小道子,要不姐姐現在就將那雙漂亮紫色眼睛給挖出來?還是讓蚩龍找幾個魔人來,當著你的面幫那幾個女人排解排解下寂寞……你覺得如何?”

    李澤道的呼吸猛地一停滯,面色難看至極,目眥盡裂!

    他幾乎要將滿口牙齒咬碎,低聲吼道:“你覺得你的威脅能得逞?”

    “小道子,你這么看不起姐姐是不對的哦。”

    李澤道突然間笑了,一邊笑一邊淚珠子大顆大顆的滑落,聲音顫抖無比。

    “哈哈,你很強大,但是并不代表你對我威脅能得逞……她們……她們已經灰灰湮滅了,哈哈……”

    天夢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
LOL外围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JBO官网| 竞博| JBO竞博|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