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之源(上)

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之源(上)

    “哇哦!”

    瑞雯這一手很漂亮!

    羅南知道,瑞雯是通過某種方式,將繪圖軟件里積存的那些畫稿,轉入到霧氣迷宮之中,讓那些領域碎片在短時間內具備了“活性”,成為了她繪畫的載體。

    這和羅南之前利用水汽做演示的情況差不多,但是難度還要遠遠勝過。

    一來,領域碎片就是領域碎片,再怎么碎片,再如何封裝,其本質還是一段法度規則的直觀體現,其物質結構比羅南所操控的水汽要復雜無數倍。這樣的載體,無論是物質能量還是靈魂力量的干涉,落在上面其效果都會大打折扣。

    羅南在霧氣迷宮中,從無到有開辟了樹洞空間,對這里面的難度最是清楚。

    二來,瑞雯在展現這組“動畫”,亦即有序展示此前存放在繪圖軟件中的成千上萬張畫稿前后關聯性和豐富細節的時候,羅南根本沒看到她在操作。

    是的,羅南沒有看到瑞雯演示動畫時的手動操作,至少是后續的操作,完全沒有——瑞雯只給出個初始的力量,然后一切的變化就那么自然而然的發生演化下去。

    就好像瑞雯為這茫茫領域碎片,預先編制了程序,只要按動開關,所有的碎片就會按照預設的規矩運轉。

    好像有什么不對……

    羅南隱約有些別扭感,想要再認真分析一下,不過這個時候,瑞雯展示的內容本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呃,這個好像……”

    羅南打了個響指,位于樹洞空間二層最中心位置,“透鏡星云”從微縮狀態驟然擴張,如同鏡頭中逐漸放大的星空圖景,顯示出越來越多的細節。

    細節太多也沒用,羅南當然能看出來,瑞雯繪制的畫稿,是做過相當程度簡化的,便也將“透鏡星云”縮放到類似的比例,這樣更直觀一些。

    稍做比較,羅南就得出初步結論:“這片輻射區都還沒監聽,又靠內層……你不要命了!”

    他不自覺提高了音量,并對著瑞雯瞪過去。

    “你已經在監聽了。”瑞雯回答。

    “根本還沒結果好不好?再往前跨一步,你怕不就撞到‘日輪絕獄’里面去了?還要命不要?”

    “還遠。”瑞雯回答更簡單。

    羅南就按她腦袋:“遠近的概念在這兒合適嗎?”

    瑞雯閉口不言。

    “……”

    近段時間羅南只要有空,一定會到樹洞空間進行“監聽”,并做好相關記錄,從無窮無盡的破碎數據中,也結合著瑞雯的搜索記錄,慢慢描摹霧氣迷宮的輪廓。目前還不敢說掌握通透,但也有個大概的了解。

    霧氣迷宮的整體結構,其核心地帶,當然就是“日輪絕獄”,是秩序和混亂兩種不可思議力量互鎖的區域,既狂暴又平衡。

    羅南不知道那邊距離他有多遠,“遠近”這個概念用在這里根本不合適,他能感受到的,基本就是其強大存在度牽拉、輻射給出的信息——很可能他一直以來關注的只是個映射的投影,其本體還在無數光年之外;但也有可能,再往霧氣迷宮中邁出一步,就會墜入其致命的“引力圈”中,再沒可能爬出來。

    半年之內,連續制造“極域光”和“白日夢魘”兩次世界級事件的羅南,比誰都明白“日輪絕獄”的可怕之處。所以,也只能是敬而遠之,連“監聽”都要有意分辨、避讓。

    剩余可以“監聽”并描摹的區域,也就是構形“透鏡星云”的主體部分,基本上就是受到地球本地時空規則浸染的可感知地帶。羅南給它們做了簡單劃分。

    一類是“輻射區”。在這些區域中,好像是“日輪絕獄”兩種背道而馳的宏偉力量,在不知多少年前碰撞產生的沖擊震蕩,還在頑強持續,沒有消停……當然,更可能是受“日輪絕獄”強勢又矛盾的輻射影響,導致持續沖擊對撞,又進行著復雜的融合,好似在驗證“日輪絕獄”的互鎖平衡,又沒有完全成功,這也正是霧氣迷宮的主旋律。

    另一類就是“安全區”。羅南承載“樹洞空間”的“羅氏夾心領域”,就在這相對“安靜”的外圍,這些區域受地球本地時空影響較明顯,是當初沖撞形成“云端世界”的主力,目前也可算是“云端世界”的底層架構。

    這個結構分布,嚴格來說沒有“上下四方”的概念,“內外”分際也很模糊,高度復雜也高度扭曲,有悖于人類的日常經驗,甚至都不好描畫——“透鏡星云”所展示的,只是一個扭曲的映射畫面,其本質上還是數據庫,需要更深層解析來著。

    羅南日常對霧氣迷宮的“監聽”,就像是被動雷達,處理的數據量雖大,雜音雖多,卻能夠較好地規避與“日輪絕獄”的接觸,一點點地做那些基礎工作,勝在扎實安全。

    不只是他安全,瑞雯也能安全。

    只要是有效監聽過,以小姑娘“形神混化”的能力,在安全區,甚至是監聽過的“輻射區”范圍內,應該都能自由來去。

    在羅南看來,瑞雯的偵察,本就不該抱著“冒險探寶”的心態,而應該是幫助他的“監聽”進行驗證——事實上正是有了瑞雯,讓羅南少走了好多彎路,減少了大量的無效工作,以至這一個來月的時間里,羅南就迅速消化吸收了父親當初的觀測成果,并穩穩向前邁步。

    如果不是“偽位面”的需求……

    靠,說到底還是他的問題!

    羅南懊惱之余,忍不住又在瑞雯腦袋上按了幾下。

    事情到這兒還沒完,瑞雯跑到未經有效監聽的輻射區,性質可稱“危險”,卻和之前的“別扭”關系不大。

    羅南稍稍安定心神,腦子里面還在不停的回閃的瑞雯演示“動畫”,就和“透鏡星云”中那塊剛開始監聽沒多久,熟悉又陌生的區域形成的對應。

    拋開那些無法深究的細節,只鎖定瑞雯簡圖中描繪的骨架——大約是幾個較大“領域碎片”或碎片的重新融合。這些“大份量”的東西,在“透鏡星云”上,就體現為模糊的光暈星團,中間散落著幾顆略為明亮的星辰。而在它們重重掩映之下,就是瑞雯所指的最終目標。

    只是這個“最終目標”,在目前的“透鏡星云”中,似乎藏得太深了些?而且位置也不太對!

    羅南突然有了一個猜測。

    他瞄準瑞雯所展示的那塊區域,甚至想拿手去丈量星圖——這倒也不必,有關區域的監聽和映射圖像,都是他和瑞雯這段時間辛苦工作的結果,答案其實就在他心中盤桓,用眼用手,也僅僅就是確認而已。

    是的,那塊未實現有效監聽的“輻射區”,嚴格來說,在“透鏡星云”上的成像,和瑞雯演示結果的最終畫面并不一致。

    而且,和最前面的那一張也不盡相同。

    羅南最早只是覺得瑞雯的畫技還不成熟,簡化不夠得當,以致變形。但現在……

    “那些畫稿,給我看看。”

    瑞雯當然不會拒絕,立刻調出工作區,把后臺成千上萬張畫稿都顯示出來。由于數據處理過大,刷新也不太順滑。

    羅南顧不得這些,直接上手,通過工作區,把這些畫稿從前往后快速翻過去。

    這差不多也算是動畫的人工播送了。

    但也沒播多長時間,很快,在幾千張按順序排列畫稿中的前半段——如果將這幾千張畫稿所展示的演變過程,形容為一段10秒的視頻,羅南鎖定的這張,就在半秒左右的區間。

    雖然經過簡化,卻與目前“透鏡星云”上所顯示的那片星圖結構高度對應,幾無差別。

    貌似這張才是“現在”。

    那么……

    羅南抿著嘴,回過頭開始操控“透鏡星云”。

    毫無疑問,霧氣迷宮的結構細節是在時刻變動中的,要精確觀察就必須接受這一點,也必須適應這一點。

    為此,即便構成星圖的數據堪稱海量,羅南也好,之前的羅中衡也好,都盡可能的保留了關鍵的過程數據,記錄了霧氣迷宮每個節點的瞬間面目。

    模糊的也算。

    羅南正是在追溯前面的記錄。

    他把星圖所顯示的霧氣迷宮的架構慢慢往前推。其實他完全可以單獨調取“照片”,就算映射出的“透鏡星云”本質是扭曲不實的,可天文數字般的數據量擺在那里,要實現其動態變化,也很消耗心力。

    羅南卻覺得,很有必要。

    如此,往前推了大概5天左右的時間,仍然是那一團明暗相間的光暈星團,但由其中“亮星”構造的主要骨架,在微幅的角度位置調整后,赫然與瑞雯的起始畫稿形成了近乎完美的對應。

    羅南也進一步確認了,這一個往回追溯的過程,簡直就是瑞雯“演示動畫”前面小半截的倒放。

    “好吧,這是‘過去’。

    “那么,還沒有監聽記錄的那些……是未來嗎?”

    羅南停了手,額頭腦后都微微見汗。一方面是消耗的心力所致,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忽然發現,他對瑞雯的天賦和實力……

    由始至終沒看懂過!
LOL外围 JBO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竞博电竞| JBO体育| 竞博| JBO电竞| 官网竞博| JBO竞博| JBO体育|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