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之源(中)

第五百九十九章 血之源(中)

    剛剛在瑞雯演示的時候,羅南就有所察覺:整個過程中,瑞雯從頭到尾只是使出了最初的那一個力量,推了“初始畫稿”一把,然后所有的一切就按照“既定程序”運轉起來,中間實實在在沒有任何別的干涉。

    他的“別扭”感,就出自這里:他早先理解錯誤——瑞雯并不是把自己的觀察結果,繪制成圖像,再做演示。而僅僅是想把剛才發生的這一幕,展示給他看。

    更確切地講,從來都沒有什么“觀察結果”。

    監聽數據形成的“星圖”,對應瑞雯“畫稿”的節點,最近的一組,也才剛到前面1/20的位置。

    尚未發生,何來觀察?

    也就是說,這是一組預見,預見霧氣迷宮部分輻射區域在未來一段時間的發展演化。

    羅南視線投向“透鏡星云”,感受著里面每一個瞬間所對應的天文數字般的數據量,再想想每個細節的耗散與收斂所需的計算量,一時沉默。

    當然,這只是猜測。至于是不是,當然還是問瑞雯比較快:

    “瑞雯,這是你預測的結果?”

    瑞雯想了想,答道:“看到一些。”

    “看到……”

    羅南一下子不知道該怎么接話。

    瑞雯講話很少用修辭技巧,什么形容、比擬,一般是不會出口的。

    所以,她說“看到”,就是“真看到”?

    換做一個月前,羅南很難往這上面去想。但這段時間里,由磁光云母而來的不可思議的感知模式,正日漸改變羅南的觀察和思維模式。

    這個世界的樣子,與過往十多年所一貫展示的,正呈現越來越大的差別。無論是生靈、死物、實體、虛空……都在磁光云母的奇異視角下,顯現出別樣的結構和聯系。

    羅南現在正努力調整適應,希望這種“差別”不至于變成“撕裂”。

    看正常的世界已如此,觀照霧氣迷宮的時候,羅南的所見所感,更與此前不同。只是即便在磁光云母的特殊視角下,這里也太過混亂復雜,而且發掘的數據量更是有數量級的提升,羅南還需要進一步梳理,才有希望將其還原為有效信息。

    他既如此,誰知瑞雯的眼中,這個世界又是什么樣子?

    羅南腦子里面的復雜思路,瑞雯多半是不理解的。在她這里,既然羅南問了,她當然要盡可能去回答。

    此時,羅南既然已經調出了“透鏡星云”,瑞雯就在這個更直觀的“星圖”上比劃示意:

    “這里有一個,或者兩個,現在比較危險,再等一段時間會拋出來,到這個位置。”

    換了別人,聽瑞雯的解說,必然會云里霧里,不知所謂。羅南卻是立刻明白了:“你是說,這塊區域內,有一到兩個‘大型領域碎片’,會受到輻射區沖壓碰撞影響,從比較深的位置拋到相對安全的區域……可能會比較適合改造?”

    瑞雯點頭。

    這倒是“輻射區”那邊能干出來的事兒。

    類似的現象,乍看有點兒反直覺——矛盾或者說風暴的中心,沖擊力應該更強,殘留的碎片也應該更細碎才對。

    但問題是,絕不能將霧氣迷宮這一因“日輪絕獄”而來的特殊環境,簡單視為大沖撞和大爆炸的結果。其內在破碎的結構所展示的,是一個互相限制、互相影響且互相扭曲的機制。

    往前一步是秩

    序,往后一步就是混亂。

    當下只是暫時的平衡。

    這種平衡機制,形成了一個復雜的引力圈,正如茫茫宇宙中普遍發生的事情一樣:

    萬物毀滅又重塑,卻再非本來面目。

    而這也直接導致一個結果:越趨近“引力圈”的危險地帶,可以利用的資源也就更多一些。

    想在外圍撿漏,可能性實在太低太低了。

    羅南嘆了口氣,又發力揉動瑞雯頭皮:“你也知道危險啊!”

    “可以用的。”瑞雯并不反抗,只是再次強調這點。

    “既然你說了,我當然信啊。”

    難得瑞雯說這樣的準話,羅南還真不敢拒絕,生怕小姑娘一個想不開,又跑到“輻射區”里面,重新開挖。

    趁這個機會,讓她緩一緩也好。

    既然定下了,羅南腦子里面下意識便開始擬定方案:

    按照瑞雯展示的“變化流程”,等那一個或者兩個“大型領域碎片”拋出來,還要三個月左右。

    時間說寬裕也寬裕,說緊張也緊張。

    首先必須要做進一步的“監聽”,收集更多數據,驗證瑞雯所演示的變化趨勢。對“輻射區”這么搞,多少還是要冒些風險的,就是和瑞雯所經歷的沒法比就是了。

    此后自然是要抵達那里,接觸那里,才好真正確認,并開展改造工程。

    可即便在瑞雯所演示的結果最后,“大型碎片”的位置,也是在“輻射區”邊緣。這個邊緣也不是簡單的外圍區域,而是在扭曲的迷宮結構中,相對比較安全的地帶而已。要想抵達,路線什么的也要好好規劃。

    這又是很嚴峻的挑戰。

    一旦失敗,陷入輻射區,受引力圈的牽引,他很可能就要再度直面“日輪絕獄”的沖擊。

    “也就是說,我必須做出再引爆并承受一次‘白日夢魘’的準備,至少一次。”羅南喃喃自語,梳理思緒。

    這樣的話,為安全起見,就要等到祭壇蛛網完全恢復之后。有了這個安全網,才可能將無法消化的信息洪流加以緩沖、沉淀。

    羅南甚至還想到,即便是有安全網,也不能使用太多次,承受極限不說,偶爾一次的白日夢魘還能盡量的往自然現象上靠,或用偶發的意外來掩飾,可如果高頻率地出現,必然要被一些有心人發現端倪。

    是的,羅南就是指密契尊主那樣常年對淵區進行監測的牛人,當然還有李維。

    如果真被他們發現一些蛛絲馬跡,后續終歸會是大麻煩。

    “最好不要超過一次。”羅南給自己提高標準。

    瑞雯沒太明白,轉過臉來看他。

    與小姑娘深邃又純粹的眼睛對視,羅南下意識又發力,揉她的腦袋。

    瑞雯一言不發任他揉捏。

    必須要說,瑞雯體現的天賦,已經到了不合常理的地步。雖然天賦本身就和常理具有一定距離,但再么強,也要符合基本法吧?

    當一種能力遠遠超出種族遺傳的范疇,遠遠超過種族先驗的感知規定性……甚至是一個乃至多個維度上的差別,可就不是“開天眼”之類的民俗故事那么簡單。

    有些時候,人類的幻想要遠遠超過現實的規定性;但當這類幻想真正落實落地,出現在人們眼前……

    真像是一個人形的幻想種!

    啊,這個想法

    太過分。

    羅南趕緊又在瑞雯頭上揉了兩記,小姑娘略有些疑惑地偏過頭。羅南加大力度,并對小姑娘露出微笑。

    只是這一刻,他卻不可避免地放開思緒:

    瑞雯的這套能力,真的是屬于人類的天賦嗎?

    如果是,根基何在?

    如果不是,來自哪里?

    嗯,其實羅南大致能猜到一點。

    離開霧氣迷宮之后,羅南讓瑞雯回教室上課,自己則很快撥通了一個通訊號碼:“血妖先生,咨詢你個事兒。”

    目前,血妖已經是羅南溝通密契之眼、星空俱樂部的關鍵人物,后續的“全球普查”項目,這位也有深度參與,大家溝通起來已經很熟稔了,所以羅南劈頭就問:

    “你對李維的天啟實驗室,還有那個血脈項目了解多少?”

    “怎么突然想起來問這事兒了?”血妖那邊打了個哈哈,明顯是在調整思路,“你不是正籌備‘全球普查’嗎?話說我在哈城這邊等你好久了,這邊那叫一個亂……”

    羅南對血妖含混的態度略有不滿,回了一句:“去哈城就不能調查血脈項目嗎?”

    “唔,你聽到什么風聲了?”血妖的口氣有些收緊,變得鄭重許多。

    好像……弄岔了?

    羅南心中微動,話里也含糊了些:“沒什么風聲,只是對一些特殊天賦者比較感興趣。”

    血妖反問:“我們誰不是特殊天賦者?”

    羅南平淡回應:“遠超出人類生命層次的那種?你嗎?反正不是我。”

    血妖哈哈大笑,好像聽到了天底下最荒唐的笑話:“行吧行吧,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兒了。天啟實驗室那邊呢,說實在的我專門研究了解過,但基本上還是聽風就是雨的水平。”

    “多問問總沒有壞處,綜合各方說法,總不至于偏離事實太多。”

    “那可未必!和深藍實驗室不一樣,天啟實驗室可是李維的老底子,寶貝著呢!現在放出來的,也許全都是干擾彈也說不定。”

    “血脈項目也是干擾彈?”

    “那就要看你是說什么樣的血脈項目。”

    血妖逐個列舉:

    “是讓那些土埋脖子的老家伙恢復青春的項目呢?

    “還是幫助人類打開基因鎖,在進化路上取得突破的項目呢?

    “又或者是傳說中的可借鑒的‘完美模板’?”

    羅南想了想:“我覺得咱們的口味差不多,你最感興趣的是哪個?”

    “哎喲,真是受寵若驚。”血妖面上嘻嘻哈哈,滑不溜手,但說到這程度,也很配合了,“要是我吧,當然是對‘完美模板’更感興趣一些。”

    羅南沉吟:“我記得黑獅說過,血脈項目就是參照‘完美模板’進行研究……”

    “別怪我咬文嚼字,‘完美’這個詞兒內涵外延可都大了去了。”

    血妖打斷羅南的話:“什么樣的程度才叫完美?

    “完美的人,人生百余年,不脫生老病死;

    “完美的神,那又是咱們的想象力也夠不到的層次。

    “某人起這種名字,他就不懷好意!”

    羅南皺眉頭:“你這些話的重點是……”

    “重點還是名字。”血妖嘿嘿地笑,“你不就是想確認這個嗎?”
LOL外围 JBO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